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厚锐 黄辛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7/5/7 14:31:25
选择字号:
吴文俊与上海交大的一世情缘

 

中科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今天发布讣告称,首届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著名数学家吴文俊院士因病医治无效,于5月7日7时21分在北京不幸去世,享年98岁。他的逝世,引起上海交通大学广大师生悲伤无比,表示要学习吴文俊的品格,认真学习,不断创新,为祖国的强盛而努力奋斗。

吴文俊学长是上海交通大学数学系著名校友、中国科学院院士。由于他在拓扑学领域的奠基性工作,并创立了被国际数学界誉为的“吴公式”,于2001年获颁中国首届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2009年,吴文俊学长与钱学森学长、张光斗学长、徐光宪学长一起获得上海交通大学首届“杰出校友终身成就奖”。位于徐汇校区的钱学森图书馆承扬钱学森精神,已广为人知,钱学长的品格和贡献深入人心。在闵行校园,文俊路与学森路一起见证着学校的新发展。

吴文俊学长生于1919年,上海人。1940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数学系。1947年赴法国留学,1949年获博士学位,1951年回国任教。吴文俊学长在拓扑学、自动推理、机器证明、代数几何、中国数学史、对策论等研究领域均有杰出贡献,在国内外享有盛誉。

“我的数学底子是在交大打好的”

谈起年轻时期在交通大学求学、担任助教的经历与见闻,吴文俊学长表示,“我的数学底子是在交大打好的”。他当时读的数学系,加上物理系、化学系的三个班,加起来也不过三十几个人,大学一、二年级是合在一起上课。一年级时在徐汇校园上课,读书、做实验,有较好的学习和生活条件。当时,数学、物理是两门主课。数学由数学系主任胡敦复主讲,他讲微积分,物理是理学院院长裘维裕主讲,用的是自己编的讲义。他们俩都是交大的早期毕业生,长期在交大任教,有着丰富的教学经验,课讲得都非常清楚,威望很高,很受学生的欢迎。裘先生对学生要求很严格,只要有问题,就决不容许草率解决,听过他课的学生都表示受益颇多。吴文俊学长谈到,当年的自己因此也非常喜爱物理,还有陈怀书先生的初等数学、汤彦颐先生的高等微积分和复变函数论、石法仁先生的微分方程和武崇林先生的代数方法论,都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尤其武崇林先生还将自己在数学方面的珍贵藏书借给他,给予他很大的指导和帮助。吴文俊学长说,大学一年级的基础打得非常扎实,学风也很好,更激发了他对数学的兴趣。

然而大二开学前夕抗日战争爆发,交大不得不迁到法租界,借用震旦大学、中华学艺社校舍继续办学。吴文俊学长的大二到大四就是在那里读完的。他回忆说,搬到租界里,办学条件就差了,搬来搬去,也影响教学。一个影响是做实验,一年级的物理实验、化学实验都很严格,到租界后做实验就不行了。还有就是上课,三、四年级一起上课,先上三年级的课再上四年级的课。不过,交大师生在那艰苦的岁月里,还是照样读书、照样考试,从教师到学生,大家都在认认真真地念书、学习和工作,“这种朴实严谨的良好校风使我受益良多”。

吴文俊学长特别指出,朴实的学风是交大办学的一个特色,它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形成的,今后也不能动摇。他同时强调,不能光顾一面,把自己限制在一个狭窄的知识范围里面,应该放眼世界,扩大知识面。各个大学在发展过程中都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办学传统,应该保持其中的优点,缺点要想办法弥补。

1945年抗战结束以后,吴文俊学长在交通大学数学系当了著名数学家郑太朴先生的助教。他回忆说,郑先生不善言辞,当时做助教就是根据郑先生讲的课程,到班上讲讲习题,一个星期有一次习题课,就是每个星期去听听他讲的课,问问他大概怎样安排习题。平日的接触很简单,然而有一天,郑先生特意到吴文俊学长家中,告诉他教育部要招考中法留学交换生的消息,鼓励他去深造,令他又意外又感激。

吴文俊学长表示,在交大的求学经历,对他的人生方向和思想性格的形成产生重大影响。他说,鸦片战争以后,中国人都在寻求怎样救国,怎样走复兴之路,对此,人们有不同的看法,也有不同的表达,但目标是共同的,就是要复兴中华。而大学在这其中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和作用。

