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计红梅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8/11/20 11:04:44
选择字号:
微软亚洲研究院20年:“好奇心驱动的研究”能走多远

 

今年2月,微软公司CEO萨提亚·纳德拉的新书《刷新:重新发现商业与未来》中文版面世。在这本书中,他分享自己的成功经验之一是:“在我的成长经历中,我一直被鼓励保持好奇心,不断突破自己的能力极限。”

在近日于北京举行的第二十届“二十一世纪的计算”国际学术研讨会暨微软教育峰会上,纳德拉再次表示,作为微软在美国本土之外最大规模的研究机构,微软亚洲研究院过去20年的成果同样是好奇心驱动的产物。他强调,“如果没有基础研究,微软就不存在了。”

从基础研究到产品

1990年,微软前首席技术官内森·麦沃尔德给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和后来的首席执行官史蒂夫·鲍尔默提交了一个备忘录,强调了计算机科学基础研究的重要性。1991年9月,他的梦想变成了现实,微软研究院正式成立。

在11月8日于北京举行的微软亚洲研究院庆祝建院20周年活动上,微软研究院创始人、微软前首席研究官里克·雷斯特回忆说,“1996年,比尔·盖茨给我写了一封邮件说,你们(微软研究院)产出了对公司有重大影响的研究,我希望把你的研究部门扩大三倍。” 雷斯特当时的回答是,“如果要这么做的话,我们必须向美国之外扩张”。

后来,微软研究院从英国的剑桥延展到了中国的北京。“现在回首过去二十多年的发展,以及微软亚洲研究院过去二十年所取得的成绩,可以证明我们当初所做的决策是正确的。” 雷斯特说。

对于研究院的扩张,纳德拉的解读是,“20年前,我们就意识到基础研究需要来自全球各地学术机构的参与和协作。其本质可以说是好奇心驱动了研究。”而“好奇心驱动研究”意味着什么呢?纳德拉的回答是,“它是研究的真谛,即要将一些未解决的问题解决掉,不断去进步。”

纳德拉毫不讳言,对于一家企业研究院来说,他们做研究的初衷是,“如果可以让这些研究从实验室很快地走向现实生活,在整个社会中传播,就可以更快地促进人类进步,改变人类生活。”而现在微软亚洲研究院所做的,正是“将这些研究成果转化为技术平台和服务,在我们的云平台中展示和使用。而很多产品的反馈,又可以反过来推动我们的研究。”

三大重点和五大影响

洪小文是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兼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在他看来,“2018年对微软亚洲研究院来说是非常重要、特殊的一年”。

今年年初,在由斯坦福大学发起的SQuAD文本理解挑战赛的榜单上,微软亚洲研究院自然语言计算组于1月3日提交的R-NET模型在EM值(Exact Match, 表示预测答案和真实答案完全匹配)上以82.650的高分领先,率先超越人类分数82.304。今年3月,微软亚洲研究院与雷德蒙研究院的研究人员组成的团队宣布,其研发的机器翻译系统在通用新闻报道测试集 newstest2017 的中—英测试集上,达到了可与人工翻译媲美的水平。这也是首个在新闻报道的翻译质量和准确率上可以比肩人工翻译的翻译系统。

“非常感谢我的同事们今年在研究上亮点频出,我觉得这是对二十周年最好的礼物。” 洪小文说。

此外,今年9月,微软亚洲研究院在上海宣布成立微软亚洲研究院(上海),并在上海市政府、徐汇区政府的支持下,与上海仪电成立了微软—仪电人工智能创新院。对此,洪小文表示,“我们要做‘最后一公里’的研究,希望能将人工智能渗透到真实世界的应用当中。”

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微软人工智能及微软研究事业部负责人沈向洋也是第三任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他告诉记者,微软目前的投入重点包括三个方向,即混合现实、量子计算和人工智能。而微软亚洲研究院多年来的发展则可以概括为五大具有全球影响力的重点领域,即互联网和搜索、网络和系统、机器学习和智能、语音和语言以及视觉和图形。“微软亚洲研究院对微软的几乎所有产品领域都作出了贡献。” 沈向洋说。

成功的秘诀

在沈向洋看来,微软亚洲研究院过去二十年成功的经验可以概括为三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做科研首先要有开放的研究环境。“从研究院第一年开始,我们就不断地邀请全世界最了不起的计算机科学家,其中有很多的图灵奖获得者,包括John Hopcroft教授来到中国,宣传计算机科学。这在当时是前所未有的,而我们也一直坚持做下去。”

第二个原因是微软历任CEO都对研究员抱有极高的信任、对于做科研怀有极大的决心。微软公司开设研究院,首先是因为27年前比尔·盖茨下定了决心。而之后从鲍尔默到纳德拉,微软对研究的投入一直在不断加大。

“第三个原因对于微软亚洲研究院来说尤其重要,那就是科研的文化。”在沈向洋看来,科研的文化有很多方面,而对做研究而言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要创新,要有质疑过去的精神。“研究院多年来一直坚持到今天,也是靠着这种挑战前人的精神。”

总结过去,沈向洋认为,“中国人讲求‘天时、地利、人和’。过去二十年我们非常幸运,我觉得就是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与一群靠谱的人创造了优秀的学术环境,培育了有批判精神的科研文化,不断地在推动创新和发展。”

清华大学校长邱勇也出席了微软亚洲研究院庆祝建院20周年活动。他坦言,这是他作为校长第一次参加一家企业研究机构的活动。谈及微软亚洲研究院未来的发展,他表达了这样一个愿望,“二十年之际,总结过去很重要,而展望未来可能更重要。”

去年9月邱勇访问微软总部的时候,沈向洋向他转述了比尔·盖茨的一句话:“我们往往过高地估计一年之内能完成的事情,但是往往会低估我们在十年内能完成的事情”。这句话给邱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基于此,他对微软亚洲研究院未来二十年的发展给出了这样的期许:“无法想象,但是我们充满期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南极东部海冰迅速消失 雌雄蜜蜂食性不同
美禁止科学家获取胎儿组织 科学家担忧英国退欧能否软着陆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