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垠 来源:科技日报 发布时间:2018/2/27 9:54:23
选择字号:
说成绩道不足 科技部长与科学大家热议——
我国科技创新如何加速跻身国际第一方阵

 

“我国科技创新水平加速迈向国际第一方阵,进入了‘三跑并存’,并跑领跑日益增多的历史性新阶段。”2月26日,科技部部长万钢在国新办举行的发布会上表示,十八大以来,科技创新实现了历史性、整体性、格局性的重大变化,我国已成为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大国。

科技成果转化 急需打破政策和体制壁垒

科技成果转化、基础研究等公众关注的热点问题,成为现场讨论焦点。

世界工程组织联合会(WFEO)候任主席龚克说,互联网不仅连起了网络,也连接了研发、应用、需求、投资,众创空间的发展可能形成了研发和经济应用深度融合的新平台。他透露,最近在调研人工智能发展时也看到这样一种新的创新业态,对将来实现深度融合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启示。“但是这里面行业壁垒比较多,还需要进一步打破。”

“科技成果转化是一个动态过程,需要提供更优质的创新源头的支持,更全面的技术转移机构的服务。在落实的过程中,还有政策不衔接、不配套的问题。”万钢坦言,下一步要着力解决四个问题:第一,进一步加强各类政策的协同;第二,国有民营机构尤其是大学的知识创造要纳入国有资产管理,科技成果评价问题还需要研究;第三,如何让大学的创新资源开放,特别是基础研究、前沿探索的成果能向市场和企业转移;第四,完善分类评价体制。

基础科学研究 从不确定性中另辟蹊径

中国原始创新能力依然较弱,基础研究短板该怎么补?

“要从政策上、国家层面保证对基础研究的持续稳定支持。前沿基础研究也是实现原始创新的主要或者最重要的途径之一。越基础的东西,往往是越共性的问题,尽管原创性非常强,但是存在着不确定性。”中科院院士、清华大学副校长薛其坤表示,近日出台的《全面加强基础科学研究的若干意见》,抓住了原始创新的牛鼻子。

如何改进现在的学术评价,使从事原创研究、基础研究的人潜心研究?“评价一个成果的时候,不可避免会对潜心做研究、致力于不确定性的原创科研形成很大压力。”薛其坤直言,原创研究也可能失败,我们应该允许它失败,但是评价体系上怎么保证?

“在基础研究领域,有一类需要国家给予更多重视,就是更进一步加强由政府主导、有组织的定向基础研究。”中科院国家空间科学中心研究员吴季建议对此进一步加强投入和统筹考虑。

拥抱人工智能 但要拒绝盲目和泡沫

2017年7月,新一代人工智能的发展规划发布,下一步将如何推动落实?万钢在回答记者问时表示,第一,要夯实人工智能发展的科技基础,部署重大前沿理论和关键技术的研究;第二,加快人工智能创新成果转化应用;第三,强化政策法规方面的研究,毕竟人工智能会涉及现有的一些伦理、法规,包括个人隐私保护等;第四是深化人工智能的国际合作交流。

龚克提醒,发展人工智能要注意两点:一是避免盲目性,包括盲目的乐观和悲观;二是泡沫,不能因为政府有资金了就都跟风。“要把智能科学的自然科学基础、社会科学基础都打得扎扎实实,这样才能使人工智能健康发展。”(科技日报北京2月26日电)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8/2/27 19:26:34 yefulin
支持优质科技进步,发展绿色健康经济,努力引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2018/2/27 12:39:43 xlsd
中国:科技创新大国
目前已有2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喜马拉雅水电“梦断”滑坡? 科学家揭示自由意志的生物学本质
俄罗斯太空机构调查“联盟号”火箭坠毁事故 货币贬值和通货膨胀严重影响阿根廷科学家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