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郭英剑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9/5 10:54:49
选择字号:
美国大学缘何成为种族之战交锋地带(下)

 

■郭英剑

 

8月12日,在美国弗吉尼亚州夏洛特维尔,当地居民参加悼念活动。

大学,已经成为种族冲突的前沿阵地

夏洛特维尔种族冲突发生后不久,美国各大媒体以及高校内部都在进行深刻的反思:大学是否需要为此承担责任?是否纵容了白人民族主义者并为他们错误的意识形态提供了生存的土壤?

有人认为,之所以白人至上论开始流行,除了社会上的政治与各种因素之外,大学中师生对此只是不屑一顾,甚至认为种族歧视现象不过是那些人“无知”的表现,这种态度实际上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对此,大学应该予以反思。

不少媒体和学界中人都尖锐地指出,那些号称“白人至上”与“白人民族主义者”中,不乏大学生与大学毕业生。“团结右翼”集会的发起人凯斯勒是UVA的毕业生。被称为白人至上论者智库的斯宾塞读书读到博士,他本科是在弗吉尼亚大学毕业(2001),在芝加哥大学获得硕士学位(2003)后,又到杜克大学攻读博士学位(2005-2007),但未毕业。对这样一个“领军”人物,人们或许会对其所学专业感兴趣。但让人们感到有些不可思议的是,他本科专业是英国文学与音乐,硕士专业是人文学科,博士专业是现代欧洲思想史。像这样一些领域,大都是多年来倡导“政治正确”与“多元文化共存”的前沿阵地,如何产生了这样一个“白人至上论者”,令很多学者大跌眼镜,认为应该深刻反思今天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所在。其实,仔细想想也不奇怪,这不正是人文学科总能深刻反映不同意识形态之争和具有现实意义的重要体现吗?

从很多方面来看,高校管理者在种族问题上采用的策略基本都是“政治正确”,向左转者较多,面对现实中的实际问题,和稀泥与得过且过者居多,或者仅仅依靠在这方面并不完善的法律一推了事,对于其中可能引发更大的矛盾与问题预判不够,措施也不够得力。这次,弗吉尼亚大学的校方就因为对冲突的后果估计不足、应对不当而导致严重后果,因而受到了一些师生的批评。比如,早在8月初,“团结右翼”已经发出了集会的号召,而该校校长萨利文当时给大家的建议只是尽量避开“团结右翼”的集会,防止可能的暴力危险,并没有采取进一步的措施。

事实上,夏洛特维尔事件并非孤例。在美国众多高校中,从东部的陶森大学到西部的内华达大学,都有校内的白人民族主义学生组织因为邀请白人至上论者到校演讲而令师生与管理者感到头疼,甚至因此造成校内骚乱的也不在少数。这些学生组织还打着保护白人遗产的名义,去挖掘和保存一些在他们看来属于欧洲文化或者美国南方文化的遗物。但现实是残酷的。事实告诉人们,这些种族歧视者的出现,不是来争取他们所谓的言论自由,也不是来与人辩论的,他们是来伤害他人的,因为他们自认高人一等。

如何向学生讲授那不堪的历史

8月底和9月初,正是各个高校开学的时节。8月中旬所发生的这场轰动全美的夏洛特维尔骚乱,使得很多学者在思考:作为大学教师,究竟该如何让学生去面对和讨论过去不堪甚至丑陋的历史。

实际上,2014年以来,美国发生了多起由种族冲突酿成的惨剧,从2014年8~11月的弗格森骚乱、2015年4~5月的巴尔的摩冲突、2016年6月发生在奥兰多的造成50人死亡的暴恐枪击事件,到如今发生在夏洛特维尔弗吉尼亚大学的冲突。这都绝非偶然,有其深厚的政治、经济、历史与社会背景。

其实在这次夏洛特维尔冲突中,完全指责弗吉尼亚大学校方显然有失公允。因为在冲突爆发之前,校方也曾经为此做出了努力,为了弥补双方在意识形态方面的差距,试图举办种族关系研讨会并开展系列活动,目的就是为了避免双方由思想冲突演变为身体冲突。

然而,正如UVA教授詹金斯所说,白人至上论者迫使我们要去面对这样的问题:当下反映了我们过去怎样的历史?或者说,过去是怎样走入今天的?

有师生认为,UVA在反对种族歧视、白人至上方面做出了不小的努力,只不过因为杰弗逊本人历史阴暗的一面和学校历史上的污点被人揪住不放,且有意放大了。该校英语教授伍尔福克则认为,这些白人至上论者与今天的UVA没有什么关联。他们大张旗鼓地宣扬历史,不过是想把人们拉回到UVA的历史中去。而事实上,今天的UVA已经不是昨天的UVA了。看到他们出现在校园,真是令人有时光倒流的感觉。伍尔福克教授特别赞扬了在这次事件中勇敢地站出来反对白人至上论者的学生们。当白人至上论者来到校园,叫嚣着说这是他们的地盘时,学生站了出来,告诉他们:“不,这不是你们的,而是我们的地盘!”

维尔蒙教授提出,对杰弗逊的指责并无必要。重点不在UVA的创建者,而在于作为一所高等院校,UVA究竟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一所当代大学的核心是知识求索,而那些白人至上论者所使用的既不宽容也毫无根据的语汇以及他们的所作所为,对人们的这种求索是一种冲击,但这更应该激发人们穿过历史的迷雾、走出世界的牢笼去追寻大学的价值与意义所在。他表示,开学之后在他的课堂上,他会带领大家细读文本,找到有力的论据,进而反驳白人至上论者的歪理邪说。

在很多人看来,白人至上论者既是UVA的历史,也是其现实,只能面对,不能逃避。很多学生组织向校方提出了一系列要求,包括铲除邦联制牌匾,禁止白人至上论者的仇恨组织,对所有学生进行有关白人至上论者的历史与知识教育,提高师生中少数族裔人数的比例等。

当然,事情远未终结,一切都还是刚刚开始。8月26日,美国《财富》杂志报道,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因为要移除校园中包括李将军在内的邦联雕像,而被南部联盟士兵遗孤组织告上了法庭。类似的事情,在美国其他高校也时有发生。

未来将向何处发展,我们尚需拭目以待。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中国科学报》 (2017-09-05 第7版 视角)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一种基因变异让阿米什人多活10年 大脑训练程序或降低10年后痴呆风险
科学家揭示木星大红斑为何这么红 基因疗法通过病毒载体靶向神经挽救婴儿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