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陆成宽 来源:科技日报 发布时间:2017/8/3 13:45:15
选择字号:
临床脑死亡患者复活?专家称干细胞没那么万能

 

近日,美国一家名为“生物夸克”的公司宣称,他们将进行一项“起死回生”的试验,让“临床脑死亡”的人再次复活,该试验将于未来几个月内在拉丁美洲启动。

据了解,去年5月,这家公司曾打算在印度进行这一试验,不过,被印度政府叫停。根据当时公布的细节,他们的“复活”过程是这样的:首先,研究人员将在6个星期内,每两周一次向受试者的脑部注射提前提取的干细胞。然后,每天用泵将特制的肽注入受试者脊髓。最后,配合15天的激光疗法,刺激受试者的脊髓,启动人体自身修复机能,激活神经细胞生长,同时用核磁共振监测受试者的神经活动,直至“起死回生”。

如此“科幻”的技术真的有可能实现吗?还只是天方夜谭?干细胞有没有如此神奇的能力?为此,记者采访了相关领域专家。

脑死亡不能“起死回生”

“脑死亡就等于死亡,死亡再复活就变成“起死回生”了,这从理论上讲就不可能了。”7月27日,北京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医师殷剑告诉科技日报记者。按照中华医学会和医学的定义,脑死亡就等于死亡。殷剑表示,干细胞移植治疗脑死亡,可能是用“脑死亡”做标题吸引人,不过,对于死亡还是要充满敬畏,起死回生不可能,要不然就不能称其为死亡。

据《科学美国人》报道,美国纽约大学兰贡医疗中心的神经学家阿里安·刘易斯发文对此进行驳斥,称这种试验几乎就是骗术,完全没有科学依据,而且给了亲属残忍、虚假的希望。美国神经病学学会也表示,一旦“脑死亡”被准确判定,至今为止,从来没有重新获得脑活动的例子出现。

“我们认为决定人寿命的根本因素是神经元的寿命多长,如果说一个人神经元细胞完全损伤了,在没有任何基础的情况下,再注入外来的单纯物质性的东西能复活,这是臆想,是一个伪命题。”8月1日,北京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师王长春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一个人仅仅是受伤,神经元机制还在,比如植物生存状态的人,植物生存状态和脑死亡是完全

两种情况,植物生存状态的人是活的,自主呼吸生命体征是稳定的,是有脑电活动的,如果把这种情况定义为死亡然后治疗这完全就是一个伪命题。

殷剑介绍,脑死亡第一必须深昏迷,第二不能自主呼吸,这两点是判断脑死亡的基础条件,病人必须得深昏迷,对疼痛无反应,叫不醒;第三点就是脑血流的情况,用超声波检查或用造影的方法证明脑血流不能到脑内,等于说脑子没血了或者无有效血流;再证实脑电波活动消失,用脑电图连续扫描30分钟以上,脑电图显示电静息;再加上短时项的诱发电位,比如,正常人受到电极刺激,大脑会记录一些信号,大脑的反应信号会告诉你的手躲避,脑死亡的病人在脑部的通路,用电信号的方法记录不到,这就证明这种通路因为某种原因断了。此外,对于电极刺激,还要再增加臂丛的点来证明不是电极接的有问题,臂膀可以接通电流,说明臂膀这段神经是通的,但头部这段不通,证明出现问题的部位在头部。

“这个证明的逻辑性很强,它有三个辅助证明手段,既有主动的,不能思维没法收到电信号的依据,没有生理的血供要求,也没有被动刺激反应。”殷剑说,“被动刺激无反应是装不出来的,比如吃药、伪装,吃药和伪装的人都会有反应,这三种方法都呈阳性,才能证明脑死亡”。

干细胞来源问题尚未解决

据“生物夸克”公司称,他们使用的是从患者身上提取的间充质干细胞,是一种多能干细胞。用诱导的多能干细胞可以长出新的神经细胞以修复受损的脊髓和大脑,日本科学家用干细胞治疗了一只因为颈部脊椎受损而致高位截瘫的狨猴,治疗6周以后,绒猴已经能到处蹦跳,接近于它受伤前的正常运动水平。

