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思文 叶芳婷 来源: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2017/5/26 10:06:17
选择字号:
93岁教授重登讲坛:不讲课生命就没有意义了

 

近日,一段老教授讲解律诗对联的视频在微博引发热议。这位老教授名叫潘鼎坤,今年已经是93岁的高龄,视频中的他虽已白发苍苍,但声音依然铿锵有力。
 
在西安建筑科技大学的理学院,潘鼎坤已经教了一辈子的高等数学。5月24日,他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虽然自己教的科目是数学,但因为从小受到私塾文化的影响,一直对中国诗词抱有浓厚的感情,在数学课上,他还曾引用李煜的词《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来为学生们解释有限与无限的关系。
 

5月16日讲座现场(受访者供图)

在潘鼎坤眼中,数学是表达自然规律最简单、最准确的方式,而诗则是感情世界最简洁、最透彻的表达方式。
 
“我个人认为,中国的一篇诗词能顶其他的文学作品的一万篇。”提起热爱的诗词作品,潘鼎坤兴致高昂,“李大钊写的‘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这个中国几亿人都知道。但是他写的书和文章,看过的、读过的中国人就少了。”
 
“80年代之后就再也见不到什么好的格律诗了,现在有很多诗也不像诗,对联也不像对联。”这让潘鼎坤有些担忧,“现在内行人写的诗都不太行了。”
 
今年,陕西有位知名的文学家逝世,潘鼎坤参加追悼会时发现,有些文坛名人的挽联中也存在一些问题,“他们都不知道什么是律诗,什么是对联。”这一情况促使他自告奋勇地开办律诗对联讲座。
 
尽管已经是93岁的高龄,潘鼎坤的讲座仍然没有邀请助手,第一节课,他独自认真地准备了好几个月。
 
在潘鼎坤看来,现在市面上流行的各类诗歌鉴赏的书籍都仅仅是向学生们解释了诗歌的基本含义,诗歌的写作规律这个“核心技术”没有传授给学生。
 
因此,在讲座的前期准备中,潘老师不仅注重搜集诗词相关的人物故事,还用毛笔誊写了《中文大辞典》中绝句、律诗平起式、仄起式的写法,在可以不严格遵循平仄规律的地方都画上了红圈。
 

讲课中的潘鼎坤(受访者供图)

5月16日下午,题为“试讲中文对联、诗词中的对称美”的讲座在西安建筑科技大学的教室里进行。能容纳百余人的教室坐的满满当当,听众里既有潘鼎坤原来的老领导、老教授,也有普通的教师和学生,一些毕业的校友也特意从外地驱车前来听讲座。
 
在持续两个小时的讲座里,潘鼎坤从自己的成长历程讲起,带着大家走近唐诗宋词的“平平仄仄”。他没有用麦克风,中间也没有休息,教室里的四块黑板擦了写、写了又擦。
 
在讲座的最后,潘鼎坤的一句“不能让唐诗宋词这样的好东西在我们手里绝了”赢得了全场听众的掌声。
 
“我觉得我们国家的唐诗宋词,非常美,非常有魅力。”潘鼎坤对澎湃新闻说,“我也觉得讲课特别有意义,不讲课我的生命就没有意义了,是可以延年益寿的。站在讲台上,我就觉得很有活力。”
 
【对话潘鼎坤】
 
“古典诗词那么有魅力,应当一代代传一下去”
 
澎湃新闻:您是什么时候退休的?以前是教哪一科目的?
 
潘鼎坤:我退休的时候很早,应该是1996年退休的,但真正离开讲台是在2011年,再此之前,我一直都在上课,但现在每年只讲一两次讲座。之前,我在大学里讲的都是数学,全部是数学课。
 
澎湃新闻:您为什么会想到要给学生们讲授中国古典诗词呢?
 
潘鼎坤:今年,陕西有个非常有名的文学家走了,他比我大4岁,原来是南京大学毕业的。在他的追悼会上,有一些名气很大的人,送了挽联、送了诗,但我发现这些人的名气那么大,地位那么高,却都不知道啥叫对联,啥叫律诗,所以我就自告奋勇的来办这个讲座。
 
在我们中国老一代人里,毛主席、郭沫若、叶剑英这些人的诗词都写的很好。但从上世纪80年代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什么好的格律诗,现在很多诗不像诗,对联不像对联的。而且有的内行写的诗也不太行,我就感到很可怕了。因为我觉得中国的一篇诗词能顶其他的文学作品一万篇,我举个例子,李大钊曾经说过两句话“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这个中国十几亿人都知道。但李大钊写的书和文章,估计现在的中国人看过和读过不多。
 
再举个例子,比如鲁迅作为严肃文学家,写过很多书和文章,但他的这个“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我个人的看法,这两句比鲁迅其他的书影响都大。
 
还有毛主席,1945年他在重庆谈判时就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那首词,当时我们听到了以后都非常崇拜毛主席,就感到这首词胜于千军万马,诗词的力量是无比的强大。我觉得唐诗宋词,非常美,非常有魅力。这是其他国家都没有的。
 
澎湃新闻:您现在给学生们讲的主要是中国古典诗词的哪一部分内容?
 
