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益东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2/26 9:51:31
选择字号:
时评:代表作制度让真正英才及时胜出

 

■刘益东

目前,用代表作来评价学者水平已是大势所趋,不仅有一些高校的成功实践,更有国内外权威机构的文件支持。例如,国际上有《旧金山宣言(2013)》强调研究人员工作的价值取决于论文的内容,而不取决于论文发表在何种刊物上;国内有中国科协发学字〔2015〕83号文强调要从看重所发表论文的期刊国别、影响因子和期刊等级向看重论文本身的创新性和社会价值转变;中办国办《关于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意见》(2017)明确推行代表作制度,重点考察成果质量,淡化论文数量要求;教育部、发改委等五部门《关于深化高等教育领域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的若干意见》(2017)明确建立以“代表性成果”和实际贡献为主要内容的评价方式。

以长期从事学术评价研究和上述文件为基础,笔者提出“互联网+代表作”式的“开放评价的代表作制度”,强调对于高层次人才、学术带头人而言,代表作不是普通的创新成果,而应该是突破性成果,突破性成果的核心是突破点,突破点由四要素构成。由于做出前沿突破很难,突破点四要素又难以假冒,因此只要在互联网上面对包括同行在内的学术界和社会,公开规范展示突破性成果及突破点四要素,学者水平高低一目了然,一举解决了高层次人才的甄选与考核难题。本文包括三部分,一是分析当前高层次人才计划存在的问题,二是简要介绍开放评价的代表作制度及其有效性,三是提出政策建议。

高层次人才计划存在的问题。我国众多的高层次人才计划取得了可喜成绩,但是存在的问题也不容回避,就是入选者水平参差不齐、数量过多。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甄选人才的标准和方式是主因。

人才标准错位:误将“较好”当作“高端”。通常可把人才分为合格、较好、优秀、杰出四个等级,优秀与杰出属于高层次人才,而目前高层次人才的标准却只是“较好”等级的标准,“较好”人才是不足以成为学术带头人的。“较好”等级标准的特点是“以学历评人”“以刊评文”。甄选方式也存在局限:评审专家人数少、评审时间短,而申请者人数众多、专业各异、申请材料庞杂,结果只能是走马观花地看学历履历、“数数”(数论文篇数和刊物等级、引用率、基金、国际合作、头衔等)来完成甄选,大学和学科排名也是靠“数数”,结果形成“数数循环”,入选者和引人单位各得其所,但对学术无益,浪费大量资源、破坏公平竞争。

开放评价的代表作制度及其有效性。无数事实表明,优秀人才、杰出人才的标准只有一个,就是解决学术难题、作出前沿突破。小突破者是优秀人才,大突破者是杰出人才。突破性成果未必在高影响因子的刊物上发表。因此笔者提出“互联网+代表作”式的“开放评价的代表作制度”,这是一种高效合理、简单易行的甄选高层次人才的标准和方式,可在较短时间内完成甄选,公开入选理由,接受学界监督,还可以跳出“数数循环”陷阱,让大学与学科排名以拥有当下的一流学者数量为核心指标,避免“只见一流学科,不见一流学者”的窘境。“开放评价的代表作制度”包括四项内容:一是高层次人才要在互联网上公开规范展示其代表作,其代表作应是突破性成果;二是突破性成果的核心是突破点,就像创新性成果的核心是创新点一样,突破点用突破点四要素来规范体现,并将其标志性贡献用一句话来概括;三是接受开放式评价,由同行专家、评价专家及相关专家组成评议组对网上展示的突破性成果及突破点四要素进行确认,同行专家负责挑颠覆性错误,查新、定级等由评价专家完成,同时接受网友质疑;四是突破点进入学术前沿地图,推送到文献综述之中并置顶,可供盘点比较。

突破点四要素包括:一、突破什么(学术定论/主流共识/思维定式/研究范式/现行做法/权宜之计/学术僵局等,突破其中之一或几个);二、怎么突破的(通过提出和解决什么问题实现突破的?突破的思路是什么?);三、突破的创见(主要结论);四、突破开辟的新领域(开拓新的研究领域)。能否开拓新的研究领域是突破性成果的标志。用突破点四要素可以定义“突破性成果”“重大突破”,将以往模糊的概念清晰化。突破性成果的标志性贡献是可用一句话来概括的,诺贝尔科学奖的获奖辞就是一句话。凡是突破性成果都具备突破点四要素,科技史上的例子比比皆是。

“开放评价的代表作制度”可以及时准确甄别高层次人才,其原因主要有七点:一、作出新突破就是战胜全世界的同题研究者,不仅是重要贡献,也证明学者拥有创造力;二、真正的高手都喜欢公开透明、公平竞争;三、突破点难以假冒,学术研究是“只有想到、做到才能说得清楚周到”,没有做出突破而冒充是很难的,就像勉强做高难度动作容易露出破绽一样;四、提出好问题、巧思路、新结论具有“难得易懂”的特点,阿基米德发现皇冠掺银的方法就是如此,他一旦想到并说出来,其他人也都能理解;五、人多眼尖,眼高手低,旁观者清,网友的眼睛是雪亮的。非同行的学者在同行在场的情况下完全可以作出合理判断,院士甄选就是最终由全体院士投票决定的而非由同行决定的;六、应用盘点比较法,有比较容易有鉴别;七、有查新和同行挑颠覆性错误进行把关。这是保障开放评价质量的关键。

政策建议。综上所述,以突破论英雄的开放评价的代表作制度是互联网时代和开放科学时代的代表作制度,可解决甄选高层次人才难题。目前我国学术事业发展正经历三大转变:从规模数量优先到水平质量优先、从跟踪引进为主到鼓励原创和引领、从封闭的同行评议到面向学界及社会的开放评价,因此建议大力实施和推广开放评价的代表作制度,以顺应和促进这一潮流。它还可以成为深化科技体制改革的突破口,实现科研资源优化配置,事半功倍地提高科研经费的使用效率,有效实施人才强国战略。

(作者系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员)

《中国科学报》 (2018-02-26 第7版 观点)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丽蛉化石讲述一亿年前共生关系 科学家发现最古老史前绘画
“中国天眼”:两年发现44颗新脉冲星 小江豚过“百岁”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