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渝生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8/4 10:20:07
选择字号:
追忆“科普漫画第一人”缪印堂


 

■王渝生

7月31日晚9时,被誉为“科普漫画第一人”的著名漫画家缪印堂逝世,享年82岁。从事科普漫画多年,缪印堂创作的漫画一改科学知识严肃、死板的传统形象,让更多人通过漫画亲近知识、走近科学。

本报特约中国科技馆原馆长王渝生撰文追忆缪印堂其人其事。

82岁的科学漫画家缪印堂走了,走得匆忙。想起前些日子印堂老兄还给我打过两次电话,不禁唏嘘不已。

一次是看到媒体报道我在出席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的有关会议,他在电话中说,国学进校园,京剧也进校园,那么,漫画可不可以进校园呢?他希望我能向教育部呼吁一下让漫画能够进校园。实际上,印堂兄从几年前就呼吁开展漫画进校园活动。他所指的是广义上的“漫画进校园”,不仅仅局限于科学漫画,而是用漫画的思想。他认为漫画是求新、求变的艺术,需要怪诞、与众不同、独树一帜,要和别人不一样,题材要广泛,包括农村题材、破除迷信、环境绿化……

另外一次就在不久前,他在电话中同我谈到十几年前在中国科技馆举办的一次全国科学漫画展,问我可不可以在中国科技馆新馆搞一个更大规模的全国科学漫画展。

印堂兄的电话使我想到了十几年前,大约是2003年非典前后,他戴个白白的大口罩到位于安华桥的中国科技馆二期展厅来找我。摘下口罩的印堂兄其貌不扬,但他的一番话语却令我刮目相看。他说他是代表中国科普作协科学美术专委会和中国美协漫画艺术委员会来同我联系的,想和中国科技馆合作搞一个全国科学漫画、连环画、插图大展,回顾中国科学美术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二十年间的创作历程和丰硕成果,让美术家们在展示的作品中,用各自不同的艺术语言解释科学,用生动、绚丽、幽默、形象的美术手段,弘扬科学精神,普及科学知识,引导人们特别是青少年在会心的微笑中走进“科学王国”。印堂兄的这番话着实令我折服。于是,我们这三家单位密切配合,紧张而顺利地开展了展览的筹备工作。

科学和艺术是一对孪生姊妹,互为影响、互为融合、互为促进,构成了人类文明殿堂的基石。科学美术则是科学与艺术之间的桥梁。2004年新年伊始,《全国科学漫画、连环画、插图大展》终于在北京中国科技馆开幕了。该展览共展出四百多件作品,回顾了中国科学美术最近二十多年的创作历程。其中,突破了传统技法束缚的电脑漫画作品成为本次展览的一大亮点。

开幕式那天,中国科协党组书记张玉台来了,中国科学院院士赵忠贤来了,最难得的是,印堂兄把我国漫画界的三位泰斗、耄耋之龄的老一辈漫画家华君武、丁聪、方成都请来了。在展厅,印堂兄和我,这两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左顾右盼,奔前跑后,欢呼跳跃,十分亢奋,当场被人称为“一对老顽童”。

缪印堂是我国著名漫画家,被称为“中国科普漫画第一人”,曾先后在《漫画》杂志、中国美术馆、文化部文艺研究院及中国科普研究所工作,为科普研究所研究员、高级工艺美术师。他从事漫画多年,创作领域宽泛,表现多样。自20 世纪80 年代,他开始用漫画来独立反映科学知识。90 年代后,他的思想观念又发生了一些变化,觉得科学漫画不能停留在反映科学知识领域内,应利用艺术手段去普及科学思想、科学观念和科学方法,这才能更具广泛的作用和影响。比如,揭露邪说歪理、愚昧迷信,借用漫画来批驳,无疑是最有战斗力和普及性的。

他的作品多次在国内外获奖,曾获中国漫画最高奖《金猴奖》,4次获《读卖新闻》的国际漫画大赛优秀奖及其佳作奖。

印堂兄的代表作有《缪印堂科学益智漫画系列》共4册,包括《儿童益智漫画》《儿童益智图画》《漫画科学魔术》《小歪毛科学历险记》,基本收录了他关于儿童科学益智漫画的所有作品。其中,前两册为单面科学漫画集,收录了90余篇科学益智漫画,画面幽默、构思巧妙、表现了丰富的科学知识,并配以作者画龙点睛的注评,让读者能够更深入地了解作品的精髓;第三册收录了45篇科学魔术,用漫画的形式讲述了孩子们感兴趣、并适合他们操作和理解的科学小魔术,并配以详细的文字说明;第四册是以幽默图画故事的形式讲述了主人公“小歪毛”在科学世界里历险的故事,例如数字王国、物理王国、摩擦世界等等。作者用幽默的画面、巧妙的对比、奇特的幻想,不仅给孩子们带来欢乐和科学知识,还培养了孩子们丰富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这套书成为孩子们向科学道路进军的一个好伙伴。

印堂兄说过,漫画可以说是美术界的“另类”,其画面不大,通俗易懂,贴近大众,受到众多的读者喝彩。他又说,漫画产生的历史并不长,可许多艺术身上都可看到它的影子,喜剧、小品、相声都是近亲。它题材漫无边际,形式无拘无束,更有表现力和亲和力,这正是我们科普工作寻找的合作“对象”,于是便形成了我们的科学漫画。

缪印堂对漫画有独到的深刻见解。他说:“漫画是种特殊的艺术,它不仅是艺术,更具有思想。同时,它也是智慧的艺术,是艺术化的思想;是批判的武器,也是幽默的快餐。”他认为幽默和可笑是不一样的,幽默往往是因为机智而产生的,而可笑往往是因为愚蠢而产生的。幽默往往含蓄而又机智,我们要防止漫画的低俗化和庸俗化。

如今,许多报刊没了漫画专栏,科普报刊上也很少看到科学漫画了,这让印堂兄深感忧虑,他认为要改变现状,首先希望各级科普单位领导重视利用文艺形式(包括漫画)宣传科普,传播科学思想、科学知识、科学技术和科学方法。

最近印堂兄经常考虑的新问题是,当前进入新媒体时代,如何再推进科学漫画的发展和传播,迈出新的一步?他呼吁作家、画家走出斗室,与各种新媒体多接触,就能创作出新类型的作品和佳作来。科学插上艺术、技术的翅膀,会飞得更高更远!

 


 

缪印堂语录

发展科学也要发展科普,发展科普就要将科学与艺术相结合,这样艺术才能为科学插上翅膀,它才能飞得更高更远。

我认为科普漫画不光要传播科学知识,还要传播科学思想和科学方法。

好的科普漫画不应该是一笑了之,而要做到一笑三思。

假如有来世的话,我会再选择漫画这条人生之路。

《中国科学报》 (2017-08-04 第3版 科普)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发现印度大陆俯冲板片撕裂 牛顿苹果树在沪开花结果
古冰芯铅污染或可追踪国家兴衰 科学家发现深海软体动物马蹄螺科两新种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