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丁佳 陆琦 王佳雯 倪思洁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3/10 9:18:59
选择字号:
“科二代”会选择科研吗

 

科学家的孩子更愿意成为科学家吗?如果不是,他们以及社会要为此感到困惑吗?在科学家眼中,这既是一个关于下一代的教育问题,也是一个关于自身群体的发展问题。

■本报记者 丁佳 陆琦 王佳雯 倪思洁

在公众的刻板印象里,科学家每天面对的是瓶瓶罐罐,表格数据,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典型。但其实脱下实验服的他们,好像又与我们没有什么不同。他们要面对的,同样是柴米油盐,是家庭的责任,是子女的教育。为人父母的希冀与困惑,他们一样不少。

在这次全国两会上,我们采访了数位来自科技界的代表、委员,试图从另一层面,去描画科学家的另一个角色——爸爸妈妈。

“爸爸的工作又穷又苦”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兰州分院院长王涛还记得,自己的女儿还在高中时就说过:“以后我不做爸爸做的工作。”从事沙漠研究的王涛,经常要去沙漠做科考,而且一离家就是几个月,以至于女儿从小就认为父亲的工作“又穷又苦”。

在大学填报志愿时,王涛的女儿坚定地选择了经济专业,她的目标是,毕业后“挣的钱要比爸妈加起来还多,而且要给爸妈在北京五环上买套房子”。

“我不认为科学家的下一代应当或一定能够子承父业。”不过,王涛仍一直坚信,当科学家是个好职业,因为“有追求,有尊严”。

抱有同样想法的还有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院士、河北大学校长康乐。在他眼中,当科学家是一份安宁而幸福的职业。

他认为,从事科研是非常高尚的工作。科技为人类社会进步提供新的知识,是国家战略需求。发展科学技术,就是为国家的长远发展奠定科学知识和技术基础。

科学研究充满好奇与挑战,能够激发人的创造力和兴趣,总能够被新鲜事物所吸引。康乐感到,这样的生活充满乐趣。

当然,这样一份职业同样也是苦乐参半的。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化学所所长张德清直言,现在的科学家“过得挺累的”。“科研是一个创造性的工作,本身就需要花很多时间去思考,去实验。但现在大家需要花很多时间去申请项目,参加各种各样的评审,既要被评估,也要去评估别人。”

究其原因,还是中国的科技资源有限。僧多粥少,就只能去争。“只有做得比别人好,才能进入良性循环,更容易得到支持。”张德清说,这导致中国科学家很难像国外同行一样,该休假就安心休假。

“这项工作让我没法经常陪女儿,主要是她妈妈在管。”张德清坦言,自己的女儿就抱怨过,“别的小孩都有爸爸陪,就我没有”。

“科二代”仍需自己努力

“科学家的孩子中,‘子承父业’的比例并没有很高。”康乐说,“但是他们也会受到熏陶,因为家里父母总是与知识、文化相伴。无论今后从事什么工作,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对孩子都是有帮助的。”

康乐的儿子目前正朝科学研究的方向发展,这让他这个当爹的很欣慰。“他在国外念博士,虽然不是我这个领域,但也是相关的。”康乐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原来他儿子本科是学经济的,上中学那会儿,看父亲工作很忙、很累,就觉得科学家这个职业并不是特别好,于是选了一个跟父亲不一样的专业。可学完之后又迷茫了,最终还是走回了科研这条道,选择了一个交叉学科——医学经济学。

王涛觉得,“科二代”从小就能受到科学的浸润,在从事科学研究时,可能会在思维方式等方面有更大的“天赋”,如果有更多的“科二代”能够从事科研工作,对于国家科学发展来说将大有裨益。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农业大学工学院院长韩鲁佳就说,她身边很多科研人员的孩子也都从事了科教事业。“我的孩子选择学医。我母亲、姐姐、妹妹都是医生,环境熏陶对孩子有积极影响。”

不过,与“富二代”“官二代”不同,“科二代”能得到的可能只是父辈在学术上的指点,要真正做好科研或成为一名好的科学家,还是要靠自身的努力。王涛说:“科学发展日新月异,将来‘科二代’们要研究的问题,很可能早已不是父辈们研究的问题。”

中国有能力让孩子选择兴趣

值得注意的是,不管孩子学什么专业,这些科学家代表、委员都无一例外地选择尊重孩子的意愿。

学物理出身的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院士、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长王建宇谈到孩子的教育问题,心态显得很轻松。他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他的孩子目前在计算机和电子工程专业学习。虽然孩子学习理科也受他一些影响,但主要还是孩子自己的兴趣。

张德清的女儿在上海财经大学学统计,他说,自己没有刻意劝过女儿学理科。“他们这代人,生长的条件比我们好很多,完全有条件去凭兴趣做事,跟我们那个年代已经完全不同了。”

“我尊重孩子的喜好和兴趣。”在韩鲁佳看来,如果做的不是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有时候也会很痛苦,因此她更多地是跟孩子商量。

王涛则说,现在孩子的想法和我们当初的不同了。“曾经的科学家会以团队需要、社会需要、国家需要来衡量自身的发展方向,而如今的年轻人会更多地考虑自身需要。”

根据兴趣选择职业,这在过去很难,但在今天的中国,已经逐渐成为现实。

国际上有一种共识,当一个国家的人均GDP接近1万美元的时候,工作就已经从就业转向了兴趣。工作不是纯粹为了养家糊口,兴趣则成为选择职业的一个主要因素。

康乐认为,中国社会发展到今天,一定要考虑孩子的兴趣,根据孩子的兴趣喜好设计他们的职业生涯。“这个社会不可能全是科学家,还需要文学家、艺术家、政治家。在教育培养阶段,要让孩子知道自己究竟适合往哪个方向上发展,而不是教他们怎么更容易找到工作。”

《中国科学报》 (2018-03-10 第1版 要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8/3/11 8:54:32 aqiuzhen
不管那个行业的领头的人物,其子女基本上都不能继续父辈的辉煌
富二代如此 科二代也一样,本质上,科学不会带来世俗的利益,只是一种精神追求
2018/3/10 18:01:14 xlsd
又穷又苦又累
目前已有2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大脑蛋白质碎片刺激蜜蜂变得更有攻击性 南极冰盖状态:冰层融化致海平面急剧上升
美国“吃货”要在火山口烤棉花糖 清峻有节气若竹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