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韩扬眉 徐竞然 刘平平 来源:《国科大》 发布时间:2017/12/4 13:15:39
选择字号:
国科大工程科学学院:教学督导动真格

 

编者按:

“教学督导是一项基础性的工作,督导组一方面要发现教学中存在的问题,同时还要善于发现优点和特色,培养一批名师,发掘一批优秀课程和教材。”工程科学学院院长李家春院士认为,这是提升教学质量和人才质量的关键。

什么是教学督导?教学督导由谁来做?如何开展?对国科大“科教融合”有怎样的意义?国科大工程科学学院正在探索一条特色之路。

2017年10月17日下午,在中国科学院大学(以下简称“国科大”)工程科学学院授课教师谢季佳的《力学实验原理与技术》课堂上,多了两位稍显年长的“学生”。他们坐在教室后排,全神贯注地听着课,在厚厚的本子上记着笔记,花白的头发格外显眼。

其实,这两位“学生”是工程科学学院教学督导委员会的成员洪友士和童建忠,他们此行是为提升课堂教学质量而来。

“要想建设一流的大学、一流学院,教学质量和人才质量是很关键的,教学督导的意义也在于此。”工程科学学院院长、中国科学院院士李家春谈到开展“教学督导”工作的意义时说。

发现并解决教学中存在的问题

国科大工程科学学院成立于2015年7月18日,由中国科学院力学所主承办,是第一所由中国科学院跨区域的8个研究所联合承办的二级学院。为进一步推进“科教融合”成果、提升教育教学质量,2016年12月28日,工程科学学院决定对所有课程来一次“大检阅”。

“通过参与课程和教学,采用新的考察手段与新技术,发现教学中的好方法和存在的不足,积累优秀教学经验和教学方法,对存在问题的课程进行改进,以逐步完善课程体系与教学培养质量。”李家春在督导委员会成立大会上指出。

“同样的课程,学生听和老师听的效果是不一样的,后者是同行之间的交流,不仅能听出来课程的好坏,更能听出来课程的主要问题。”工程科学学院马石庄教授的《应用偏微分方程与科学计算》课程被列入到2017秋季学期的名单之中,在开学之初便被督导。

工程科学学院为教学督导的实施做了前期准备工作。学院组织对师资队伍、教学系统、课程体系等情况梳理后,认为“检阅”课程势在必行。他们专门成立督导委员会,制定了工作章程,将提升学院教学质量落到实处。

“讲了几十年的课也可能会有问题,对年轻的教师更是有益。教学这件事一定不能马虎。”李家春提到,目前在教学岗位上的教师,有些是曾经在研究生院时就授课,有着丰富经验的老教师;有些则是教学经验比较少的年轻教师,或是刚刚从科研岗走到教学岗,担任新增课程的教师,他们的课程都被列入了督导名单中。教学督导委员会主任洪友士说:“两者讲课的特点和优势不一样,弱点也不同,如果只是老师凭自己的感觉讲有一定的局限性。”

“教学督导委员会责任重大,要做到发现问题、报告问题、解决问题,发现和肯定好的教学方法,改进有问题的教学方法。”洪友士说,今年春季学期督导工作正式开始,已经成功地督导了春季学期的10门专业课程,“我们积累总结了一定的督导经验,秋季被确定督导的还有10门课程,最终要在2~3年内完成对工学院所有开设的专业课程全覆盖、系统性的督导。”

谁来督导?如何督导?

工程科学学院的督导委员会可谓阵容强大。共由10名成员组成,他们来自不同研究所以及校本部的不同专业,是“科研教学的双料好手”。主任由力学所原所长、学位委员会主任洪友士院士担任,副主任由工程热物理所聂超群研究员和国科大校本部张年梅教授担任,委员包括国科大校本部李骥教授、理化技术研究所李青研究员、力学所孙泉华研究员、电工所童建忠研究员、国科大校本部于华教授、国科大校本部余永亮教授、力学所张吟研究员。

制度不流于形式,除了强大的团队,还需要雷厉风行的执行力。

谢季佳在临下课前,给同学们布置了一道讨论题,洪友士和童建忠也加入了旁边同学的讨论小组,聆听同学的思考、发表自己的观点。课后,洪友士、童建忠和谢季佳一起到教师休息室,针对现场授课情况进行一场近半小时的交流。