王长春介绍,干细胞可以在原来的基础上再生长出新的细胞,干细胞就是原始细胞,我们希望能长成神经元,但是我们培养的神经干细胞,大部分都长成了胶质细胞,胶质细胞是支持性功能,就像是大楼中,胶质细胞像是打扫卫生端茶送饭的,它起不到决定的作用,因此我们认为对于干细胞也要有选择有认识,现在最成功的是利用干细胞治疗血液系统的疾病。

殷剑表示,干细胞治疗瘫痪的实验确实在做。瘫痪的原因很多,可能是周围神经导致的瘫痪,可能是脊髓损伤导致的截瘫,也可能是大脑一侧病变导致的瘫痪。

对于干细胞治好瘫痪的实验,还要去了解以下问题:第一,研究的主体,瘫痪的病人被治好,这其中就涉及到瘫痪的病人是不是很严重,是不是传统的治疗方法不能恢复;第二,因为正常的人有很大的自身修复能力,比如,很多心脏病患者过一段时间自然就会康复,所以还要回答瘫痪病人被治好是不是自身修复能力启动原因造成的;第三,病人康复到什么程度,能否达到原有的水平,既有从零到一的水平,也有从一到二的水平,所以医学实验要求双盲、随机、对照,还需要观察足够长的疗程,才能判断是否真的“好”了。

殷剑介绍,干细胞用于治疗脊髓瘫痪、脊髓的创伤,好多实验都在用,这个的确有研究。理论上认为中枢神经细胞受损之后是不能再生的,但目前研究认为,比如间充质细胞进入脑内能否再生一部分,不只是治疗瘫痪在用,比如说变性病、帕金森病,他们要放一些干细胞在黑质部分,现在证实干细胞真能活一段时间,产生一定的效果,但不能说这是未来治疗的方法。

“现在的问题是干细胞的来源是什么?这个问题还没有解决。神经系统的研究最早的干细胞来源于死去婴儿的胚囊,这就有伦理学的问题。”殷剑说。婴儿胚囊的干细胞更充沛,是最原始的,不需要诱导转化,但是理论上讲做不了那么多,因为干细胞特别脆弱,不能培养,治疗一个帕金森病人需要至少100个死婴的胚囊,并不具备推广使用的可能。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7/8/19 21:21:01 Chiyankun2016
当然人的思想不可能永远正确,错误的设想也不是小概率事件。比如三十年前我迷恋中微子物理,甚至认为将来也许可以用中微子束流给地球做个CT,那个时候CT还是个时髦的东西。随着年龄的老去,我越来越感到这个希望很渺茫。还不如用更笨的办法。在局部地区钻井更为可靠,更为现实。
2017/8/19 21:16:32 Chiyankun2016
我再举个例子。MH370失踪的时候,我层在海外一个网上说应当能够用类似超声波成像的原理组装一个海下的探测器。引来一大批网友的反对和谩骂,然而,我们都是太孤陋寡闻了,当时美国已经有了这样的水下巡航器,现在中国应当也有了。
2017/8/19 21:13:16 Chiyankun2016
不必急于宣布【不可能】。
死亡这个状态也不是绝对的。今天认为已经死了,明天就可能认为还有就值得可能。就像昨天认为已经死了的一部分,我们今天认为还没有死,还能救活一样。
现在已经宣布脑死亡的,也可能有意义部分还没有【死彻底】,还有就获得希望。人家要试验就等着看结果吧。我们不相信就不要去跟风,也不必去反对。我猜测他们也是要选择比较有希望的病例。
比如有人说可以用超声波高空调水,我就不信能有大量调水的可能。也可能我是错的。我不信也不反对,让人家去试验吧。他们成功了我祝贺,哪怕只能调一亿立米,也好。
这样的例子还多。本世纪初,有人说用人工降雨可以减轻台风的危害。我也不信,但是等着瞧。随后有报道说,减轻了15%,我也不信,再往后就销声匿迹了。就是说他们自己也知道不行了。科学的事情,有时是别人不可理解的,做出才算数。不必急于反对。而我们中国人有时就急于反对。
目前已有3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丽蛉化石讲述一亿年前共生关系 科学家发现最古老史前绘画
“中国天眼”:两年发现44颗新脉冲星 小江豚过“百岁”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