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倪思洁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12/15 9:40:05
选择字号:
丁云杰:二十年支起创新链

丁云杰2

丁云杰

丁云杰1

丁云杰

 

1999年,刚回国不久的丁云杰辗转来到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以下简称中科院大连化物所),成为0805研究组的组长。

之后的20年里,丁云杰的组长职务一直没变,变化的是,这支研究组越来越“富足”。

不急不躁 做原创技术

11月底,中科院大连化物所研究员、0805研究组组长丁云杰带着研究组成员,参加了中科院“变革性洁净能源关键技术与示范”A类战略先导专项重大科技任务“合成气制高碳醇”科技成果鉴定会的答辩。面对鉴定委员会专家们的提问,丁云杰对答如流。

鉴定委员会给出评价:“合成气制高碳醇钴-碳化钴基催化剂……属于原创性技术,指标先进,应用性强,居国际领先水平。同意通过鉴定。”

专家组认为,这个项目将为以高碳醇为原料的精细化工行业,提供廉价而充足的原料来源,扭转我国高碳醇生产原料、技术受制于人的局面。而核心关键技术,就是丁云杰和团队成员在2004年研制出的钴-碳化钴催化剂。从理论到实验室小试,再到工业试验,催化剂技术的产业化道路,他们走了15年。

在事事求“快”的时代,用十年甚至二十年研发、转化一项新技术,是丁云杰和他的团队成员们早已习惯的事。尽管看上去很“慢”,但却正是在这种不急不躁的心态-,丁云杰带着0805组,成功研制转化出三项原创性技术。

0805,是大连化物所按常规给“碳一化学与精细化工催化研究组”设置的编号。年轻时的丁云杰,在这个诞生于80年代的研究组里,完成了最初的学术训练,并在1991年拿到博士学位。此后,丁云杰去了浙江大学,并在1995年前往美国德州农工大学做博士后。

1999年,丁云杰从美国回国,回到了最初的地方。“与在大学里带学生、发论文不一样,研究所是做‘大事’的地方。”丁云杰说。

20年来,丁云杰在0805组主持完成了一件件“大事”——1万吨/年乙醇胺临氢胺化制乙撑胺工业化项目投产,成为我国在此领域第一套自主设计并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工业化装置;合成气制合成油15万吨/年成套技术示范试验、15万吨/年合成气制混合伯醇联产液体燃料工业性中试项目,进入低负荷运行;2万吨/年对苯二甲酸二甲酯加氢制1,4-环己烷二甲醇工业化项目,在江苏张家港成功投产并稳定运行……

痛定思痛 向课题“动刀”

其实,在丁云杰刚回到0805组时,那个年轻的团队并不像如今这般顺风顺水。

就在丁云杰刚接手的0805组后不到一年,0805组接到了大连化物所的“黄牌警告”——年度考核评价位列全所研究组倒数第一。伴随“黄牌警告”一起的,是研究组所有职工停发三个月工资。

身为研究组组长,丁云杰压力倍增。痛定思痛,他开始反思研究组问题。

过去,多数研究跟着国际风向走,国外什么热就做什么。如此一来,创新能力的提升不显著,成果转化工作也如无米之炊。

于是,丁云杰决定,不再给国外做“打工仔”,向课题方向“动刀”。

在课题的重新规划布局方面,丁云杰带领团队把目标锁定在赶超世界一流、解决国内急需的关键技术上。他定下了两条标准,一是做国家急需的技术,二是做国外已有但对我国封锁的技术。按照这两条标准,0805组对课题进行了重新洗牌。

丁云杰心里清楚,这类课题做起来难度很大,但他也坚信,“下狠心做下去,一定能成”。

一个项目从实验室小试,经中试,再到工业化,要克服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而丁云杰按照两条标准定下的课题方向又都是没有经验可借鉴的。

面对困难,唯一的办法就是兵来将挡。工业化装置试运行期间,丁云杰经常在工厂一待就是十几天甚至二十几天,每天和工人们一起出现在生产第一线。遇到问题就和相关人员讨论至深夜,想方设法以最快的速度解决问题,以降低工厂的运行成本。

在生产一线,丁云杰和课题组成员们几乎没有任何节假日。工人们三班倒,还有休息的时候,而这些科学家们却拿不出一点时间休息。飞机场、生产一线、宾馆都变成了丁云杰的办公室。为了节约时间,丁云杰还特意将午夜和凌晨的飞机作为出差首选,因为这样就不会耽误第二天开会或者上班。

日复一日 练就“真本事”

有些人好奇:“为什么0805组的项目一投产,就常常有几亿甚至几十亿的产值?”

比方说,20118月,丁云杰主持研制的国内首套乙醇胺(MEA)临氢氨化生产乙撑胺(EDA)装置开车成功,平稳运行近7年后,实现产值超16亿元。在此基础上,他们又新建了1套年产3万吨的乙撑胺装置,总产值超过24亿元。

在日复一日的摸爬滚打中,丁云杰早已总结出了一套经验。

“开展应用研究,一是要寻找适用于我们技术特点的企业作为合作伙伴,同时企业还要具有丰厚的经济基础;二是要以开放的心态与外单位进行强强联合,让有经验的专业单位为我们需要解决的技术链中专业难题,以缩短研发时间,减少技术链上的瓶颈;三是要解决从‘科学语言’向‘工程语言’转换的问题,只有精通了这两种‘语言’,才拥有了推动科学技术向工程应用的‘真本事’。”丁云杰说。

不仅如此,丁云杰还反复跟研究组成员们强调基础研究的重要性。“基础研究的主要意义在于从大量研究信息中鉴别真伪,获取和理解研究的概念和精华,从原子、分子水平上理解化学反应,为可能出现的原始创新提供基础与积累。”丁云杰说。

在这样的思路下,20年来,丁云杰带领科研团队开发出多项工艺技术,已有8项技术实现了工业示范或工业化,年总产值超过20亿元,还有6项技术正在进行工业示范或工业化。此外,研究组还发表了近200篇论文,申请了250余件专利,授权专利超70多件,授权专利中还包括5件国际专利。

如今,虽然依旧颠簸忙碌,但丁云杰内心富足。“我们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未来,我们要将更多更好的科研成果应用在祖国的经济建设上。”丁云杰说。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授权事宜,请联系: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薇甘菊:“疯狂”的植物杀手 科学家研制出“活砖头”
银杏凭什么能活千年? 2019年中国、世界十大科技进展新闻揭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