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晨阳 王佳雯 王卉 张行勇 彭丽 鲁伟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7/3/20 19:25:46
选择字号:
疯狂的电动车系列报道:电动车缘何成“疯”

 

电动车开得快不快?

“在我印象里,电动车总是开得很快,也不太遵守交通规则。”西安交通大学工作人员、30岁的刘女士说,“特别是送外卖的电动车,见缝插针、随意变道,我有好几次都差点被撞到。”

同在西安交大的研三学生小朱却觉得,外卖小哥的电动车来总是姗姗来迟,“送饭还不够快。”

这样的认知反差背后,是低速电动车(电动自行车、摩托车、三轮车、微型车等)的尴尬处境。一方面,电动车是不断增长的“刚性需求”,作为短途出行及运输工具,人们期望它更快更便捷;另一方面,它又是法理认可模糊的灰色地带,作为交通管理上的“黑户”,人民希望对它加强监管、杜绝滋生的安全隐患。

乱象丛生 见怪不怪

为一窥国内电动车的乱象,《中国科学报》记者日前选取北京、西安、成都、武汉等一二线城市,进行了实地调研。

记者在北京市朝阳北路常营地铁站附近蹲守发现,半小时内,西向东方向的机动车及非机动车道上,共有98辆商用电动自行车或三轮车、46辆自用电动自行车经过。商用电动车多是外卖车和快递车,其中也出现了5辆用于载客的电动三轮摩的。

这些经过的电动车中,有32车次出现了逆行、在机动车道行驶等违规行为。多辆摩的直接行驶在机动车道上,为了载客而频频随意停车。其中一辆摩的突然停车,导致后方汽车刹车不及,并与之发生了剐蹭,造成交通拥堵。由于是冬天,这些电车骑士们往往捂得严严实实,既听不清后面汽车的鸣笛,驾驶反映也失去灵活性,让路人看得胆战心惊。

在武汉市繁忙的江汉路步行街江汉关路口,正值某工作日的中午时段,短短5分钟内,就有68辆电动车来回通行,其中15辆是快递和外卖电动车,10辆是载客车。其中有8辆电动车未按交通信号灯指示随意变道横穿马路,制造了一次次的“危险时速”。

同日同时段,在成都市最繁华的IT产品销售地带——磨子桥,从十字路四个方向来往的电动车,已经达到了每分钟30多辆。据执勤交警姚警官介绍,电动车擦挂、撞倒行人或因搭载过多而翻车是常见的事故类型之一。

他执勤过程中,就处理过两起印象深刻的事故。去年9月,一名中年男子驾驶无牌照电动车在路口遇到一辆轿车右转,由于电动车行驶过快,一头撞向轿车尾部,导致驾驶电动车的男子受伤,送医后抢救无效而身亡;另一起事故则是电动车载人逆行,与货车相撞,骑车人与乘车人当即身亡,电动车驾驶人承担事故主要责任。

同样在工作日午间,西安市兴庆路十字口和交大电脑城附近路段,记者粗略统计,一小时内经过的电动车达到613辆,其中自用电动车538辆,商用电动车73辆。有些电动车上驮载了捆扎起来的箱子或成摞的卫生纸,摇晃着在路边停靠的车辆与行人之间穿行。记者发现,在这段颇为繁忙的时间内,有两辆交警的巡逻车曾经过此处,但警察并未下车进行治理。

在上述调查路段,电动车不仅数量庞大,而且超速、逆行、变道、闯红灯、占用机动车道和人行道等违规行为非常普遍,而电动车改装和电动车超载的情况也不在少数。在一些地区,交警并没有积极投入到交通秩序执法的工作中,似乎已经默许了这些情况的存在。

伴随乱象而来的,是不容忽视的交通事故发生率。记者从广东省自行车电动车行业协会获得一份深圳市电动车交通事故的调查报告。报告显示,从2016年1月1日至11月30日,深圳市共发生电动车交通事故共376起,占全市交通事故总数的31.92%。而在北京,仅2015年一年,涉及电动二轮车的事故就高达3.1万余起,死亡113人,伤2.1万余人,在伤人事故中占比接近四成。

“爱恨交加”电动车

2016年8月,国家自行车电动车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曾公布一组数据:北京市场电动自行车保有量已达到300万辆以上,且每年还在以15%的速度不断递增。

关于电动车安全隐患的报道频频出现,为何人们对它依旧青睐有加?上班族通勤,接送孩子,老人代步,外卖快递运输……在日常生活中,有许多“1-20公里”范围内的出行需要。在满足这些需求方面,电动车无疑具有不可替代的优势。

武汉市民田先生说:“我用电动车十几年了,看的就是它使用方便,环保低碳,价格不高,充电还便宜。”

