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大庆 来源:科技日报 发布时间:2018/5/6 14:45:33
选择字号:
悼中科院化学所老所长胡亚东:狙击“水变油”

 

5月2日,从中科院化学所的朋友处得知了一个不幸的消息:化学所老所长胡亚东先生于4月29日因病与世长辞了,享年91岁。

我与胡亚东并不熟识,也没有太多接触。作为一名记者我甚至都没有采访过他。他当化学所所长的时候,我还没有作为跑口记者联系中科院。

但胡亚东那高大的身躯、洪亮的嗓音却永远铭刻在我的脑海里。

因为,我与胡亚东有一次令人难忘的交往。

在胡亚东正式“出场”前,我想多交待一点背景。

上世纪90年代,伪科学极其猖獗。一批来自科技界、社科界、医学界等的人士积极地投入反伪科学的斗争,还有一些记者也经常参与反伪科学的活动,这其中就有我。

伪科学的表现很多,而我与胡亚东的交集则是因为水变油之事。

水变油的“发明”人叫王洪成。

作为哈尔滨公共汽车司机的王洪成号称自己可以把水变成油。主要步骤是,在自来水里注入一定比例的汽油,然后再倒进去一些王洪成自己研制的液体,水就可以变成油了。王洪成以此项技术圈了很多单位的钱。

王洪成的水变油一事,引起了社会的极大关注。一些人说这是真的,还有人说是亲眼所见,东北一所大学化学系的某教授还为王洪成的水变油做过“科学鉴定”。反对的人则从科学原理出发,斥其为伪科学。反伪科学、包括反对水能变油的人士中最著名的就是中科院理论物理所的何祚庥院士和中国科普研究所的郭正谊研究员。

从科学上来讲,水在一定条件下是可以燃烧的。那就是把它先分解成氢和氧,然后就可以燃烧了。但把水分解成氢和氧的成本极高,用它作燃料是很不划算的。这个过程也不能称之为水变油。

科学原理上的事我不赘述。我写一点专家反对水变油的发言吧。

有一次,国家体委刚卸职不久的副主任刘吉参加了反伪科学的研讨会,并做了发言。刘吉原来曾担任过一位中央主要领导的秘书。王洪成辗转找到他,希望他在推广水变油的技术上帮帮忙。学自然科学出身的刘吉在研讨会上说,我从来就不相信水能变油。

刘吉说,1958年(笔者注:时间我记不太清楚了,或许说的是60年代初),他所在的单位专门试验过水变油的可能性。那时,单位里有人试验在柴油里加一些水,看能不能在拖拉机用油时省一点。刘吉说他们测试了加水后的燃烧热值,发现并没有增加任何热值,而加水后对发动机还有损害。正因此有了此段经历,刘吉没有为王洪成帮忙。

也有人力挺王洪成。其中哈工大某校长就是名气较大的一位。王洪成把他当作水变油很科学的证据而四处宣传。大约是在90年代中期的一天,这个某校长给何祚庥写了一封信,大意是说科学不能封闭,我们的客观世界中还有许多未被认识的现象,比如王洪成的水变油。

应该允许对类现象进行科学的探讨。他认为水变油是可能存在的。

如果某校长的信写到此为止,也就可以置之不理了。但某校长向何祚庥等人发出了挑战:邀请何祚庥等人到哈尔滨亲自走一趟,验证一下水到底能不能变成油。

皮球抛向了反伪科学的一方。记得是在那一年的秋季,我到何祚庥家里谈别的事。正是在何祚庥家里,我听说了哈工大邀请信之事,并偶然碰到胡亚东也在何祚庥家。原来胡亚东与何祚庥住同一座楼,两家的房间是在楼的同一位置的上下相邻两层。我已记不清是胡亚东住在何祚庥家的楼上一层还是楼下一层。我去何祚庥家时,他们正在商量如果应对某校长的来信。

