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操秀英 来源:科技日报 发布时间:2018/3/17 9:01:16
选择字号:
院士开公司太为难,“科技经纪人”服务不解渴
代表委员期盼成果转化平台能力提升

 

“现在很多院士专家有了成果,不知道怎么转化。让院士去做科研,他们擅长;让他们去开公司、谈价格、客户,太为难了。”全国政协委员、大唐电信科技产业集团董事长童国华认为。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到,要支持科研院所、高校和企业融通创新,加快创新成果转化应用。多位代表委员认为,在这一过程中,大力发展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服务机构是应有之义。

让专业机构搞转化,不需要?

“让专业机构运作成果转化这事没有任何可操作性。”中科院某所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科研人员质疑,“哪里去请专业人士,这些人的工资怎么发,职称怎么评?”

“我们所以前也有转移转化中心,现在基本废掉了。很简单,科研人员最了解自己的项目,不太可能让另一个人去谈。”他认为。

“我们院现在主要的技术转化模式是由第三方评估成果的价值,然后在技术交易市场上招拍挂。”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畜牧科学研究院院长蒋小松坦言,“我不知道第三方机构还能提供哪些服务。”

企业似乎对成果转化服务机构的需求也不大。“在毛纺领域,我们对哪些院所掌握我们需要的技术都很清楚,中介倒未必能提供精准服务。”全国人大代表、江苏阳光集团董事长陈丽芬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关键是服务能力不足

“不能因为科研人员或企业说不需要,就认为第三方没法发展。他们觉得不需要正说明第三方能力不足,没法满足他们的需求”。专注科技成果转化研究的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张铭慎研究员认为,核心还是让第三方机构提升服务能力。

全国政协委员、中关村智造大街CEO程静认同这一观点。“国外有一些非常得力的科技服务机构和‘科技经纪人’,他们熟知市场需求和高校、机构的科研成果,并具有专业技能,甚至对高校教授的性格也有全面评估,帮助其科研成果从象牙塔走向市场。”她认为,科技服务企业的能力不足是目前科研成果转化的一个症结所在。

记者了解到,各单位现有的成果转化机构主要职能是帮科研人员履行转化手续,而科技服务企业的主要工作是空间租赁、申请专利、申请补贴等。“没有从根本上解决科技成果转化中的问题。”程静说,成果转化最核心的问题是技术与市场的快速匹配,这正是专业的成果转化平台的用武之地。

她认为,中关村智造大街之所以发展快,就是加速了技术与市场的对接。“我们以市场需求为导向从技术库里寻找技术,并提供一站式快制服务。比如做一台机器人样机,7天就能出样机。而且,资质认证、小批量试制等全搞定。”程静说,传统的技术转移中心更侧重前端,忽视市场,中关村智造大街更侧重以市场需求引导技术转化方向。

多举措发展垂直领域科技服务平台

程静一再强调,要消除目前我国成果转移转化中的痛点,需要打造以多样性市场化终端为核心的新型生态科技服务平台。“让科学家安心做研究,应用和转化交给市场机制下全链条的专业转化机构。”

“这类服务平台该如何建,目前机制体制也在探索。”程静说,垂直领域专业科技服务平台是科技成果转化的桥梁。她建议,要形成一个以政府为指导支持的第三方混合所有制的技术成果转化机构服务平台。

“通过市场化需求分析直接对接市场需求技术短板,同时接通各创新技术团队及科研院所的研究通道,从而解决技术成果转化的盲目性,做到有的放矢。”程静说。

张铭慎则认为,要加大对科技服务业的扶持力度并制定专门优惠政策,对科技服务业企业要降低研发费用等认定门槛;加大对科技服务业的财税扶持力度,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基金惠及科技服务业,在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所得税方面适用更优惠的政策;研究制订针对科技服务业企业的认定办法,打造一批服务好、专业强、品牌知名度高的科技服务业企业。

(科技日报北京3月16日电)

相关专题:2018年两会专题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应用程序寻找遗失的杰作 德科考船将探索藏在冰层下万年的南极海域
美激光干涉仪引力波天文台将迎来重大升级 权威医学期刊也不遵循规则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