心系母校,“殷切期望上海交大成为世界一流大学”

吴文俊学长长期以来一直关心、关注母校发展。2006年,上海交通大学110周年校庆时,吴文俊学长担任校庆顾问委员会主任委员并为母校题词“勇攀高峰再创辉煌”,表达了深切祝福和美好寄愿。

在上海交大百年建校纪念时,吴文俊专程回到母校,看望了老师,与同学们举行了“科学观与人生观”的座谈,用自己的亲身经历,为母校的学生诠释了做人与做学问的关系;在此4年前,他又回母校参加了数学系40届学生毕业60周年联谊会。此后,他又从百忙中抽出宝贵的时间,到交大为母校师生作学术报告。吴老说:“我很少回上海,但是,一旦回了上海我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回母校看看,然后去看望在我的事业中给我带来极大帮助的赵孟养同学,我们之间的友情是非常深厚的,我们在一起常回想起大学时的情景,并可以从他那里了解一些母校的发展情况”。

在谈到对上海交大的数学学科建设时,他阐述了自己的观点:“上海交大是个在工程技术方面很强的高校,而数学在与这些方面有紧密的联系,我们不要太追求纯而又纯的数学,应与某一个方面相联系,比如力学与数学就是平行发展的,我们要看到它们的联系之处,而不要把某一门学科孤立起来,对数学要加深理解。我希望母校能够继续保持朴实无华的学风。”当记者问他对交大的学生最想说的一句话是什么时,吴老回答说:“做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

2008年5月24日,上海交通大学数学系迎来80华诞。数学系系史编撰组组织编写了80年以来的系史——《数学系八十年》,1940届系友、数学大师、首届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吴文俊院士欣然为该书作序,全文如下:

从1928年建立至今,上海交通大学数学系经历了80年的历程。在一代代交大数学人的努力下,继承并发扬了“起点高、基础厚、要求严、重实践、求创新”的交大办学传统,坚持以开创、奉献的精神,致力于第一线教学与科学研究,严谨认真教书育人;在提高学校基础数学教学质量,提高科学研究水平,培养交大优秀人才的进程中,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数学系在庆祝建系80周年之际,组织发掘了几代人办学的历史史实,撰写了往事篇章,记述了80年来办学的艰辛和辉煌;藉以汲取进取的经验和力量,助推未来发展和人才培养,实是一件有意义之举。

我曾经在1936年高中毕业后,以交大理学院第二名的成绩进入数学系学习。对数学产生兴趣是在读大三时,当时武崇林教授给我们讲授《高等代数》、《实变函数论》、《高等几何》等数学课程。武老师讲课形象生动,十分有趣,他不仅追求本质,而且重于解答疑难,精彩极了。从此以后,我就喜欢上了数学。武老师见我对数学有兴趣,就经常从家里带一些数学方面的书籍给我看,还不时地给我“开小灶”,在他的指导下,我的数学确实有了很大的长进。

大学毕业后,我断断续续在中学教了五年书,没有可能系统地研究数学。精神上当然非常痛苦。这时,交大母校的老师和同窗向我伸出了援助之手。1945年,大学同窗好友赵孟养把自己在“临时大学”的郑太朴教授的助教位置让给了我。赵孟养还告诉我,教育部马上就要公开招考“中法交换生”,要我去报考。郑太朴教授(后来我才知道郑先生是我国著名的爱国民主人士,解放前夕经香港转道北京参加筹备新政协会议途中中风逝世,上世纪50年代被追认为革命烈士)也曾专程赶到我家,劝我一定要去试试,否则太可惜了。我不知道郑太朴教授怎么会知道我家地址的,我对恩师和同窗好友的如此热情,真是感激不尽。赵孟养给我的人生和事业带来极大的转机。在他的引荐下,我先后认识了苏步青、朱公谨、周炜良、陈省身等当时数学界的著名人物。如果没有交大郑太朴教授和大学同学赵孟养的指引和热心推荐,如果没有交大朴实无华的学风为我打下良好的数理基础,我不会有今天的成绩。每每回想起这一切,我就会想到母校,想到我的恩师和我的同学。

