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姜澎 来源:文汇报 发布时间:2017/5/18 13:06:20
选择字号:
闻玉梅院士:传统艺术能给予我科研的动力

闻玉梅(左)与王珮瑜联合给学生上“京剧的普及与当代大学生的人文教育”课。(复旦大学供图)

“如果要说京剧对我的科研有什么帮助,那是瞎说,因为京剧和我研究的病毒根本没有关系,但是在我工作最劳累、心情苦闷的时候,京剧能够让我从传统艺术之美中重新获得动力的来源。”83岁的复旦大学医学院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闻玉梅的话引发全场学生的一阵笑声。前天晚上,在复旦大学书院传统文化月的讲堂上,闻玉梅院士与著名京剧余派传人、国家一级演员王珮瑜联合给学生上了一堂“京剧的普及与当代大学生的人文教育”课。

传统文化塑造人格,影响每个人的成长

闻玉梅院士是铁杆京剧迷,她在北京长到7岁,最常做的事情是陪祖母去吉祥大戏院听京剧。而第一次听王珮瑜的京剧是在上海,当年,同为京剧迷的表哥王元化说要带她去认识一位京剧新人,那就是王珮瑜。

“在我还是个实习小医生的时候,我的业余活动就是学唱京剧。”闻玉梅院士告诉学生,1955年开始,她在华山医院实习,每周哪怕只有半天休息,她也要把这半天用在学京剧上。

在闻玉梅看来,传统文化和传统艺术对她的人生有很大的影响。除了京剧以外,她最欣赏的是在敦煌坚守到88岁的常书鸿。“我在敦煌看到常书鸿先生的字,深深被折服。我在敦煌和他交流过,他说,困难总是不断出现,又不断要克服。这也是我人生的感悟,让我非常感怀。”过世的周小燕先生,也是闻玉梅院士欣赏的歌唱家,“她唱的 《长城谣》,让我感到无数爱国志士和我们在一起。激励人前进,这就是艺术的魅力。”

而她最喜欢的京剧,在她眼中,不仅有音乐,有词牌,还有历史和家国情怀。不论是荀慧生的《红娘》,尚小云的《昭君出塞》,梅兰芳的《生死恨》《抗金兵》《穆桂英挂帅》,还是程砚秋的《锁麟囊》《春闺梦》,打动她的不仅是这些唱词,更是这些戏里的历史和情怀。

她常常会告诉自己的学生:“年轻人不要以为京剧程式化,其实,京剧的很多唱词非常好,表演到位,历史内涵丰富,还有很多知识,这也是为什么我对京剧的爱好保持到现在的原因。”

科学家与艺术家的工作往往是相通的

被戏迷称为“瑜老板”的王珮瑜是建国后专业戏校培养的第一位女老生,过去多年她一直致力于传承和传播京剧文化。此次受邀来复旦,王珮瑜多了一个身份———复旦大学书院特聘导师,未来她将定期到复旦大学来为学生授课。

在课堂上,王珮瑜用京剧的念白念了《赵氏孤儿》中的一段唱词,当她念完时,场上的掌声持续了很久。“念白之所以好听,在于其特别的调和中国传统的语音,这些都是植根于文化之中的。”她告诉学生。

在此次的课堂上,王珮瑜现场表演了一段 《四郎探母》 的引子———“金井锁梧桐,长叹空随一阵风……”本该哀怨愁苦的唱词在她唱完后赢得全场叫好。王珮瑜说:“表现的是这么郁闷的情绪,听众却还要叫好,这就是京剧,听的不仅仅是故事,更是艺术,而其中除了音乐、词牌,还有就是唱腔中蕴含的科学性。”

针对京剧中的科学,她举了个例子:余叔岩当年出名的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他在唱腔中大量运用三级韵,所谓三级韵就是在京剧中连续出现三个发音完全相同的字,那就必须通过三级韵把每一个字的音调都区分出来,并且要根据情感有不同的变化。她当场就带着听众现学了“好、好、好”用三级韵如何表示,而这其中就蕴含着语言学的知识。

得知王珮瑜大量的时间用于在不了解京剧的人群中推广京剧,闻玉梅忍不住说:“现在我和学生谈科学,但是听京剧的时候,我常常会由衷地感到,科学家与艺术家的工作往往是相通的,科学家往往是从观察、发现、释疑到创造,而艺术家则是感悟、描述、传播到升华,这两个过程完全是相通的。”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7/6/7 21:08:11 lanyun1973
很想成为闻玉梅老师的关于乙肝治疗研发的小白鼠,能为社会作做一点事,也算这辈子没有白活
目前已有1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一种基因变异让阿米什人多活10年 大脑训练程序或降低10年后痴呆风险
科学家揭示木星大红斑为何这么红 基因疗法通过病毒载体靶向神经挽救婴儿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