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许玉婷 来源:《国科大》 发布时间:2017/7/13 14:19:01
选择字号:
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教育革新打通人才渠道

 

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简称“近代物理所”)以重离子加速器闻名于世,更承担着“十二五”规划中两大科学装置的制造:CIADS和HIAF——总投资约80亿元人民币。如此重大的科技攻关项目中不乏年轻一代学子的身影,他们踏实肯干、不畏艰难。博二在读生万江锋正在开展ADS中重力驱动下密集颗粒流散裂靶的相关研究。他的大学同班同学吴波则主要负责HIAF高精度环形谱仪SRing的物理设计,并参与兰州重离子加速器HIRFL-CSR的常规运行。

“国外专家来到我们实验室,看到我们两个‘90后’博士在读生承担大科学装置如此重要的工作时,表情那是相当的惊讶。”吴波笑着说。不过,这种现象在近代物理所并非特例。敢用年轻人、善用年轻人是近代物理所研究生教育改革的核心理念。

近代物理所虽然地处大西北,但在研究生教育改革上却不断推陈出新,旨在为莘莘学子搭建更广阔的科研平台,为我国重离子物理研究事业引进优秀人才。近日,国科大记者团专访了近代物理所教育处处长袁小华,以及部分近代物理所博士生,真实地呈现了近代物理所研究生教育的新面貌。

招生:激励导师参与招生

采访近代物理所的第一天刚好是周末,恰好袁小华从成都招生宣讲回来,与我们同一天到达兰州。

每年3月至5月在招生节点上,近代物理所研究生招生宣传团队全员上阵。“如果去东北的话,哈尔滨、长春、沈阳、大连这4个城市依靠高铁连轴转,我在哈尔滨长春当天往返。”袁小华虽不善言谈,但谈起研究生教育的事情话匣子一下子打开了。

在中科院,博士生导师通常是研究员。去年,近代物理所学位评定委员会经过讨论和论证后,支持资深副研究员带博士,认为这对研究所发展大有裨益。袁小华扶了扶眼镜框,继续说,“要想跟上不断发展变化的新形势,得不断地改革,不能等着让你干啥才开始干,而是没说不让干的,你可以试着干。”

由于受地域的影响,近年来近代物理所招生情况不容乐观。在分散撒网的基础上,袁小华和他的招生团队不仅有策略地进行重点突破,还采用相应的体制机制鼓励导师参与招生,让导师把招生当作自己的事。教育处每年按时公布招生计划信息,供有意向前往高校宣传的导师参考并保证其高效出行。袁小华告诉笔者,“如果导师在招生工作中比较积极,吸引来了更多的学生,比如,他能每年招来2个‘985’高校的推免生,我们可能会奖励他一个额外的招生名额;导师的学生表现优秀,毕业了也会有奖励。所以,近代物理所的老师经常和招生团队一起行动。”

除了在生源上积极调动导师的积极性,近代物理所还向高校学习经验,调动导师培养学生的积极性。

通道:大科学装置承载大梦想

博士在读生万江锋,来自湖北黄冈,目前从事散裂靶相关研究。

“我们所学生深度参与整个研究所工作。大科学装置本身对研究人员的需求是相当大的,选择留在这里,是因为我们都在课题组担任比较重要的岗位。最重要的是,像CIADS和HIAF这样的大科学装置工程错过一次,可能要再等10年。毕竟国家不会经常投入巨资建这些,奥运会四年一届,这比奥运会机会还要难得。”

近代物理所博二在读生吴波,来自江苏徐州,本科毕业于兰州大学。当他第一次来大西北时,流了大半个月鼻血。“我开始内心非常抗拒来大西北。但在成长过程中发现,地域并不是那么重要。如果地域问题与热爱的科研有冲突,可能需要一个权衡,但我会首先考虑自己的专业方向。”目前,他已经承担了近代物理所加速器的日常运行调束任务,面对长年累月地调试加速器,没有节假日,“5+2”,“白加黑”,5班倒,这样高强度的科研任务,他早早地适应了准员工的角色。吴波微笑着说,“比起住在哪里,我们热爱的事业更加重要。”

过去,近代物理所是以相对北京更好的待遇吸引学生,而如今近代物理所却是依托大科学装置,以更好的事业上升通道吸引人才。近代物理所的学生已经不关心几块钱的小恩小惠,而更关心自己的长远发展。

