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沈春蕾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3/21 12:26:57
选择字号:
众创空间:大“洗牌”下的“升级”路

 

2019年初,新版《科技企业孵化器管理办法》开始实施,首次将众创空间纳入管理,同时进行孵化服务体系升级,对单位面积孵化强度和从业人员职业化提出了更高要求,全国近万家众创平台面临新的洗牌。那么,在同质化竞争中,曾经遍地开花的众创空间出路在何方?

随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观念逐渐深入人心,2015年,我国创新创业生态的新产物——众创空间应运而生,其发展热潮一度席卷全国。然而,众创热潮之下的问题也随之浮出水面。2016年以来,地库、孔雀机构、Mad Space等众创空间接连倒闭,提醒着该行业生态系统的脆弱。

2019年初,新版《科技企业孵化器管理办法》开始实施,首次将众创空间纳入管理,同时进行孵化服务体系升级,对单位面积孵化强度和从业人员职业化提出了更高要求,全国近万家众创平台面临新的洗牌。那么,在同质化竞争中,曾经遍地开花的众创空间出路在何方?

“二房东”难长久

2015年以来,国务院相继出台《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发展众创空间推进大众创新创业的指导意见》《关于大力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见》等文件,明确提出要打造创新创业生态系统,在全国掀起新一轮创业潮,涌现出众多的创业企业以及众创空间。

众创空间从字面上理解是一类共享经济模式,取代以往的一间屋子一个企业的概念,所有创业者在一个共同的空间内办公,共享办公和服务资源等,从而降低了初创企业的运营成本。

2017年9月,位于西安的见得众创空间正式运营,一个工位399元/月,包含了物业、水电、宽带、会议室等企业运营费用。价格低自然入驻率高,不到3个月时间,空间200个工位已经满租。

“80后”创始人武敦煌算了一笔账:按满租计算,空间一个月租金收入能达到79800元,一年能到957600元,再加上自有业务的收入,空间完全可实现盈利。

现实并非如此。见得众创空间运营期间,因所在大楼频频停电,入驻企业无法正常开展业务,部分企业开始流失,最终因运营环境的长期不稳定导致空间陷入经营困境,在2018年8月初关门停业。

早在2016年,深圳众创孵化空间地库、孔雀机构,北京一家名为Mad Space的众创空间先后宣布倒闭。“大多数众创空间为创业者提供的服务雷同。”Mad Space创始人王臣这样对媒体说。

北京海淀创业园主任赵新良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指出:“创业成功的关键因素在于人。”陕西光电子集成电路先导技术研究院总经理张思申也表示:“免费的场地多的是,二房东不是众创空间维系生存的长久之计。”

天上不掉“免费馅饼”

“部分众创空间运营平台没有实体经济,也没有形成有效的盈利模式,而是一味依靠政府补贴,不足以支撑其独立生存”。云南大学启迪K栈众创空间负责人也道出了众创空间倒闭的一个主要原因。

国家不断释放的政策红利对众创空间来说可谓是真金白银。除了税收优惠,相关部委和地方政府也会按照不同标准,给予众创空间金额不等的资金扶持和补贴,“少则50万元、100万元,多达几千万元。”张思申指出,这也使得一些众创空间只想着“免费的馅饼”,而忽视了孵化能力和孵化成果。

启迪之星拥有20年的企业孵化器经验,不仅依托清华大学的创新能力和产业优势,而且不断进化寻找自身的成长空间。启迪之星董事长张金生表示,补贴对于启迪之星已经不再重要。因为启迪之星围绕创业公司的主体,以创新链、产业链、金融链为线索,已经实现有效转化与聚变的生态增长极。截至目前,启迪之星累计出资20亿元,投资了300多家企业,收益约200亿元。

《中国众创空间白皮书2018》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众创空间帮助1.8万个服务团队和企业获得投资,总额约670亿元,其中民间社会资本投资570亿元,众创空间自身投资创业企业约100亿元。

“硅谷成功最重要的动力就是风险投资。”在2018中国众创空间特色发展大会上,中美创投创始人胡浪涛分享了美国硅谷成功的创投经验,以及国外知名孵化器与加速器机构的风险投资和孵化经验。

创业服务离不开资本的支撑。陕西光电子集成电路先导技术研究院是国家首批、陕西省唯一的光电子国家专业化众创空间,空间依托西安光机所硬科技孵化平台——中科创星,已经初步探索了科技与服务、科技与金融融合的模式。

专业化平台能“造血”

张思申告诉《中国科学报》:“我们不当二房东,也不完全依赖政府补贴,而是一方面依靠投融资搭建专业化的实验平台供创业者使用,另一方面通过收取创业者低廉的平台费用和股权收益来反哺众创平台自身发展。”

金种子创业谷是位于海淀创业园的一家众创空间。赵新良对每个工位上的创业者都很熟悉,甚至可以将他们的创业项目娓娓道来。“金种子创业谷给创业者提供的不仅是场地,还有一个温暖的家。”他说,“在这里有一个很好的创业环境和创业文化,让草根创业者感受到温暖,给企业成长提供更多发展机会。”

“众创空间的未来发展方向一定是走向专业化。”张思申认为,专业化众创空间能够聚焦行业细分领域,为创业企业提供低成本的资源、特色化的服务,具有较高水平的资源整合与共享能力。”

他指出,陕西光电子集成电路先导技术研究院整合了中科院以及地方政府、高校、院所、企业的资源,发挥“政—产—学—研—资—用—孵”优势,实现技术+市场+资本+产业紧密结合,服务全国甚至全球科技创业者。

《中国众创空间白皮书2018》指出,众创空间盈利模式不断改善,收入结构日趋优化。2017年,众创空间服务收入达64.5亿元,在总收入中占比42%,成为收入的最主要来源,其余的依次是房租、财政补贴、投资收入等。

2018年,科技部暂停综合型众创空间的申报,只受理专业型众创空间申报。科技部火炬中心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众创空间的本质是服务。众创空间要在更早期发现创新、服务创新、培育创新,通过低成本、便利化、开放式的孵化服务,为新兴产业涵养连绵不断的源头活水。

《中国科学报》 (2019-03-21 第5版 转移转化)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我国成功发射第四十四颗北斗导航卫星 最有效疟疾疫苗将大规模测试
非洲最大食肉哺乳动物犬齿似香蕉 陨石撞月每年流失200吨水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