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宗华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10/16 12:34:39
选择字号:
益虫与“生武”能否兼得
创建携带病毒昆虫的双重用途研究引发争议

 

这听上去像科幻小说:一个由美国政府资助的研究项目计划创造携带病毒的昆虫,而这些昆虫如果被大量释放,或能帮助庄稼对抗诸如害虫、干旱或者污染等威胁。这个耗资4500万美元的4年期项目被称为“昆虫同盟”,已在2016年悄无声息地启动。但在日前出版的《科学》杂志中,5位欧洲研究人员描绘了异常灰暗的情形。他们表示,如果取得成功,该技术或被恶意破坏分子用于帮助将疾病扩散至几乎任何作物种类并且破坏收成。文章认为,该研究或许违反了《禁止生物武器公约》(BWC)。

这篇论文再次触发了关于“双重用途研究”的长期争论。“双重用途研究”是可能带来益处但也可能被用于邪恶手段的科学工作。此类科学的其他最新例子包括创建能更好地在哺乳动物中扩散的流感突变体,以及合成创建已灭绝马痘病毒(引发天花的病毒近亲)。

“昆虫同盟”由位于弗吉尼亚州阿林顿市的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提供资助,旨在利用蚜虫或粉虱等昆虫感染作物。这些昆虫携带可将特定基因传递给成熟植物的量身定制的病毒。这基本上可视为针对作物的基因疗法。DARPA表示,其目标是寻找保护在野外生长的植物不受新出现威胁影响的新方法。在DARPA管理该项目的Blake Bextine介绍说,和可能持续数年的在实验室中研发新作物品种相比,该方法更加快捷、灵活。此项研究由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帕克分校、俄亥俄州立大学、得克萨斯大学和纽约汤普森研究所的团队开展。

但在最新发表的论文中,批评者提出,“该项目或被普遍视为研制带有敌对用途的生物制剂及其运载工具的努力”。论文作者之一、德国弗赖堡大学法律学者Silja Voeneky表示,BWC严厉禁止研制任何“除预防性、保护性或其他和平用途等正当理由外”的生物制剂。她认为,很难看到“昆虫同盟”项目拥有此类正当理由,因为该方法很难控制并且不可能在和平时期被允许使用。此外,有更简单的方法将病毒引入植物:喷洒。“如果和平用途是保护植物,那么会出现很多悬而未决的问题。”Voeneky说。

她和同事还成立了一个特殊的网站,旨在凸显那些他们认为的该项目存在的问题并且为报道最新论文的记者提供“武器化”昆虫的图片。他们希望开启一场关于研制这项异常强大技术的公共讨论。“关于转基因病毒能做的事情,给你30秒时间和一点想象力,就会发现没有什么是你想象不到的,尤其是如果这些病毒有能力在野外寻找一个物种并在基因上改变它。”论文第一作者、来自马普学会进化生物学研究所的Guy Reeves表示。

未参与最新论文的马萨诸塞大学生物伦理学家Nicholas Evans认为,研发传播生物武器的新型机制可能并未违反BWC,因为意图起到了很大作用,而DARPA宣称其意图是和平的。但研发该技术可能仍传递出可怕信号。“最令人忧虑但不太可能出现的结果是它将鼓励一些国家开始投资生物武器。”Evans说。

Bextine则认为,批评者是错误的。“DARPA既没生产生物武器,也没生产运载它们的工具。”他说。“昆虫同盟”顾问小组成员、堪萨斯州立大学植物病理学家James Stack表示,最新论文中的想法纯属胡言乱语。“如果DARPA想研制生物武器并且避开BWC,很难想象它们会广泛发动高校提交开展这项研究的方案。”

不过,Bextine和Stack承认,“昆虫同盟”的研究可能被误用。“几乎每种类型的研究和每种新开发的技术都存在双重用途。”Stack表示,“话虽如此,但这是一种相当复杂的方法,不仅需要掌握优良工艺,还要具备丰富知识和对正在研究的系统的基本了解。想要造成伤害,有很多更简单的方法。”

在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致力于“昆虫同盟”项目的科学家Wayne Curtis表示,该项目将使人们对植物病毒和昆虫如何相互作用的了解更进一步,并将有助于研制新的作物保护策略。(宗华

相关论文信息:DOI:10.1126/science.aav6274

《中国科学报》 (2018-10-16 第3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调查称地热发电厂引发韩国地震 科学家抗议英国脱欧
2019年世界气象日开放活动启动 南京古生物博物馆:许你一个花花世界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