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任芳言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5/14 10:08:10
选择字号:
古DNA揭示马的身世

 

本报讯 来自法国图卢兹CNRS研究机构的分子考古学家与其他120名研究人员合作,对欧洲和亚洲各地的马厩遗址进行研究,收集了世界上数据量最大的马类DNA集合,其中一些已有42000年历史。

在数年的研究分析后,研究者仍未解开现代马的起源之谜,但对人类如何驯化马匹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并发现了两个先前未知的马类谱系。

为了确定最先开始驯化马匹的时间,研究者来到哈萨克斯坦考察,找到了博泰人的定居点——他们是最早开始驯化马的人。但科学家在当地找到的DNA显示,被驯化的物种并非现代马的祖先,而是现代马的旁系亲戚。

研究者随后通过考古学家、遗传学家和一些博物馆馆长,获得了278种古代马及其亲缘物种的DNA数据。将古代马和现代马的遗传信息对比,研究团队复原了长达5000年的马类历史。

尽管没有找到现代马的祖先,研究者的确找到了两个新的马类谱系。一个在大约4000年前漫游在葡萄牙和西班牙的土地上;另一种在同一时间段生活在俄罗斯的西伯利亚。这两种马都已灭绝,在现代马的DNA中未能找到其留下的印记。

研究还表明,许多现代马的特性是在近期出现的,选择性繁殖大约在200年前表现得更为强烈,并带来了积极和消极的后果。比如马的体格更强壮、持久力更棒,而遗传多样性严重下降,遗传疾病风险增高。

Ludovic Orlando是研究团队成员之一,他表示这项研究确证了1000年前的马匹和现今的马匹是两种不同的生物。未来可能还有更多的马匹种类被发现。(任芳言)

相关论文信息:https://doi.org/10.1016/j.cell.2019.03.049

《中国科学报》 (2019-05-14 第2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微型蜂鸟机器人靠AI算法飞行 “科学”号赴西太平洋执行综合科考任务
带着“导航图” ,探寻植物的光影世界 “黑斑”让蜘蛛如此美丽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