母校时刻关注着我们,我也时刻关注着母校。我为母校、数学系祝福。祝愿交大数学系在上海交通大学努力建设成为世界一流大学的进程中,继承发扬前辈的优良学术传统,加强自主创新,凝聚力量,积极探索,培养高素质的创新人才,取得高水平的研究成果。“创一流、强特色”,为祖国的数学事业作更大的贡献。

2009年1月12日下午,时任上海交通大学党委书记马德秀专程到家中看望了吴文俊学长,代表学校向吴学长敬送花篮、致以新春的问候。

马德秀书记与吴学长进行了亲切的交谈。马书记关心地询问了吴学长的身体、生活情况,吴学长感谢母校和马书记的问候和关心。当马书记告诉吴学长,2008年国家科技大奖获得者是交大著名老校友徐光宪院士时,吴学长很高兴,并说他认识、了解徐院士。吴学长还谈到上海近几年的发展变化(磁悬浮列车等),马书记邀请吴学长在今年天气暖和、方便的时候回上海和母校看看。2009年5月11日,庆贺吴文俊院士九十华诞暨数学机械化国际会议在北京召开。国际会议代表、中科院领导、中科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领导、数学界十多位院士、全国数学界代表二百多人参加庆祝晚宴。时任上海交通大学校长张杰院士出席庆祝晚宴,代表上海交通大学致辞,并向吴文俊学长赠送学校教师专门创作的国画,以示祝贺。

2010年1月31日,时任上海交通大学校长张杰院士代表学校在北京看望了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我校1940届校友吴文俊院士。吴文俊学长十分关心交大数学系的现状,在听到张校长介绍交大成立致远学院及理科班,专门培养数理方面的拔尖人才时,他为母校近年来的发展感到由衷的高兴。吴文俊学长还提到,自己的父亲是南洋公学(上海交大前身)毕业的,所以一家人对母校有着深厚的情谊,在身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自己一定要回母校,特别是到闵行校区看看。

2010年5月14日,时任上海交大数学系常务副系主任王亚光教授、副系主任李亚纯教授、上海交通大学冠名讲席教授王立河一行三人赴京看望吴文俊院士。吴学长及夫人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并就交大、数学系发展、上海世博等话题进行了深入交流。王亚光主任汇报了上海交大建设一流大学、培养拔尖创新人才的一些举措,并重点介绍了数学系“把握主流,做强基础,做大应用,注重交叉,发展特色”的办学思路和国际高端人才引进的成效。王立河教授向吴老汇报了自己来交大后的科研工作和生活情况。当得知数学系近2年来引进了3名国际知名的冠名讲席教授时,吴老非常高兴。他欣然为母校题字“殷切期望上海交大成为世界一流大学”,期望上海交大抓住新的历史机遇,早日跻身世界一流大学。吴老非常关心母校和数学系的发展,并不时提问,王亚光主任等一一作了回答。最后,王亚光主任代表全系师生向吴老表示良好的祝愿和亲切的问候,并转达了师生期待吴学长回母校访问的愿望。吴老对母校及数学系领导和师生的祝愿和问候表示感谢,他表示自己目前身体健康、精神饱满,在身体条件允许、时机方便的情况下,自己一定要回上海看母校、看上海世博会。

“吴文俊星”,立志投身科研报效祖国

2010年,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施密特CCD小行星项目组发现并获得国际永久编号的4颗小行星,经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小天体命名委员会批准,分别以4位中国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得主——数学家吴文俊(我校1940届数学系校友)、高性能计算机专家金怡濂、航天专家王永志和气象学家叶笃正的名字命名。中国科学技术部于2010年5月4日下午在北京举行小行星命名仪式,吴文俊等4位科学家获颁小行星命名证书和小行星运行轨道铜牌。小行星是目前各类天体中唯一可以根据发现者意愿进行提名,并经国际组织审核批准从而得到国际公认的天体。由于小行星命名的严肃性、唯一性和永久不可更改性,使得能够获得小行星命名成为世界公认的一项殊荣。据介绍,国际小行星中心先后发布公报通知国际社会,将国际永久编号第7683号小行星永久命名为“吴文俊星”;将第100434号小行星永久命名为“金怡濂星”;将第46669号小行星命名为“王永志星”,将第27895号小行星永久命名为“叶笃正星”。

