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沈春蕾 吴琳琳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12/11 8:52:18
选择字号:
中科信息从国立科研机构到上市公司“华丽转身”

 

■本报记者 沈春蕾 通讯员 吴琳琳

从我国第一台电子票箱、第一台电子表决器、第一台会议报到机,到放置在十九大会场中身着“中国红”的电子票箱,这些产品均来自中科院成都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信息)。

今年7月28日,中科信息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成为中科院首家整体转制、整体上市的科研机构。日前,中科信息董事长王晓宇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科信息从科研机构到上市公司的‘变身记’,将为中科院乃至全国央级整体转制科研机构的创业发展探索出一条新路。”

凤凰涅槃重获新生

改革开放以后,中科院成都计算所(中科信息前身)作为20世纪90年代初设立的成都市科技一条街的首倡者,所内部分研究室人员就曾试探着“下海搏浪”,以响应科技服务国民经济的号召开发产品,或通过开办公司参与市场竞争。

虽然成都科技一条街的变迁也见证了四川电子信息产业的发展,但成都计算所科技人员的“下海搏浪”却没有带来预想的研究所发展。

王晓宇指出:“当年由于体制与观念等因素,加之成都计算所科研方向众多、力量分散,多年来始终没能取得大的突破和进展,所有的产品开发没有变成商品,难以形成产业规模。”

进入90年代末,中科院成都计算所出现了上下两难的尴尬局面,有人把当初研究所的处境形象地称之为“搞科研如坐针毡,进市场如履薄冰”。

为了探索市场经济条件下应用开发型研究所发展新模式,加快科技成果转化,成都计算所按照国家关于深化科研机构管理体制改革的要求,根据中科院党组的决定,于2001年6月整体转制为有限责任公司。

时任中科院院长路甬祥在贺信中说:“成都计算所完成了凤凰涅槃的艰苦历程,实现了由研究机构向具有自主创新能力的现代科技型企业的历史性转变,走上了新的发展阶段。”

王晓宇认为,“凤凰涅槃”形象地说明了成都计算所当年转制的艰辛。作为一个有着40多年历史的科研单位,“成都计算所不仅存在着较多历史遗留问题,在市场竞争和企业化管理方面也存在着先天不足,转制之初的各种变动让公司正常的经营管理秩序又受到极大干扰。”

王晓宇回忆,成立仅三个月的中科信息便进入了一个意料之中却又是出乎意料的“动荡期”,一个重要业务部门的主要负责人携技术和营销骨干团队集体辞职,还带走了部分业务。“雪上加霜的是,离退休人员也因待遇、社会保险等问题意见纷纷,使公司正常的经营管理秩序受到严重干扰,职工中弥漫着离开院所体制的失落感和对公司前途未卜的恐惧感。”

以人为本搏击市场

面对困难与挑战,中科信息坚信“发展才是硬道理”。

首先,公司成立后,中科信息从破除“课题组”模式入手,构建起以事业部为主体的利润中心。王晓宇介绍,中科信息在转制之初坚定地完成了由“所长负责制”向法人治理结构的转变,构建起现代企业制,并将原来的6个研究开发部门整合为4个事业部,构成了公司的利润中心。

中科信息在给事业部(分公司)充分授权的同时,着重在人、财、市场三方面对利润中心的经营状况进行调控,并推进“一套制度、两个体系”建设,在随后几年内完成了由科研管理制度向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的转变。

其次,中科信息以市场需求牵引技术创新。王晓宇表示,多年的研究所体制下形成的“重技术轻市场、重成果轻效益”是当时科研人员的一贯做法。生存是转制后的公司面临的最为迫切的现实问题。为此,中科信息坚决破除“以我为主”的科研观念,改变“自由组合”的研发模式,明确了重点在产业化、技术扩展与嵌入、特色技术三个方面实现自主创新,逐步构建起以应用基础研究、应用技术研发和行业应用产品研制于一体的研发体系。

第三,“以人为本”是中科信息人才队伍建设的准则。为尽快改变转制之初公司人才队伍面临的“三多三少”(即:行政管理人员多,经营管理人员少;服务人员多,市场人员少;一般技术人员多,骨干技术人员少)的局面,中科信息实施优胜劣汰,及时疏通人员流动的“进出口”。

转制以来,中科信息的产品特色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服务国家重大需求。中科信息数字会议系列产品为党和国家重大会议选举连续成功服务35年,并开创了高速图像机器视觉技术在我国印钞行业应用的先河,成为特种印刷行业重大检测设备的研发、制造提供商。二是推动传统产业升级。中科院院士张景中领衔的人工智能技术专家团队不断创新,在计算机自动推理理论研究的基础上进行高速机器视觉、智能分析技术的研发,面向行业需求提供信息化整体解决方案、智能化工程和相关产品与技术服务。转制后的中科信息经过16年的发展,连续多年经营绩效综合考核评价名列中科院直属控股企业前列。

二次创业再次起航

王晓宇说,如果把2001年中科信息的整体转制比作“凤凰涅槃重获新生”,那么公司在深圳交易所创业板的成功上市就是“二次创业再次起航”。

2004年12月,中科院相关领导首次提出了中科信息要适时启动股改上市工作的希望,这也为所有中科信息人埋下了上市梦想的种子。

王晓宇指出:“由于整体转制于科研单位,中科信息所背负的众多历史遗留问题也是横亘在上市之路上的障碍,刚刚度过生存期的经营状况也使得股改上市仅仅是一个梦想而已。”

于是,中科院和国科控股用了8年左右时间,实实在在地解决了中科信息一系列历史遗留问题,使其轻装上阵,取得了经营业绩的快速发展、历史遗留问题处理、战略投资者引入三大成果,也为中科信息实现股改上市奠定了基础。

2013年4月,中科信息顺利完成了股份制改造,进入到申报冲刺阶段。其间,中国资本市场经历了2次IPO暂停,排队企业多达600余家,形成了IPO“堰塞湖”。直到2015年2月,中国证监会正式受理了中科信息的首发上市申请材料。2017年7月28日中科信息终于如愿上市。

王晓宇最后指出,转制赋予成都计算所新的发展机遇和创新活力。中科信息的改革和创新实践证明,国家关于应用型研究所转制、改制的决策和推进科技成果产业化的一系列措施是正确的、符合研究所发展实际的;应用型研究机构转制为现代科技型企业是可行的,是有广阔发展空间和市场前景的。

《中国科学报》 (2017-12-11 第6版 院所)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机构改革后,如何保护“保护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