京东快递的快递员刘勇也对电动车依赖程度很高。“公司不配车,电动车经济实惠又方便,大街小巷都能跑,送货也快。”他还向记者展示了他堆放包裹的方式,两个蓝色大塑料篮上下垒起,能装下不少货物。

在房产中介公司上班的代安忠(音)则表示,电动车是她最为方便的代步工具,既避免了公共交通的拥挤,还不用考驾照。“不用担心哪天限号限行,最重要的是带客户看房也非常方便。”她说。

当记者询问西安市一名外卖配送员李先生“有没有可以替代电动车的送餐交通工具”的问题时,他的回答斩钉截铁:“没有。”

广东省自行车电动车行业协会副会长杨华认为,尽管都是为了解决中短途出行问题,但是电动车和自行车的使用人群有着明显的区别。“骑自行车的人多为健身、休闲,但骑电动自行车的人都是为了赶时间,为了谋生存。”他对《中国科学报》记者强调。

41岁的摩的司机赵永刚是西安这个省会城市的外来打工者,他家在农村,家里有两个孩子。为了补贴家用,他于2012年花3000多元买了一辆电动三轮摩托车,干起了载客营生。因为属于非法营运,他曾经被警察当街抓住,到交警支队交了300元罚款。但一交完罚款,他就回来继续跑生意。

有调查显示,用电动摩托车载客的人,大多是城市下岗职工、城中村失地农民和外来打工者。生活压力下,他们必须抢客源、赶时间、多拉快跑。太温文尔雅,太遵守交通法规就会“拉不下活计”,也是这一人群较为普遍的观点。

北京某设计公司员工赵松(化名)对电动车可谓爱恨交加。一方面,为了工作和出行便利,赵松对黑摩的等电动车有着依赖,并不希望政府完全禁止电动车上路;另一方面,他也有私家车。作为一个机动车车主,他实在厌烦这些“横冲直撞”的家伙们。

被漠视的行业黑洞

在采访中,很多电动车使用者表示,无论什么交通工具都会有安全风险,“关键还是看驾驶者的素质”。但事实上,电动车成“疯”真的仅仅是消费者的个体行为所导致的吗?

西安市某品牌电动摩托车销售商方达(化名)深切感到,相对于电动车的旺盛市场需求,当前城市对电动车的规划与管理却显得非常滞后。

他向《中国科学报》记者反映,面前国家在电动车的行驶道路、停放、充电、处罚等方面都缺乏相应的规范与标准。一旦发生状况,还很容易出现乱处罚的现象。“正规牌照原本是加强管理的重要措施,然而给电动车上牌照,周期既长,又缺乏监管,这就导致假牌照屡见不鲜。”他说。

方达介绍,在西安,电动车一旦被盗,十有八九找不到。一方面市场需求大,另一方面监管跟不上,以至于形成了一条电动车偷盗、销售的灰色产业链。同时,电动车甚至成为部分管理部门的敛财之道,因为电动车主大多为弱势群体,遇到环境及经营秩序执法而车辆被罚没的情况,多数只能忍气吞声,或者花钱找关系赎车。

记者调查了解到,关于电动车的国家标准可以追溯到1999年出台的《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该标准沿用至今,未曾更新,其存在的瑕疵导致一些“打擦边球”的产品不断出现。例如,标准规定“电动自行车最高车速应不大于每小时20公里,整车质量应不大于40公斤”,已与市场实际情况已严重不符,于是一些越做越大、越做越重的电动车充斥在城市的大街小巷街。

通常而言,正规厂家生产的电动车出厂不会超速,但有些商家只要花几十块钱的成本,把控制器一换,就可以实现“提速”的目标。

非正规生产的电动车也总有市场。“饿了么”送餐员苏先生告诉记者,他们公司主要与国内某知名电动车品牌合作,员工可以通过分期付款的方式购买该品牌电动车。但只要存在选择的余地,送餐员往往更愿意自行购买更加便宜的车辆,这就给部分三无电动车进入一些行业提供了机会。

“名牌电动车有比较严格的限速,一般时速也就是30到40公里。但是不少非正规品牌的电动车能够轻松达到60公里的时速,这就不太安全了。”苏先生说。

颇具戏剧性的是,很多城市施行的“禁摩限电”政策,反倒有可能增加电动车事故的发生。一些惯于走机动车道的电动车司机表示,由于在路边骑行容易被警察抓,因而他们更倾向于选择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电动车的发展应当得到政府支持,予以严格管理,而不是一刀切地禁止,更不能把所谓的‘限’变成变相的‘禁’。”广东省自行车电动车行业协会副会长杨华认为。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合成虹膜堪比人眼 美洲豹照顾孩子方式灵活多样
超强力胶水可帮助建造软体机器人 中国科协年会举行先进材料创新展览会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