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郑晋鸣 江勇 来源:光明日报 发布时间:2017/6/14 13:57:03
选择字号:
记王泽山院士:实现科学界的“帽子戏法”

 

 

 王泽山

    【知识人·强国梦】
 
在2016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理工大学教授王泽山凭借着在火炸药领域的杰出贡献,斩获2016年度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这位82岁的院士,继获得1993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和1996年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后,实现了在科学界的“帽子戏法”,成为名副其实的“三冠王”。
 
“我们小时候上的学校都是日本学校,校长、老师统统都是日本人,学校里只允许说日本话。”王泽山说,日伪政权下,很多孩子都不清楚自己是中国人,但无数中国人的奋起反抗,在王泽山年幼的心中埋下救国图存的种子。
 
“我们都不想有战争,都希望世界和平,但是没有强大的军事,就相当于没有自己的国门。”带着这样的信念,1954年,年仅19岁的王泽山报考了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
 
“那时候一般人都不选陆军,更不选火炸药,但是我必须这样选。”回顾自己最初的选择,王泽山很是满意,火炸药是一个国家国防力量的重要体现,“离开它,常规武器和尖端武器都难以发挥作用”。
 
20世纪80年代,王泽山率先攻克了废弃火炸药再利用的多项关键技术难关。90年代,他又成功利用燃料的补偿效应发明出低温感含能材料。这两项发明创新,分别获得1993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和1996年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
 
王泽山并没有停下自己的步伐。他发明了等模块装药和远程、低膛压发射装药技术,突破了美、英、法、德、意五国科学家曾联合耗费巨资、历时多年也无法突破的技术瓶颈,解决了国际军械领域长期悬而未决的难题,并建立和发展了相关理论体系。该项技术也获得了2015年国防技术发明奖特等奖和2016年度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
 
在王泽山的团队中,没有“星期几”,也没有“节假日”,有的只是实验开始与结束的时间。因为实验需要,王泽山和团队成员一年之中大半时间都在野外靶场,一心一意搞科研。
 
“有一次我们在内蒙古阿拉善靶场做实验,室外温度低到高速摄像机都‘罢工’了,王老师还是在外面待了一整天。”王泽山团队的堵平告诉记者,王泽山本身就是一部教科书,“既然选择了,就要全身心投入去将它做好,要去做别人没做到的,做国家需要我们做的事。”
 
至今,王泽山团队已走出超过90名博士研究生,不少人活跃在院校、企业和研究所兵器研究前沿,成为新一代国防科技领军人才。
 
“作为从事科学工作的人,我更加明白科学技术的力量,也深深懂得重要科技领域的优势是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筹码。”王泽山说,“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每个中国人渴求的,也是人人有责的。正是它始终在支撑着我。”
 
    (作者:郑晋鸣、江勇)(插图:郭红松/光明图片)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提出莱姆病快速诊断法 替代医学令癌症患者死亡几率翻倍
成年黑猩猩较少安慰同伴 人工放归或有助于恢复欧洲貂种群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