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叔勇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6/15 9:32:44
选择字号:
清峻有节气若竹

 

小檗科:南天竹(Nandina domestica) 张叔勇摄

我第一次真正关注南天竹是在乌镇的茅盾故居,小院的墙根下种有一丛南天竹,据说是1934年茅盾先生亲手所植。

■张叔勇

我们小区的草坪上有一块巨石,旁边种植有一株南天竹,竹石相依,很有东方的意象,闲暇的时候我总会去看上几眼。这几天南天竹正值花期,一串串象牙白的圆锥花序突兀于深绿色的枝叶间,很是打眼。走近仔细端详,才能发现米粒大小的花蕊其实是鹅黄色的,间或还能看到几只小蜜蜂在花丛中飞来飞去。仔细看南天竹的叶子也是极有特点的,对生的三回羽状复叶,“叶叶相对,而颇类竹”,茎干也如竹子般有节,所以得名南天竹,作为类竹一类,元代的《竹谱详录》称之为“蓝田竹”。天竹一名,更早在南朝程詧的《天竹赋》已有记述,并提到它还有一个别名为“东天竺”。

说到“东天竺”,则有一个古老的传说,据说当年轩辕帝铸鼎南湖百神受职时,东海少君献给他南天竹,并说“女娲以炼石补天,试以拂水,水为中断;试以御风,风为之息。金石水火,洞达无阂”,所以轩辕帝便植之蓬壶之圃。所以后世便有了“植之庭中,又能辟火”的说法,其实推测应当是南天竹茎叶含水分多,凌冬不枯,所以遇火难燃的缘故。南天竹原产于我国及东亚,我国长江以南为其原产地之一,来自于天竺国的说法可能有误,不过也可以看出中国古代种植南天竹的历史是颇为悠久的。

我第一次真正关注南天竹是在乌镇的茅盾故居,小院的墙根下种有一丛南天竹,据说是1934年茅盾先生亲手所植。想不到八十多年岁月流转,这丛南天竹却依然郁郁葱葱,依着白墙朱栏,虽是一处庭院小品,却也在不经意间显露出茅盾先生深厚的文化底蕴。

南天竹所蕴含的文化当然不止于此。《庄子·天地》中有个“华封三祝”的典故,意思是华封人对上古贤者唐尧的三个祝愿,即祝愿人富贵、长寿和多子。在中国传统绘画中,便由南天竹、两种吉祥花卉或小鸟构成图案,取的是南天竹的竹与“祝”谐音,以此三物寓意“三祝”。南天竹也是岁朝清供的主要果品之一。所谓“岁朝清供”,是指古人以正月初一为岁之朝,这一天案头必定要摆放一些花果之类,所以历代画家喜欢这个题材的不少,明清以后以此为题的画家尤其多,近现代的齐白石、任伯年、吴昌硕等大师均有以南天竹入画的作品存世。有着“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之称的汪曾祺有一本文集,便是以“岁朝清供”为题。

历史上,南天竹还有一些其他的别名,譬如在宋代苏颂主编的《图经本草》里,它的名字是“南天烛”,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也称之为南烛,只是南烛在古代也可指代小叶杜鹃,这在唐代诗人李商隐的诗句中可以看出来:“饱闻南烛酒,仍及拨醅时”。南天竹原本是南天竹科的,现在取消了将其划分到小檗科下面,这个科的植物可是大多都具有较强的毒性,南天竹也是全株有毒,现在也时常有误食果实而中毒的报道,若是南天竹泡的酒,恐怕是不敢轻易饮用的。

中医典籍中南天竹确实是一种常见的中药材,果实、根、叶均可入药,据记载具有清热止咳、除湿解毒之功效。比较神奇的是,《本草纲目拾遗》还记载南天竹果实对解砒毒有神奇效果:“食砒垂死者,南天竹子四两,擂水服之。如无鲜者,即用干子一二两煎汤服亦可。”并说是刘霞裳在松江府署亲自试验过的结果,现代还真有人用小鼠试验过这一疗效。经过现代生物学技术验证,南天竹提取物确实有一些抗菌消炎的作用,在一篇1989年的中文文献中,作者采用组织培养法对400种中草药抗单纯疱疹病毒的效果进行了研究,结果筛选出15种植物对单纯疱疹病毒有抑制作用,其中就有南天竹,可惜未见有后续研究报道,殊为可惜。

《中国科学报》 (2018-06-15 第4版 自然)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入侵物种危及资源和生物多样性引关注 藏在银河系背后的“大家伙”
科学家发现“超级地球”:质量超地球3倍 科学家发现开在一亿年前的“神秘花”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