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任芳言 陈欢欢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9/2/13 16:07:57
选择字号:
做人工智能爆发时代的引领者——记2018中国科学院年度创新人物陈云霁

 

 

相较于常人,陈云霁在人生道路上习惯于“超车”:9岁读中学,14岁进入中国科大少年班,24岁获得博士学位,25岁成为8核龙芯3号主架构师,29岁成为研究员,32岁又入选《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发布的全球“35岁以下科技创新35人”。

他更是世界首款深度学习专用处理器——寒武纪芯片的主设计师。如今从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孵化出的北京中科寒武纪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寒武纪)估值已超160亿元。

走到人生第36个年头的陈云霁选择继续留在中科院计算所做研究员。经历了人工智能的低潮和爆发,他和团队目标明确:在激烈竞争中保持领先,提供更强大的处理器。

“在这个中华民族强起来的时代,我们需要做一些国际引领性的工作。”陈云霁说。

“不要考第一”

时间往前推22年,刚进入科大少年班的陈云霁,在高手如林的环境中成绩并不突出,甚至还有不及格的时候。

在科大少年班学院的醒目位置,留有数学大师陈省身的题词:“不要考第一”。回想起当年的自己,陈云霁开玩笑说是“谨遵大师教诲,可惜过了头”。

从小就接连升学跳级的陈云霁,进入大学仍不忘看漫画、打游戏。在游戏中不断地创造,也让他对计算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在数字化的世界里,我们通过思想的力量制定规则,并基于这些规则搭建出复杂的系统。这些系统包含的力量甚至会吓自己一跳。”陈云霁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

出生于知识分子家庭的陈云霁打小就对成为一名科研工作者充满了向往。

大三上学期,他跑到当时教《计算机体系结构》的教授周学海实验室,给老师和师兄打下手,成为实验室唯一的本科生。大四毕业时,陈云霁获得了跟随中科院计算所研究员胡伟武硕博连读的资格,成为中国本土首款32位通用处理器——龙芯1号设计研发团队中最年轻的成员。

在胡伟武的团队,陈云霁一干就是12年。龙芯1号之后,已经拿到博士学位的陈云霁又成为八核处理器龙芯3号的主架构师,这一系列的经历对陈云霁后来的人生影响颇深。

“胡老师是我踏入芯片行业的领路人,没有龙芯,就没有今天的我”。陈云霁说。

创造跑道的人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举国欢庆,首都游人如织。陈云霁却闷在中关村的宿舍里埋头写有关龙芯3号处理器架构的论文。就在这间没空调的屋子里,诞生了首篇第一作者来自中国大陆的HPCA(高性能计算架构国际研讨会,体系结构领域三大旗舰会议之一)文章。

也就是在这一年,陈云霁的弟弟、跟随中科大导师陈国良院士和姚新教授学习人工智能算法的陈天石加入胡伟武团队,兄弟二人萌生出研发智能芯片的想法。

当时,人工智能正处于低谷期,更别提研制一款专门处理人工智能算法的芯片。学生直接跟陈云霁表示,这一方向太过冷门,怕不好发文章所以不愿意做。项目申请也较为困难,兄弟俩只能在工作任务之外进行研究。

之后几年,陈云霁独自在赛道上奔跑,完成了第一个处理器架构原型的逻辑设计,在办公室没日没夜地熬,一张折叠床成了他的“码农标配”。

“跟现在的热闹相比,当时更多的是一种孤独的感觉。”陈云霁说。

不过一向乐观的陈云霁无暇抱怨,给作品起名时也是深得导师真传。当年龙芯最早的英文名不是Loongson而是Godson,由中文名“狗剩”音译而来,因为课题组希望“名字贱一点容易养大”。

陈云霁则直接将处理器架构命名为“电脑”,英文直接用汉语拼音“DianNao”。这是寒武纪系列的开山之作。这篇研究文章获得了2013年国际会议ASPLOS的最佳论文奖。在国际会议上教外国研究者卷着舌头念出正确音调,“顺便弘扬了一波汉语拼音文化”,陈云霁幽默地表示。

随后几年,寒武纪2号、3号相继问世:面向大规模神经网络的DaDianNao,面向多种机器学习算法的原型处理器结构“PuDianNao”等陆续在世界顶级会议上出现,陈云霁的名字越来越为人所熟知。

5亿年前地球迎来一次生命大爆发,就此开启现代生物多样性的大门,被称为“寒武纪”。陈云霁和同事将世界首款深度学习专用处理器命名为寒武纪 ,在2016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公开亮相。这个名字意喻人工智能时代的“大爆发”即将来临。

风口、兴趣与同伴

寒武纪芯片问世后的几年,深度学习处理器这一方向从无到有,变成了如今的国际热点。

2018年2月,《科学》杂志称寒武纪芯片研发为“开创性的贡献”,陈云霁和所在的团队也被评价为深度学习处理器领域的先驱和领导者。

想起多年前“坐冷板凳”的时候,陈云霁觉得那实际上是做基础研究“比较理想的状态”。“当一项科研工作变得热门再跟风就晚了。要在大家还没扎堆时提前做些基础研究。当风口来临时,才能迎头赶上”。

回看团队研究成果,寒武纪将人工智能算法与芯片设计相结合,开发出自己的处理器架构和指令集,克服了专用集成电路ASIC 用于深度学习时存在的问题。若没有兴趣支撑,也很难挨过枯燥的研究过程。陈云霁表示,“一定要有兴趣驱动,有了兴趣,就能发现别人没有认识到的方面。”

目前,陈云霁依然留在中科院计算所,弟弟陈天石则“下海”成为寒武纪公司的CEO。这样的分工也跟兄弟俩迥异的性格有关:陈云霁天马行空、胆大敢想,陈天石则小心周全,慎重仔细。在二人调和想法后做出的共同选择,也会更加周全。

“在国家不同的时代需要不同的创新,但背后不变的是持续推动人类进步和国家生产力的发展。前人打破封锁、冲破垄断之后,现在需要更多人承担起国际引领性的工作。”陈云霁说。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2019年世界气象日开放活动启动 南京古生物博物馆:许你一个花花世界
复杂社会与道德神灵 日本专家小组认为基因编辑食品安全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