2008年1月19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分别来到钱学森、吴文俊家中,亲切看望两位为中国科技事业做出杰出贡献的著名科学家,代表党中央向他们表示衷心的祝福。消息传到两位科学家的母校——上海交大,引起热烈反响。1月20日,交大举行“向钱学森吴文俊学长学习,立志投身科研报效祖国”学生座谈会。会上,同学们纷纷表示要积极学习两位校友的宝贵精神,立志投身科研报效祖国。

时任交大党史校史研究室主任陈泓老师说,“在以钱学森、吴文俊为代表的一大批交大杰出校友身上,凝聚着交大人的精神和文化传统,这是学校宝贵的精神财富。因此,近两年每逢新生入学,学校党委书记都会为他们上一堂校史课,让他们领悟作为交大人对社会、对国家、对民族所应该肩负的责任。”

时任数学系系主任王维克说,“胡锦涛总书记看望交大的两位校友,体现了党对科技人才的重视,让我们这些知识分子很受鼓舞。交大的目标是建设世界一流大学,而一流的理科是建设一流综合性大学的基础,数学系应该抢抓机遇,实现在更高水平上的发展。”

此外,在饮水思源BBS上,同学们贴出了相关新闻和两位科学家的资料,发帖表示对两位校友的赞赏和敬佩。一位网友道出了大家的心声:“他们是交大的骄傲!科学家们才是真正的英雄、偶像,祝他们身体健康!”

2010年8月7日上午,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先后登门看望了为我国科技发展和现代化建设事业作出重要贡献的何泽慧、吴文俊、朱光亚、王大珩先生,向他们献上寓意吉祥和祝福的鲜花,致以深情的问候和良好的祝愿。

上午近10时,温家宝来到吴文俊的新家。走进客厅,看到墙上挂着一幅吴老的油画像,温家宝仔细端详,并称赞说:“这幅画非常好,不光形似,而且神似。”

温家宝搀扶着吴老在沙发上坐下,问道:“您今年有91岁了吧?身体都挺好?”

“是的,我很好,现在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一百岁的老人多的是。”鹤发童颜、精神矍铄的吴文俊笑着说。

“您现在还做学问吗?”温家宝问。

“还做一些。”吴老回答说,“我要向我的老师陈省身学习,他直到去世的时候还在研究问题,真的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我不仅要死而后已,还要死而不已。”

听到老人乐观自信的话,客厅里响起阵阵笑声。

温家宝问吴文俊:“您觉得中国数学现在在世界上处于什么水平?”

吴老回答说:“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中国有很多在数学上很出色的人,得到了国际数学界的承认。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是中国的经济发展了。”

“您讲了一个很重要的道理。”总理点头说,“哪个国家要领先,关键是靠人才,还要有经济实力。”

吴文俊话语里充满自信:“现在科技发展很快,以前我们总是跟着人家,现在我们应该自己闯出一条路来。我看我们也可以赶超发达国家。”

“只要有人才,有志气,相信我们一定能够做到。”总理坚定地说。

总理非常关心吴老的日常生活。吴文俊告诉总理:“我平时除了搞搞数学,还喜欢看小说,主要是看历史小说。”

吴老的儿子插话说,父亲还喜欢看电影,前不久还自己一个人打车去附近的电影院看了《唐山大地震》。

温家宝说:“搞数学的人要甘于寂寞,其实人并不寂寞,您平时还用历史小说和电影来调剂。您为我国的数学事业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我只是希望能多作点贡献。”吴老谦逊地说。

“您要保重好身体。我们今天就确定个目标,您要活过一百岁。”温总理笑着和吴老约定,“还有一个目标,就是数学水平要超过发达国家。”

吴老笑着点头说:“现在老年的概念应该改变了,以前50多岁就是老人,现在100岁不算老。”

吴文俊的话,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温家宝和大家都会心地笑了起来。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新研究让你“听”到新冠病毒 追踪废水辨识新冠病毒
大豆开花和高产背后的微观世界 全球首个高质量山苍子基因组图谱成功组装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