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袁一雪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9/29 10:58:42
选择字号:
李理:为了留住画笔下的它们



 

李理和工作人员在进行动物保护。

“我希望更多人想到北京的时候,不仅联想到雾霾、堵车,还会想到有这么多的野生动物也爱北京,与我们共存。”

■本报记者 袁一雪

李理是黑豹动物保护站的创始人,也是站长。2000年,李理以一己之力创立了黑豹保护站,只为了保护拒马河流域的黑鹳。

在那之前,李理的专业是国画,几乎没有接触过动物保护工作,全凭一腔热情开始动物保护。“我成立保护站的时候,我爸觉得我是在玩儿。”李理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不希望绘画对象只留存在纸上

李理投身动物保护工作的起源也离不开他的美术学习经历。

“我在美术学院学习时,曾经好奇为何我国本土没有狮子,官员却在大门前用石刻狮子作为看门护院的辟邪物呢?”带着好奇心,李理查阅了图书馆的资料。他发现,我国曾经也拥有过很多动物物种,只是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有些物种几近灭绝。

“我不希望我的绘画对象最后只能留存在纸上。”有了这样的想法,李理毅然从美术学院辍学,开始动物保护的生涯。

2000年,李理在拒马河流域发现了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鹳的踪迹。“当时我们只发现了三五只,得知这种禽类非常珍贵后,决定在拒马河流经的十渡镇建立保护站。”李理回忆道。

保护站的名字,李理将其定为“黑豹”,“因为豹子给人们的印象是独来独往,迅速出击,也难以觅得行踪的。黑豹则是豹子黑化变异的物种”。于是,颇具神秘特色的黑豹就成为了动物保护站的名字。

保护站登记的地址是李理名下位于十渡的一栋别墅,启动资金也由李理自掏腰包,甚至他自己出资购买了通讯器材、摄影器材、越野车等一系列保护站需要的设备。但当这些专业的设备拿到手时,李理有点懵:红外线照相机、轨道记录仪、GPS……这些仪器都怎么用?“我从未接触过这些仪器,以前也没有接受过相关培训。”

一边摸索着保护动物的工作,一边学习仪器的使用、招聘志同道合的员工……李理在保护站的工作充实且忙碌。

李理发现,作为旅游名胜区,拥有喀斯特地貌的十渡堪称北京的“小桂林”,又因为毗邻拒马河,所以来十渡的游客多会选择戏水、漂流,有些甚至还会在河边擦车。“这些行为干扰了黑鹳觅食。所以黑鹳在十渡地区的数量一直不多。”

为了改变当时的状况,李理带领其他工作人员将拒马河流域中黑鹳的活动区域划分开,成立保护地,进行重点保护;再让工作人员在区域范围内排班巡护。“我们的工作主要是看有无人为干扰黑鹳的活动,它们的食物是否充沛,栖息地有没有受到威胁等。”李理介绍说。

但是,自成立到2005年间,动物保护站一直没有其他资金支持,“那是我们最窘迫的5年”。即便如此,李理也从未想过放弃保护站。他想起自己的“画家”身份,又拿起画笔,用水墨画勾勒他看到的想到的一切,并开设画廊卖画。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些画作受到了一些人的喜爱,并最终成为保护站资金的重要来源。

“我的绘画灵感从自然中感悟,我再将感悟所得去回馈自然。”李理说。

从非专业到专业

有了资金来源,保护站走上正轨。然而,对于李理来说,专业理论知识依然缺乏。在一次会议上,他偶遇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解焱。经过深入接触,解焱了解到李理的动物保护工作并非“花架子”,而是脚踏实地地干实事,便开始培训黑豹动物保护站的工作人员。“解焱老师为我们提供培训和考试的机会,并让我们开始接触东北虎、扬子鳄、藏羚羊等物种的保护工作。”李理不无感激地说,“是解老师将我们带入环保大家庭,让我们从非专业人士变为专业的动物保护人士。”

在不断的学习中,黑豹动物保护站的队伍也在壮大。“现在我们的工作人员有来自农业大学、林业大学的博士生,也有专业人士加入我们。”李理自豪地说。

2010年,李理带领工作人员首次拍摄到了黑鹳巢穴俯视图片,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但在令人惊叹的照片背后,黑豹动物保护站工作人员的付出却几乎被人们忽略了。“当时,我们想知道悬崖的鸟巢中幼鸟的数量。”李理解释说。为了不妨碍黑鹳给幼鸟喂食,他们派出两组人马,一组攀岩寻找鸟巢数幼鸟,另一组则监测黑鹳何时回来给幼鸟喂食。“我们用步话机联系,一旦监测组发现黑鹳回巢就会发出信号,攀岩组会原地待命,直到黑鹳离开才会继续行动。”李理说。他们用一天的时间攀到鸟巢附近,为了不影响黑鹳下次喂食,只用10分钟就拍摄完成。

类似攀岩的冒险,对李理来说就像家常便饭,而虫蜇、蛇咬、摔伤、划痕,甚至与死神擦肩而过,这些遭遇也都没有令李理萌生退意。“我相信人在做天在看,我们做的是保护动物的善事,老天会保佑我们。”

飞向更远的天空

在解焱的引领下,黑豹动物保护站的工作也走出了拒马河,向其他区域外延。“我们就像雏鹰一样,在补充理论知识后,趋于成熟,并且飞向更远的天空。”李理打了个比方。

“我们现在有五个站点,其中四个都在拒马河流域,第三个就设立在密云官厅水库。”李理说,“我们在密云水库和官厅水库都有候鸟迁徙项目。”

因为官厅水库与密云水库是候鸟南下越冬休憩调整的一站,之后它们才会飞往天津、鄱阳湖等地。“每年到了鸟类迁徙的时间,这里总能看到铺天盖地的鸟群,有大天鹅、灰鹤等雁鸭类。”李理介绍说。大量的候鸟也吸引了人类的目光,所以黑豹动物保护站在这里的项目主要以监测和处理野生动物与人之间的关系为主。

不仅在北京,李理的动物保护之旅还蔓延到全国,与世界自然基金会展开合作。“也是解老师建议我们可以对外开放保护站,让更多人了解动物保护工作。”李理听从了这一建议,在2014年正式将保护站对外开放。前来保护站参观的不仅有动物保护志愿者,也有公司组织员工到这里体验生活。“我们教授这些人员如何通过粪便和脚印追踪野生动物,同时让他们亲身体验巡护员的工作。”

经过17年的努力,李理在动物保护领域“玩”出了名堂。“我希望更多人想到北京的时候,不仅联想到雾霾、堵车,还会想到有这么多的野生动物也爱北京,与我们共存。”李理说。

《中国科学报》 (2017-09-29 第4版 自然)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陕西师范大学:自产柿子免费吃 十八大以来中国科学院创新成果掠影
北大部分师生监测校园物种长达15年 食草牛不会拯救气候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