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宗华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7/8/13 17:33:45
选择字号:
“太阳之家”争夺战
科学家和夏威夷土著就太阳望远镜纷争不断

丹尼尔·井上太阳望远镜靠近海勒卡拉国家公园。图片来源:KARIM ILIYA

Jeff Kuhn还记得第一次前往美国夏威夷毛伊岛最高峰——海勒卡拉的情形。那是1996年,身为太阳物理学家的Kuhn收到位于火奴鲁鲁的夏威夷大学天文研究所(IfA)抛出的橄榄枝。此次应聘之旅包括对位于海勒卡拉山顶的少数IfA所属望远镜的寻访。在沉闷的细雨中,Kuhn花了近一个小时从蜿蜒曲折的山路上爬到顶峰。随后,薄雾突然散开。他向下望去,并且意识到自己处在云层之上。“有点像一扇巨大的门在天空中打开。”Kuhn说,“我向上看,望见了深蓝色的天空和太阳。”

Kuhn对这个地方产生了好感,但他想测试一下自己的直觉。于是,Kuhn从车里出来,对着天空举起大拇指,并且刚好挡住炫目耀眼的太阳圆盘。在大多数地方,这项测试会显示出一个光晕——这是大气中的尘埃粒子正在散射光线的迹象。尘埃使靠近明亮东西的暗淡物体很难被看见。不过,在海勒卡拉,Kuhn没有看到光晕,只有深邃的蓝色。他拿定了主意:这里是建造全球最大太阳望远镜的最佳地方。

对于Tiare Lawrence来说,海勒卡拉也是一个特别的地方。Lawrence是毛伊岛的一名社区组织者,自孩提时代便经常到访海勒卡拉。夏威夷原住民文化将这片土地视为一种深远的精神联系,并且极少有地方比高高的山顶更为神圣。在古代,它们被认为是“神的领域”——神灵和半神人都从此处降临地球。但如今,近14层高的新望远镜围场的白色圆顶笼罩着这片圣地。

Lawrence参与了多次针对望远镜建设发起的抗议。对她来说,望远镜感觉像是扇在脸上的一记耳光。其他夏威夷人认为,这不仅是对他们信仰的亵渎,也是对其主权的侮辱。“作为一个民族,我们竟然无法控制领土中一些最神圣的地方。”领导反对望远镜建设运动的夏威夷大学毛伊岛学院夏威夷语教育家Kaleikoa Kaeo表示,“他们说,这是夏威夷文化和科学之间的冲突。但我认为,‘这是夏威夷文化和白人优越主义之间的冲突’。”

建造大型太阳望远镜的绝佳场所

在夏威夷语中,海勒卡拉是“太阳之家”的意思。在这里,半神人毛伊套住太阳,从而减缓其在天空中的移动。对于寻找地方建造丹尼尔·井上太阳望远镜(DKIST)的太阳天文学家来说,这种传统的含义似乎再完美不过。DKIST 是一台已被使用数十年的1.6米中型望远镜的“继任者”。总部位于科罗拉多州博尔德市的美国国家太阳天文台(NSO)的天文学家将含有50个推荐场地的名单缩减至6个地方。2005年,NSO选择海勒卡拉作为尘埃和大气湍流最少的地方,因为它坐落在由一片平静的海洋包围的高高的锥形火山山脉上。

然而,建造新的大型太阳望远镜的提议连续多年未获得资助。2008年全球经济衰退将DKIST的建设向前推进了一步。2010年,联邦政府推出的以“准备开工”项目为目标的经济刺激计划,提供了建造望远镜所需的大量资金。2013年,为纪念夏威夷资深参议员丹尼尔·井上,这个最初名为“先进技术太阳望远镜”的项目进行了更名。

现有太阳望远镜能看清楚太阳表面直径为300公里的物体——在某些情形下是100公里,但科学家想要研究的很多细节比这小得多。DKIST的分辨率是25公里,应该能辨认出长期寻找的特征:磁流管(将能量传送到日冕中的扭曲和缠结的丝状体)。它或许还能为破解一个由来已久的谜团提供线索,即为何日冕比光球层热100万摄氏度。

