作者:李晨阳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6/14 9:10:38
选择字号:
中科院沈阳自动化所:“机”动人心

海翼7000水下滑翔机

 

■本报记者 李晨阳

一个长方形水池,长20米、宽15米、深10米,水色如墨。一眼看去,不知里面藏着什么。就在这方小小的水池里,“游”出过许多大名鼎鼎的水下机器人: “海斗”“海星”“海翼”“探索”“潜龙”“龙珠”……

然而,随着我国水下机器人的发展要求进一步提升,这片水面已然显得太过逼仄。中国科学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以下简称沈阳自动化所)的水下机器人研究室里,一个个庞然大物正等待投身更广阔的水域,更鳞换角、振鳍摆尾,游出一片新天地。

这个时刻不会太远。

“扩”出新天地

 

创新研究院揭牌仪式在沈阳举行。

十几公里开外,一个10万平方米的崭新园区已进入竣工验收阶段。其中一座试验水池长100米、宽24米、深15米,未来蓄水量将高达3万吨。

“我们非常期待在更宽敞的空间里测试水下机器人的性能。”沈阳自动化所水下机器人实验室主任李智刚笑道,“之前的老水池用了30年,也该换了。”

不光是水下机器人等着“跃龙门”。沈阳自动化所工艺装备与智能机器人研究室助理研究员陆莹也在热切期盼着新园区的落成,到时他们会有更好的工作环境和更多的实验设备。

几年来,这个研究团队攻克多重难关,掌握了飞机发动机叶片和整体叶盘激光冲击强化工艺,并研发出相关智能装备,大大提升了航空发动机关键部件的抗疲劳、抗腐蚀、耐磨损性能。目前,他们的产品已服务于国内多家制造企业。

这些成果都出自一间相对狭小的实验室,这里只放得下一套激光冲击强化设备,研究工作繁忙时就显得捉襟见肘。不久之后,新园区的科教融合基地将配置一套更先进的新装备,同时用于科学研究、学生培养和对外展示。

大家声声念叨的这个“新园区”,有一个响亮的名牌:中国科学院机器人与智能制造创新研究院(以下简称创新研究院)。

2015年,沈阳自动化所积极贯彻中科院“率先行动”计划,推进分类改革,通过“总部+分部+联合实验室”形式,以沈阳自动化所为核心,联合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以下简称合肥物质院)、宁波材料技术与工程研究所(以下简称宁波材料所)等优势力量,筹建创新研究院。同年9月,中科院、辽宁省、沈阳市签署了共建协议,三方对创新研究院建设所需的土地、政策、资金、人才等分别给予支持。2017年12月,创新研究院通过验收进入正式运行阶段。

过去数十年间,沈阳自动化所孵育出的一代代机器人,上天、行地、下海,活跃于各个领域、各个区域。如今,乘着中科院“率先行动”计划研究所分类改革的东风,在创新研究院的框架下,这支“海陆空”机器人兵团即将跃向一个更高远、更开阔的平台。

创新研究院的“创新”自然不仅在于“开疆拓土”。“今天的科学是协同创新,而非单点创新。当今国家真正的重大需求,需要的也是多学科交叉融合。”创新研究院院长、沈阳自动化所所长于海斌说,“这就需要把一个领域的创新链构建好,与整个社会的创新网衔接好。”

“过去,沈阳自动化所的强项在于系统整机集成和部分单元技术,沈阳自动化所人引以为豪的就是不仅能产出新原理样机,也可以直接服务行业需求。但要更好地满足国家需求、服务国民经济,就需要把握市场脉络,补全创新链条。”沈阳自动化所综合办公室主任王明辉说。

经过对国内外体制改革经验的学习和思考,也经过自身的一系列探索和实践,创新研究院聚合多方资源,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初步实现了“科学研究、工程应用、检测评估、标准制定”四位一体的开放式创新布局。

“融”出新机遇

处处闪烁着金属光泽的生产车间里,重达数吨的大型功能舱段正在对接。一边的舱段上有4个销子,另一边则是4个销孔,双方就像能看到彼此一般,调整着相对位置,最终准确对接在一起。整个过程,现在仅仅需要几分钟。在这项自动化技术出现之前,同样的工作,需要4个有技术、有经验的工人,花上很长时间才能完成。

沈阳自动化所智能产线与系统研究室主任徐志刚的目标,就是把这些工人“赶出”生产车间。

这位笑容爽朗的东北大哥,怎么这么“残忍”?

“因为这些生产过程存在极大的危险性。目前我国还有数万人在做这样的工作,我们亟需减少危险作业场所的人员数量,解放劳动力!”徐志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