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会等级化背后的“环境忧思”—新闻—科学网

 
作者:许悦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7/31 10:00:35
选择字号:
学生会等级化背后的“环境忧思”

 

■本报见习记者 许悦

暑期即将过半,对于许多已经收到高校录取通知书的学生来讲,即将迎来的是崭新的大学生活和让人眼花缭乱的学生组织、社团的招新通知。

然而,在这其中,相比其他的社团组织,学生会因其服务群体广大的性质,面对的纷扰似乎也更多。近日,国内某高校就因其学生干部公示名单中使用了“正部长级”“副部长级”等表述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和争议。最终学校学生会对公告错误使用级别表述致歉。

对此次事件的评论,观点不一,有人认为现在的大学学生会之中有些的确存在过分“等级化”的倾向,应该对此进行处理;但也有人认为,此次事件背后更多反映出的是高等教育整体乃至社会层面所凸显的某些大环境问题,这一点更加值得我们反思。

大社会背景下的缩影

1915年9月,陈独秀在上海创办《新青年》,并提倡民主与科学,新文化运动就此爆发。这场运动对我国的教育产生了深远影响,其后诞生的学生自治会,可以说是如今学生会的发端。而1919年10月,陶行知在《新教育》上发表了《学生自治问题之研究》,则明确了“学生自治是学生结起团体来,大家学习自己管理自己的手续”。

“100年前,陶行知的这篇文章告诉了我们何为学生自治,我们如今的学生会实际上就是学生自治的体现与延续,应该强调与其他学生的平等和为广大学生服务。”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说。

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如今,平等与服务的概念在有些学生会中似乎变了味、走了样。

“我曾听参加学生会招新的一位同学提起过,学生会在向新生介绍部门的时候说‘我们办公室是权力最大的一个部门’。在我看来,这样的言辞扭曲了学生会设立的初衷和意义。”郑州某高校大一学生简宇航(化名)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大学中很多学生部门都是在踏踏实实干事的,但是也的确有部分部门学生沉浸在所谓的权力之中,一言一行带着官僚气。

那么,究竟是什么使得有些学生会渐渐偏离了原本为学生服务的自治组织的轨道,甚至染上了人们口中的“官僚主义”呢?

“在我看来,学生会暴露出来的问题,实际上还是整个社会状况的反映,而不单纯是学生的问题。”厦门大学高等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别敦荣分析道。

他表示,目前很多社会组织其实都存在官僚化的问题。以我国高校为例,高校内部管理干部有明确的级别,从科员到副部长级不等,有人认为这种官僚化的等级制束缚了高校的发展。

“如今,社会上一系列非行政组织行政化的状况,对学生多少都会产生影响,甚至可能导致其效仿。”别敦荣说。因此,公众不应将学生过于妖魔化,一竿子打死所有人,并不是所有学生精神或思想都出了问题,加入学生会就是官迷心窍,这只不过是社会现象在高校的缩影。其实,学生们的做法可能还有娱乐性的考虑在里面。

监管改革和正向引导

简宇航所在学院的学生会,同大多数学生会一样存在着评价和淘汰机制,对此简宇航似乎并不太满意。

“在我们学院,学生会中也有淘汰制度作为监管,但打分是在学生会的内部进行,对于一个人工作做得怎样没有给予被服务对象(即广大学生群体)一个评判的机会。”简宇航说。

已经成为一名院系学生干部的简宇航,作为一个过来人表示,其实很多学生并未认清加入学生会的目的和意义是什么,往往是一开学面对各种招新,盲目加入其中。

对于以上的问题,简宇航建议学校改革监管评价机制,学生会成员的选举与淘汰应该接受广大学生群体的监督,而不是仅限于学生会内部评议。此外,学校团委还要进行正确的引导,让其有为广大学生利益服务的意识。

在采访中,记者也曾联系多所学校的团委,但由于各种原因,采访并未成功。

对此,别敦荣表示,从高校学生会工作改革的角度来讲,的确应该让更多的学生参与到选举、服务等工作中去,但是,这样的改革不是单凭学生们的想法就可以实现,还受到党政组织对学生会定位的限制。因此,学生这样的要求虽然有其合理性,但是,至少从目前的大环境来看还不能够完全做到。

“有些人觉得应该从学生就开始抓行政化的问题,希望学生不被行政化、官僚化污染,这样的愿望是好的,但是,在现实中,学生会都做好了,不代表整个社会就能做到,不良的官僚风气就能够被根除。”别敦荣说,从学生的教育上来讲,学校正确的引导是有必要的,应该采取一些适当的做法,教育、引导学生正确认识一些社会现象及社会制度安排。

完善落实现代大学机制

必须承认,高校学生会中所出现的种种问题,早已经不是什么“新话题”,甚至可以说,这是高校内部的各种问题中,历史最为“悠久”的一个问题。然而,这并不代表对于这一问题,我们已经有了很深入的认识。

“看问题不能只停留于表面,而要追根溯源,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采访中,储朝晖表示,当我们寻找一系列类似学生会问题的症结时,除了外部大环境的影响外,高校自身内部体制机制的不完善、不成熟也应该引起重视。

正因为如此,在储朝晖看来,高校要想突破种种限制,从根本上解决种种问题,当务之急依然是要完善体制机制,建立起现代大学制度。

事实上,国家早在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以下简称《规划纲要》)中就已经提出建设现代学校制度,包括推进政校分开、管办分离;落实和扩大学校办学自主权;完善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等。

储朝晖告诉记者,《规划纲要》虽然早已提出,但是近几年却在很大程度上被质疑、搁置了。“在很多情况下,《规划纲要》成为了一纸书面章程,高校并没有将其落实到位。”

对此,别敦荣也曾在一篇题为《我国建设现代大学制度的实践探索与时代使命》的文章中坦言,大学内外社会治理机制仍不完善。我国现代大学制度建设需要“补课”,即要将我国大学制度中应该有、却没有的东西完善起来,又需要适应高等教育发展的新要求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形势进行制度创新。

“进一步推动大学管理的现代化,进一步落实现代大学制度是高校继续提升、发展的关键,只有做到这些才能使类似学生会等问题得到更好的解决,不使大学走上更加官本位、更加行政化的道路。”储朝晖说。

《中国科学报》 (2018-07-31 第6版 动态)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8/7/31 12:08:12 yhqsd
不少学生会成员进入社会就成了官员。
“环境”使他们利用学生会进行“官本位、行政化”的实践,以便为将来更好地适宜和推进“官本位、行政化”做准备,从而进一步巩固和强化“官本位、行政化”的“环境”!
这对于个人或对于社会,究竟对还是错?问题出在哪里?
2018/7/31 10:31:03 xlsd
官本位、行政化
目前已有2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努力遏制机器学习带来社会不公平 脂肪记录史前灾难
刚果(金)埃博拉疫情沉重打击医务工作者 伊朗学生抗议美国缓发签证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