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宗华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7/17 10:16:55
选择字号:
向隐形捐赠说“不”
美立法者要求基金会披露更多捐赠者信息

图片来源:IMAGEZOO/ALAMY STOCK PHOTO

美国一个重要国会开支小组对联邦特许的两个医学基金会作出了批评。它警告称,两者披露捐赠人信息的方式可能不符合要求。这是涉及两家基金会的最新争议,虽然传统上它们一直很低调。过去25年间,它们为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以及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筹集了近20亿美元资助研究、临床试验、培训和教育项目。 【《科学》相关文章

上世纪90年代初,国会创建了国立卫生研究院基金会(FNIH)和CDC基金会以筹集私人资金,从而为联邦生物医学和健康研究提供资助。它希望通过明文规定,基金会必须报告其接受的“所有捐赠的来源和数量”并限制捐赠如何使用,鼓励透明度并预防潜在的利益冲突。但最近,监管NIH和CDC的众议院拨款委员会的立法者表达了这样的担忧,即上述两家基金会可能并未遵循这些在《公共保健服务法》(PHSA)中被详细阐明的披露规定。

一份与2019年开支法案同时在接受国会讨论的报告提示,两家基金会在撰写年度报告时应遵循PHSA。立法者还表示,不可以隐藏捐赠者身份,即便其为捐赠提出的附加条件是“使其保持匿名”。

由于媒体对业界捐赠提供部分资助的问题项目进行了报道,上述两家基金会在今年春季被拨款委员会盯上。今年6月,在一项调查发现NIH员工不恰当地直接向行业筹集资金并且调整研究内容以满足业界利益后,NIH主任Francis Collins取消了这项耗资1亿美元(大部分资助由酿酒行业提供)的关于适度饮酒效果的研究。4月,在一个外部小组就潜在的利益冲突发出警告后,Collins还撤消了一项与制药公司合作的耗资4亿美元的阿片类药物依赖症研究计划。近年来,CDC基金会因处理公司捐赠的方式不断受到抨击,并由此切断了与一些捐赠者的联系。

两家基金会的官员坚持认为,它们遵循了机构成立时所制定法规的精神与条文。“我们有责任建立为实现NIH使命提供支撑的伙伴关系,以促进公共卫生事业的发展。我们也这样做了。”FNIH研究合作关系部门资深副总裁David Wholley表示,“我们也一直在遵守法律规定。”

CDC基金会官员虽然拒绝接受采访,但在给《科学》杂志的邮件回复中称,它们的公共报告含有法律要求的信息。

不难想象为何立法者为何会认为两家基金会并未做到足够的透明。例如,两者列出了匿名捐赠者,但并未说明捐赠规模。它们的年度报告也是根据捐赠的大致规模将捐赠者分组,而没有列出具体的数目。

因此,这些信息可能具有误导性。例如,2016年,FNIH列出了捐赠数额最高的8位捐赠者(每人均超过250万美元)。但FNIH与国家税务局发布的一份独立报告显示,其中一位捐赠者提供了1910万美元。

FNIH发展办公室主任Julie Wolf-Rodda表示,将一些捐赠者以匿名形式列出或者按照捐赠的大致规模进行分组的做法并没有什么不妥或者不正常。“匿名捐赠的最大份额来自在NIH临床中心接受治疗的一名患者的亲戚。他想将其当做一种纪念礼物,并不想让自己的名字列在年度报告里。”Wolf-Rodda said说,“我们以为国会能够认可这种其他非营利性机构都会采用的做法。”

Wholley介绍说,FNIH不会接受烟草行业的捐赠,并且拥有恰当、充分的流程来筛选曾被亮过红灯的捐赠者。“我们知道捐赠者是谁。如果捐赠来源有问题,我们是不会接受的。”

众议院报告还强调了立法者对于基金会如何报告有附加条件捐赠的担忧。FNIH会与每位捐赠者就管理资金使用的协议进行磋商。“我们为了某个特定目的寻求捐赠,资金也会被限制在这一用途。”

不过,FNIH的年度报告并未提及捐赠者的指示,尽管它可能提到了某位捐赠者在特定研究计划中所起的“重要作用”。CDC基金会的年度报告描述得更详细一些,列出了针对特定项目的“资助合作者”。该基金会官员表示,在年度报告中不把捐赠与特定项目联系起来在慈善机构中是标准做法。这一举措的意图并不是降低透明度。(宗华编译)

《中国科学报》 (2018-07-17 第3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建议捕杀鹿以保护正在萎缩的杨树 巨型真菌媲美购物中心
美科学家不端行为殃及整个相关研究领域 科学家找到127亿年前的巨大原初星系团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