“这里有全世界最好的实验设备,要干一番大事业。”近代物理所博导顾龙说。

“放弃定居香港及优渥待遇来到大西北,原因是多方面的,没什么后悔。”近代物理所研究员杨磊说。

“目前整个研究所的体系是相互贯通的,很多高年级的博士生都已经担任包括‘十二五’规划等大科学装置相关方向的负责人。这种锻炼机会在其他地方不多见。”袁小华认为,西北人才外流使学生成长中的人才天花板相对较高,因此对有志青年而言,这里的上升空间更大。

培养:出国机会比例超过一半

近代物理所依托大科学装置开展国际合作,学生被派往国外培养的机会比较多,出国机会比例超过一半,但最后选择出国的人不到五分之一。“因为国内条件足以支撑学生做好一篇博士论文,而且条件是充分的。只要你愿意做,实际上就可以做到。”袁小华自豪地说。

袁小华博士就读于近代物理所,期间留学德国。在德国的所见所闻不仅对他的生活有着深刻影响,也对袁小华的研究生教育工作产生了影响。“德国Juelich研究中心每年组织一场浩大的国际交流会,提供餐饮和乐队,使得大家有主人翁的感觉。我认同德国人的做法。”

袁小华是第一个把毕业典礼办在研究所草坪上的人,是第一个在研究所草坪上举办冷餐会的人,是第一个在研究所院子里支烧烤炉子的人。2014年袁小华从德国出差归来,在距离2014年研究生毕业典礼还有2天时,袁小华开始策划毕业典礼,把研究生团队拉过来在草坪上办了一个冷餐会。他邀请了所长、导师、自己的学生及兰州分院其他所研究生教育的同事。那天的草坪上,有水果冷饮啤酒,有学生邀请导师合唱的歌声,有学生与所长的畅所欲言。那场毕业典礼迄今还令人印象深刻,成为研究所的传统继承了下来。

有更鲜活感受的是吴波,他师从夏佳文院士和杨建成研究员。吴波说:“杨老师作为HIAF总工,经常给予我们各种指导,比如会平衡各种造价,组织各种研讨会,让学生走出去,因为我们国内加速器制造与国外有一定的差距,那么闭门造车是很难有所成就的,杨老师不断拓展我们的国际化视野。通过各种途径让我们去国外不同学校参加各种会议及交流项目,让国外的专家检验我们的设计。”

师生:有科学意义,借钱也要做

潘冬是一名地道的山东小伙子,本科毕业于吉林大学生物专业,现在近代物理所读博三。目前从事基础研究,主要为临床、仪器研发、各种指标还有模型的构建提供一些原始数据。他对近代物理所最直观的感受便是积极向上,严谨宽松。

“硕士期间,因为实验条件所限做这方面的人比较少,导致无论技术手段还是思路支持都很有限,做到一定程度时感觉路走不通了,然后很沮丧。跟胡步荣老师沟通后,从另一个角度来重新解释这个问题,瞬间柳暗花明。”潘冬表示,自己博士论文《表观遗传调控参与肿瘤细胞辐射应答》便属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胡步荣老师用60多万元人民币的科研经费来支持该课题。胡老师说过这样一句话让我很感动:“只要你认为有科学意义,就是借钱都要做。你不用怕,只要有好的结果,借钱也做。”

潘冬笑着说:“没来近代物理所之前,这些老师都是百度百科上景仰的科学家,真正接触起来他们都十分平易近人。导师在生活上也给予我许多关怀。比如,按时作息不要熬夜,有时候会叫我去打打球,看见我办公室亮着灯会打电话叫我下来去花园一起散散步,聊一聊科研思路等。用一句话概括:亦师亦友。”

与大学相比,研究所的重点是承担国家重大科研项目,但近代物理所的科研工作与研究生培养工作同步进行,只在不同的历史阶段有不同的侧重。总体而言,目前近代物理所的生源在地域上主要来自西北、西南、东北地区;从学校分布而言主要来自兰州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和西北大学等985及211院校;硕士就读后一般情况下会有一半人读博留所。

目前,近代物理所注册博士硕士学生340多人,研究生导师有230多人,具有高师生比特征。高师生比一方面为学生提供了更好的师资和关爱,另一方面也与近代物理所研究生教育改革不无关系。

(作者系国科大记者团成员)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严重干旱为新亚述帝国迅速灭亡埋下隐患 火星探测任务首次公开亮相
有刺植物在中海拔比例最高 首枚虾类琥珀在“石探记博物科学馆”展出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