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宗华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7/8/20 18:29:50
选择字号:
美麻省理工教授喜忧参半接受宇航员培训

 

今年5月,Warren “Woody” Hoburg为“丛林鹰枭”的首次飞行作准备。

图片来源:Veronica Padron

 

曾有一段时间,航空工程师Warren “Woody” Hoburg以为自己会毫不犹疑地放弃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的终身教职,以换取成为一名宇航员的机会。不过,当美国宇航局(NASA)在今年7月初打电话告知他以1:1500的几率被选中参加下一期宇航员课程时,Hoburg深感矛盾。

Hoburg今年31岁,于2014年成为MIT的教职员工。他深深地并且幸福地沉浸在自己的学术事业中。Hoburg和学生刚刚试飞了可长时间持续飞行的轻量级无人机。这架无人机是在一款强大的软件工具的帮助下建造的。该软件名为GPkit,由Hoburg创建,被用于优化飞机设计。资助此项研究的美国空军希望利用该无人机维持灾难救援期间的通讯,但Hoburg已经想到了很多其他用途。他的研究团队拥有压倒性的气势,以至于“对我来说,很难将其结束”。

不过,Hoburg最终没能抵抗住NASA的诱惑:成为第一位从美国著名研究型大学的终身教职员工队伍中脱颖而出的宇航员候选人。最近,他将到位于得克萨斯州休斯顿市的NASA训练基地报到。不过,在离开MIT之前,Hoburg正在完成一项学术界特有的任务:确保他的学生和项目拥有一个持续的“家”。“我认为,我们拥有一大堆非常好的想法。”他说,“我想让学生们继续开展这些研究。”

Hoburg最初的计划暂时离开MIT,同时和他的很多项目保持着正式的联系。尽管Hoburg和其他宇航员候选人希望他们在NASA约翰逊航天中心接受两年训练后将有机会进入太空,但他想规避风险。“训练结束后将发生什么事情,目前还有点不清楚。”Hoburg解释说。

为此,他请求休假两年,而这恰好覆盖了在NASA约翰逊航天中心接受培训的时间跨度。不过,MIT没有答应。“我收到的建议是辞职。”Hoburg说,“我并不是在抱怨。成为一名宇航员是一辈子只有一次的机会,我不可能错过。”

MIT的反应出于其对终身教职时间钟的管理。“我们可以让他休假两年,但终身教职时间钟会继续向前走。因此,在NASA呆了两年再回来会让Hoburg在科研成果产出上处于严重的劣势。”MIT航空航天学院院长Jaime Peraire表示。相反,MIT已向Hoburg作出口头承诺:如果出于一些原因,事情进展不顺利,学院欢迎Hoburg回来。(宗华)

更多阅读

《科学》网站相关报道(英文)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废家电踏上“回家”路 乌鸦反哺吗
台湾野柳地质公园地质奇观 板蓝根是谁的根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