不过,重要的不仅是DKIST的分辨率,4米长的镜子还能提供急需的聚光能力。天文学家需要阻挡大部分太阳光线以看清楚昏暗的日冕,或者深入了解特定波长下的太阳大气。DKIST的快速拍快照能力将捕捉到太阳的一些瞬态特性,比如驱动诸如太阳耀斑、日冕物质抛射等剧烈太空天气事件的扭曲磁场的重新连接。

抗议者多次努力

与此同时,Kaeo和Lawrence正竭尽所能抗议DKIST的建设。到2015年夏天,DKIST的建设工作已开展了3年多,而在近10年的法庭审理仍无法阻止该项目后,反对者大部分已不再活跃。然而,在莫纳克亚山上被逮捕的夏威夷原住民的照片激励着他们再努力一次。

2015年6月,抗议者堵住了DKIST建设基地的院子。他们成功地令计划在深夜将零部件送到建筑工地的车队折返。1个月后,DKIST的建造者又尝试了一次。7月31日,傍晚刚过,200多名抗议者在院子外面的路上聚集。他们开始用夏威夷语喊叫、唱歌,一些人甚至吹起海螺壳当作喇叭。他们把胳膊放到塑料管里,然后连起来,从而在道路上形成了一道人墙。

晚上10点左右,防暴警察开始进场驱散人群。他们用钢锯剪断塑料管,并且开始逮捕抗议者。Lawrence回忆说,在最后时刻,她冲到前面并躺在路上。警察逮捕了她、Kaeo和另外18名抗议者。“我已经为这一天的到来作好了准备。”Lawrence说,“这令人非常振奋。如果它对我们的事业有帮助,我会再做一次。没有人想通过这种办法解决问题。很明显,通过法院系统一点也不好玩,但在那个时刻,我是一名有自尊心的夏威夷人。”

Lawrence说话很谨慎,对将抗议者描述成“疯狂的夏威夷人”非常敏感。她很快指出,对于望远镜的反对者来说,封锁交通是迫不得已。“我们通过法院、听证会和公众集会做了所有努力。对于我们来说,采取这种直接的举措,也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

真正的对话正在进行

Kuhn承认,从第一次支持在毛伊岛上建造太阳望远镜起,他对夏威夷土著民反对此事的理解不断加深。此前,当关于科学城所在地的调查发现了一些敏感的考古遗址时,Kuhn对聘用文化顾问监控建设工作并确保其遵循诸如不能将石头从当地移走等传统协议的做法感到愤怒。工作人员和科学家还要观看教学视频,从而被灌输关于山脉在夏威夷文化和信仰中所扮演角色的思想。对于这样的做法,Kuhn也非常不喜欢。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在听证会上聆听了无数小时的证词以及私下里同夏威夷土著民首领进行多次会面后,Kuhn开始赞同尊重本土信仰非常重要的想法。DKIST也做出了其他让步。夏威夷土著民首领通过一个特别工作组参与到该项目中。山顶上建造了一个更衣区,从而方便夏威夷土著民在神圣葬地上开展仪式。同时,DKIST在毛伊岛学院设立了一个2000万美元的项目,将夏威夷文化和科学教育结合起来。“真正的对话正在进行。”Kuhn表示,通过善意的努力解决夏威夷土著民的关切,促成了双方真正的妥协和理解。

尽管这些让步平息了一些反对者,但它们并未令Kaeo满意。他认为,这些举措并未解决最基本的问题:夏威夷人对于赠送自己的山脉并没有话语权。Kaeo说,他将继续抵制。最近,Kaeo正在召集抗议者示威反对规划的望远镜镜面运输路面。“尽管我们输掉了这场战斗,但我们的目标仍是赢得战争。而这场战争事关我们在这片土地上是否有权利控制自己的未来。” (宗华编译)

更多阅读

《科学》相关文章(英文)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纳米管网络让细胞相互分享 飞龙凤凰迷宫 四百公里太空发现祖国之美
大熊猫会遇上雪豹么 对手出色 鸣禽“生气”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