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左萍 沈春蕾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12/18 9:53:04
选择字号:
绽放在强磁场科学中心的“铿锵玫瑰”

 

■本报通讯员 左萍 记者 沈春蕾

在中国科学院强磁场科学中心的水冷磁体调试监控室里,几个年轻的姑娘正在盯着监控屏,看似枯燥的数据和曲线是她们工作的核心内容。

姑娘们来自磁体运行与实验测量部,这个部门属稳态强磁场实验装置的支撑系统,她们的工作就是保证技术支撑系统建设的方案设计、采购安装、调试过程顺利进行。通过工作历练,姑娘们已经成长为强磁场科学中心的“铿锵玫瑰”。

全角“2”导致的故障

今年9月,稳态强磁场实验装置顺利通过国家验收。9年时间,稳态强磁场实验装置研制团队实现了最初的梦想。

在成绩的背后,还有一群默默奉献的技术支撑人员。李芳,一个文静的姑娘,她负责中央控制系统的监控和操作软件的开发和优化。

每次实验启动,李芳就会盯着中控的监控界面,查看系统自动化运行流程中的“设置运行参数”“开阀”“合闸”等一系列操作是否正常完成,当磁体启动成功、系统显示为“正常运行”时,李芳才暗暗松一口气。

当然,并不是每次实验启动都能一帆风顺,一旦有异常,需要监控人员迅速检测定位故障,并尽快排除故障,确保实验能正常进行。

“有一次,实验用户的客户端软件无法连接到服务器,各项设置检查后均显示正常。”李芳回忆道,反复排查后终于发现有个参数中的数字“2”有异常,是在全角输入法状态下输入的,“尽管看上去都是数字2,但系统识别会出现问题,只有充分熟悉系统才能快速定位故障。”

在磁体调试运行的紧张时刻,李芳和其她姑娘们一起解决一个又一个难题,克服一个又一个艰难时刻,有时甚至备受煎熬几近崩溃的边缘。

“走投无路”的虐心排查

在4号水冷磁体标定参数实验中,去离子水冷却系统在流量增大、温度下降过程中,电阻率发生大幅振荡,最低点已经小于5兆欧,而实验要求电阻率为18兆欧,实验被迫终止。

磁体调试在即,不能因为水的问题而耽搁。大大咧咧的仇文君一脸严肃地扎进了查找问题的状态。

首先是检查水泵,四台水泵两两组合给4号水冷磁体供水,结果问题依然存在,水泵问题排除;接着隔离磁体,水系统内部自循环,现象不变,磁体因素排除;再接着在对水循环回路上6个电阻率仪波形检查时,发现有一个电阻率仪发生水质跳变,可是其周围设备没有任何变化。

仇文君用“走投无路”形容了当时的状态。这时候有人提醒她要“think out of the box”,意思是不能钻进牛角尖出不来了,要超脱一点跳出来看问题。于是,仇文君把该电阻率仪附近的用于稳压的缓冲罐隔离再实验,结果问题解决了。

这时候,回头翻看当时的记录本,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查找问题过程中的各项参数、图形。当天,仇文君将自己的QQ签名改成“山穷水尽,柳暗花明”,后面不忘带了个笑脸。

“巨无霸”水罐的守护人

如果不是熟悉的人,很难将身材娇小的唐佳丽和水冷系统设备大厅两个6000立方米的大型蓄水罐联系在一起,她的身材和所负责的巨无霸设备反差有些大。

在水冷系统设备建设过程中,唐佳丽完成了蓄水罐的招标、建设、调试和验收工作,为了提高蓄冷量,延长水冷磁体的实验时间,她还专门采用自然分层法对水蓄冷的系统运行模式、布水器设计等进行了深入研究设计。

唐佳丽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针对每次磁体实验计划,水系统的源头工作就是要蓄水充足,第一时间进行蓄水制冷的工作,制备充足的6℃左右的冷水。”

然而,每次实验计划制定之后经常没有充足的蓄水制冷时间,因此加班就成了唐佳丽的家常便饭。此外,她还需要对制冷过程进行不断优化,包括冷却塔风机变频改造、冷水机组远程控制等等。

如今,唐佳丽已经记不清水冷磁体运行实验做过多少次,但她对于在制冷过程中所有可能出现的故障以及如何恢复都已了然于心。

“年轻人不要怕犯错误,要懂得积累经验,要做自己那个领域的行家里手。”前辈的教导让唐佳丽至今铭记在心,她也坚信乐观可以面对一切故障,自己可以从容地将故障解决。

目前,强磁场科学中心已经建成3台场强创世界纪录的水冷磁体,建成场强排名全球第二的40T级混合磁体,还将向45T的世界纪录发起冲击。工程建设有很多未知因素,未来,这些年轻的姑娘将承担起更多重任。“铿锵玫瑰”将继续盛开在强磁场科学中心,散发着独有的芬芳。

《中国科学报》 (2017-12-18 第6版 院所)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我国发现体内保存蛋壳的中生代鸟类化石 调查称地热发电厂引发韩国地震
科学家抗议英国脱欧 2019年世界气象日开放活动启动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