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彭碧瑶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3/8 9:09:56
选择字号:
从大医院爆棚看分级诊疗难在哪

 

■本报见习记者 彭碧瑶

日门诊量4万余人次,手术台数1416台,患者“挤爆”门诊大厅——这是春节过后中部地区某三甲医院某天的接诊情况,堪称我国医疗现状的一个缩影。

在当前的就医格局下,不管大病小病、慢病急病,都有大量患者选择前往城市公立大医院就诊。患者一号难求、通宵排队,三甲医院病人越治越多、人满为患。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社区基层医院门庭冷落、乏人问津。

“小病在社区、大病进医院、康复回基层”,是国家新一轮医改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诊疗模式。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实施健康中国战略,加强全科医生队伍建设,推进分级诊疗。然而,将分级诊疗落到实处,真正满足群众就医防病的需求,还面临着诸多困境。

患者就医习惯“扭转”难

按照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概念,医疗服务分为初级保健、二级医疗和三级医疗,或者分为全科医疗和专科医疗。这是对医疗服务的分级,而不是简单地对医疗机构进行分级。从这个意义上讲,分级诊疗是根据患者病情需要提供不同级别的医疗服务,而不是要求患者按照医疗机构的级别逐级就诊。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院长李为民表示,“我国目前未能实现不同等级医疗机构服务质量的同质化,这是大多数患者不在基层就医的核心原因。”

“从需求侧出发,群众健康意识、生活方式、就医习惯确实有待改善。”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区人民医院重症医学主任陈玮坦言。她表示,居民健康意识有待提升:居民健康素养水平整体不高,就医理念不科学、不合理,群众对基层医生不信任,小病到“大医院”、找“名医生”,舍近求远的就诊习惯仍未转变。

“从公共卫生服务体系出发,基础防病力量薄弱、利用效率不高,群众对基层医疗机构信任度不够。”陈玮补充说。

基层医疗资源“守门”难

《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中要求,基层普遍具备居民健康守门人的能力。然而目前的实际状况是,优质医疗资源仍集中在城市公立医院,基层卫生服务能力不尽人意。

“医疗卫生资源分配不均是分级诊疗的最大障碍。”陈玮对此深有感触。

陈玮说:“基层专科医院发展慢,医护人员特别是全科医生、护士配备严重不足,儿科、精神科、老年科和康复科等短板明显,以及各级各类医疗机构没有合理有序分工,催生了‘全民上协和’的就医格局。”

究其原因,陈玮指出,近年来绝大多数城市医院的规模扩张,对基层人才等要素资源的虹吸效应,基层医疗机构生存空间受到挤压,也造成了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能力不足。

针对基层医疗资源与需求不匹配的问题,在政府主导下,华西医院和成都市成华区建立了华西医院社区联盟。该模式是由大型三甲医院的专科与社区医院的全科形成一体化的协同服务模式。

三甲医院的专科医生与社区医院的全科团队通过互联网+的技术、通过移动端APP实时沟通,及时形成支持反馈,将许多常见病患者真正留在了社区医院。

医疗机构联合落“实”难

目前,国内医联体类型包括松散型医联体、紧密型医联体、专科型医联体,以政府购买服务、发展松散型医联体居多。

李为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建立医联体是非常重要的方式,然而,目前的医联体建设还存在一些“走形式”的现象,且往往形式多于实际。

2014年开始,北京大学首钢医院着手打造更加紧密的医联体,4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5个社区卫生服务站,都隶属首钢医院,实行人、财、物统一管理,不存在利益分配问题。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大学首钢医院院长顾晋表示,这样的方式既能将首钢医院的专家资源下沉社区医疗机构,又能通过社区医疗机构的筛查,将疑难杂症引进大医院,切实做好分级诊疗。

而李为民则认为医疗机构之间的协调可以进一步加强:把基层医院建成三甲医院分院。李为民将其称为“嵌合式医联体”。他认为,将三级医院的专家、管理、医疗质量水平嵌入到医疗资源欠发达地区的基层医院,如少数民族地区、贫困地区医院,可以形成统一的财务、资源、薪酬体系和业务管理,从而真正提升基层医疗卫生服务水平,促进分级诊疗全面落实。

《中国科学报》 (2018-03-08 第1版 要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南极东部海冰迅速消失 雌雄蜜蜂食性不同
美禁止科学家获取胎儿组织 科学家担忧英国退欧能否软着陆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