那时,何祚庥是反伪科学的一面旗帜。反伪科学队伍里各界人士众多,但作为院士的只有他一个人。当然,那一段时间,有几次反伪科学的会议,朱光亚院士也参加了,他那时担任着中国科协主席的职务。但朱光亚每次参会基本都是以听为主,不做重点发言,至多在会议上做个例行的即席讲话,或总结几句。而何祚庥则是经常在会上做重点发言,并且经常参与各类反伪科学的活动。

面对某校长的邀请,何祚庥去还是不去?何祚庥不去哈工大验证水变油,被王洪成等人说成是反对水变油者根本就不敢来做实验,没有科学精神。可是如果何祚庥去了会发生什么情况呢?何祚庥说,如果我们去了,王洪成在现场做实验,利用天时地利他捣捣鬼我们可能也看不出来,被他骗了,到时你说我们对水变油的鉴定是签字还是不签字?是认可还是不认可?

去还是不去,这是个问题。

何祚庥与胡亚东想出了一个应对的办法,做实验可以,但要把实验现场搬到北京来。理由是:如果水能变油,那么它不仅是在哈尔滨能变成油,在北京也一定能变成油。所以在北京做实验一样有意义。

何、胡这老哥俩还设计了具体的实验步骤。其中取水存水的环节是这样设计的:首先在双方人员共同到场的情况下,在中关村的任一一个自来水水管里取水,同时取A、B两瓶。A瓶做实验,B瓶封存。封存的办法是:把B瓶水装到一个箱子里,这个箱子的钥匙由哈尔滨方面的人掌握,而这个装了B瓶水的箱子再存放到中关村的一个实验室或某房间的柜子里,柜子的钥匙由北京方面的人掌握。也就是说只有在双方的人同时到场监视的情况下,这瓶B水才能被打开。

作为化学家的胡亚东在设计双方共同的实验时出了不少力,特别是在验证水是否变成了油的环节上做出了缜密的设计。

计谋已定,由何祚庥给哈工大某校长亲自回了一封信,提出了到北京验证水变油的倡议,并以挂号信的形式寄给某校长。

作为一名记者,我手里有了这么重头的“爆料”实在是兴奋不已。我一直在等待着哈工大的回信及事情的进一步发展。

然而,何祚庥和胡亚东的倡议迟迟没有得到回复。

开始时,我是过几天就给何祚庥家打个电话,询问哈工大是不是回信了。以后变成一两周打个电话问问,到后来,我都不好意思再骚扰何祚庥了。因为哈尔滨方面久久没有回信,如石沉大海。

过了挺长的一段时间,大约是在第二年年初,我听说,王洪成出事了。他被判了刑。判刑的原因不是他能不能将水真变成油的问题,而是因为他与全国各地多家单位签订了推广他的技术的合同,但没有一家单位真正获得了他的水变油技术,都不能挣钱。他是以诈骗罪而入狱的。

至此,水变油的闹剧收场了。某校长也不会回应验证水变油之事了。

这就是我与胡亚东的一段交往史。尽管在此之后我也曾几次见过胡亚东,但只有应对哈工大邀请信那次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仅以此文悼念胡亚东先生。

一路走好。

胡亚东简历

胡亚东(1927-2018)

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中国化学会原理事长,著名高分子化学家。

1949毕业于清华大学化学系。1951年8月赴苏联列宁格勒化工学院读研究生,1955年7月获得副博士学位。1955年8月回国,到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从事高分子化学研究,主要从事乳液共聚合反应机理研究,早期以双烯类化合物共聚为主,与合成橡胶关系密切。主持的课题是氟橡胶的研制,于1959年5月在中国首先合成了第一块氟橡胶。1986-1992年,担任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所长。

1991-1994年,担任中国化学会理事长。致力推动恢复中国化学会在国际纯粹化学与应用化学联合会(IUPAC)中的合法地位,参与推动恢复中国在国际科学联合会的席位,为中国化学的国际交流与合作开辟了道路。先后任《化学通报》副主编、主编、顾问20余年。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8/5/8 11:42:21 自我源于思考
实践不仅仅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而且是产生真理的来源。
目前已有1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中国科学家将绘制最精细人脑三维“地图” 科学家首获南海“出生地”玄武岩样品
印度寻找金星“合伙人” 探秘“世界末日之城”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