 
潘鼎坤:我现在主要讲的是律诗对联。对联是对联,唐诗是唐诗。对联的规律现在好多文科的人不知道啊,叫他写对联,他也不知道对联的规律。韵律的要求是很严格的,但很多人都不清楚。我认为这么好的古典诗词,这么有魅力的东西,应该一代一代的传下去,不要断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手上。所以我就想来做个这个讲座。
 
澎湃新闻: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这个讲座的?一次课大概多久?
 
潘鼎坤:没有多久,我现在就讲了一次。上个礼拜二,5月16日,两个多小时。我现在就是试讲。听的人不是很多,一百多个吧,应该有我们的老领导,老教授,原来的党委书记,有教师,有学生。但有不少已经毕业的校友,专门从外地跑过来听。
 
澎湃新闻:您是数学方面的专家,您为了讲这些律诗对联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潘鼎坤:跟诗词有关的人,查一下。讲对联时的人和事,查得到我就查,查不到的就算了。总的来说,还是讲的很愉快的。就是现在我老了,眼睛花,看字不方便。但总的来说,还是很愉快的。
 

正在讲课的潘鼎坤

“我觉得不上课,生命就没有意义了”
 
澎湃新闻:在您讲课的视频中,您提到,“不能让中国诗词在我们这一代绝了”,那您是否认为现代在人们生活中有忽视中华传统文化的情况?
 
潘鼎坤:我感觉现在的教育有问题,现在很多小孩都很会背唐诗,会背很多唐诗宋词,但老师在讲课时不把这个规律教给学生,那么学生会背,但他们不会写。
 
我小时候念的是私塾,就是要先讲规律,要说清楚规律是啥,再去背。但现在老师讲课,很多诗词解释的书都不讲规律,都是讲诗的意境,我从图书馆借的书,这个欣赏那个欣赏,都没有讲到宋词这些的规律,我就感觉这个核心技术没教给学生。
 
澎湃新闻:在未来,除了律诗对联外,您还有打算向学生们讲授哪方面的知识?
 
潘鼎坤:我以前本来是教数学的,我们学院的党委书记说很多学生对数学怕的要死。他就让我也去给学生们讲一次关于数学、微积分的。题目就是我爱微积分。在我眼里,微积分很美、很好。但学生们很怕微积分。我觉得微积分和唐诗宋词一样是有无穷的魅力的。
 
诗是感情世界的最准确,最透彻最简单,最简洁的表达方式。而数学是则是表达自然最简单最准确的方式。一个是思想感情,是诗词;而表达自然规律最准确的,就是数学。
 
澎湃新闻:您现在年纪也比较大了,家人是否支持你继续给大家讲课?
 
潘鼎坤:咋说呢,我的儿女都很孝顺,他们怕我出事,所以我跟他们说,我不会出事,你们别怕。对我来说,现在多讲一节课,我就感到特别有意义,我感到这是可以延年益寿的。我觉得不上课,我的生命就没有意义了。我站在讲台上,就觉得很有活力。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7/5/27 8:35:20 tangminqian
敬潘老先生!读着中国的这种宣传文章,总有不好的预感,觉得某老不久之后会......非常不想说这种话,但是,宣传套路,......
2017/5/26 22:25:07 little2particle
了不起!
2017/5/26 18:23:45 ahuangyulin
值得尊敬!
2017/5/26 11:36:26 zhangxian712
受潘老师的教诲之恩,作为材料人的我,因喜欢数学,直到现在还一直给大学生讲着数学物理方程课程。因为大美数学,爱它永恒。
2017/5/26 11:26:35 zhangxian712
有机会看看我们的潘老师。记得得到考研数学成绩后(过去高数满分100分,我成绩为67分),向潘老师汇报时,潘老师给我竖起过大拇指,我当时是感谢他的辅导,他却说竖起大拇指说我考得好,并说“能及格的都是英雄好汉”
目前已有5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猴子挥石头 贝壳快绝迹 吸烟能改变肺细胞引发癌症
研究揭示热量限制减缓生物钟运转速度 “牙疼”?别怪基因了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