“整体讲得非常不错,每一种研究方法都结合了案例,我觉得如果能补充上为什么要研究这个问题,以及相关的历史发展脉络就更好了!另外,光纤光栅那部分PPT和讲义上有一处图不一致……”洪友士和童建忠从现场教学流畅度、讲解合理性、课堂内容、授课方式、学生接受程度、PPT制作、板书书写、互动气氛等各个方面提出了建议和意见。谢季佳也给出了相应的反馈,并将他们的看法记在了自己的本子上。

“当场面对面的反馈交流更为直接,很坦率地把作为听课教师的感受表达出来,能够探讨更充分到位”,通过春季学期课程督导的实践,洪友士总结出了经验。当面沟通过后,还要在《教学督查记录表》中成文,于学期末汇总到督导委员会的总结会上,进行全体讨论。

洪友士将教学督导工作总结为“三步走”:大纲审阅、随堂听课、与授课老师交流反馈。每学期初,教学督导委员会开会以审定课程的教学大纲,同时给出意见。随后确定督导的课程,以学科相近为基本标准,分配教师前去督导。如果是授课团队进行授课,则每名授课讲师的课程都要被听一次课;如果只有一名教师完整授课,那么至少需要听课两次以对比课程教学水平是否有所提高。在听课完成后,督导教师与被督导教师即时交流沟通。

直击痛点动真格

“引因子的关联维度讲得比较清楚,但维数拓宽的概念还是要讲的。”

“部分内容讲授照本宣科,有些内容专业性很强,讲述是介绍性的,建议提炼归纳,同时介绍装备原理要先给出图片,然后再给结构剖面或框图。”

“强调物理概念和推导的逻辑以及背后的假设。对固体力学有全面的把握和深入的讲解。”

教学督导并非只讲好话,不讲缺点。在《教学督查记录表》中,课程的优点被发现并予以记录,同样地,如果有不足之处也会被“不留情面”地直接指出,没有不痛不痒的“废话”。

从2015年至今,工程科学学院新开了约10门课程,在今年更是收到了23门新增课程的申请,但是最后经过学院评议也只通过了5门。

在谈到被洪友士、聂超群老师督导的情景时,马石庄说:“我们已经认识很多年了,是非常熟的朋友,但是当他俩非常严肃认真地指出对课程的建议时,我还是很紧张的。世界上的事就怕认真嘛,从这件事我看到了教学督导的希望。”

采访过后,马石庄在食堂用10分钟吃了碗大份馄饨就赶去了教室,今天他的课没有人督导,“但是更得好好讲,想要提高教学水平还可以自我督导,自己拿手机录下来,自己听。”他认为教学督导不仅能够弘扬认真之风,还可以让老师们有自我提高的意识。

虽是督导,但绝不搞突然袭击。在《工程科学学院教学督导委员会工作章程》中明确规定了“由督导秘书提前一周告知授课教师”。“这对老师也是一种尊重。”督导委员会秘书杨猛说。

督导建议也不求多,一两条真正有助于课程改进的即可。在洪友士看来,“督导”就像“巡视”,需要发现问题并报告问题,“通过了解调研要看到问题,没有看到就是失职;然后要表达报告出来,没有报告出来就是渎职。”

出教学成果 育教学名师

李家春强调,教学督导工作除了找问题,还要善于发现优点和特色,培养一批名师。与其他高校相比,国科大建校时间短,尚未参评国家教育类的奖项,在“教学成果奖”方面稍显不足,“教学督导是一项基础性的工作,我希望督导组能够对学院申请‘教学成果奖’提出建议。”

在李家春看来,这个奖项背后展现的是高质量的课程和优秀的教师。今年年初,洪友士获得了学校的“教学成果奖”,工程科学学院为6名教师颁发了学院的“教学成果奖”,“这对岗位教师也有促进作用,有了长时间的积累,在未来能出一批名师、优秀课程和优秀教材。”

李家春自信地说,国科大的教学质量绝对毋庸置疑,甚至更有特色。“与其他学校的区别,就在于我们能够与‘国家重大需求’有更紧密的结合”,他提到,工程科学学院研制的国际领先的高超声速复现激波风洞JF12,和参与气动设计的“和谐号”“复兴号”动车头型被作为优秀案例列入了课程讲义当中。

在平常的教学中,授课教师会把这些大工程、前沿技术作为讲授的知识点。“这是继承了钱学森工程科学思想,以基础科学理论为指导,以工程实践为导向,让学生们能够把工程科学马上应用到现实工程中去。”李家春说。

“老师们也在努力着,把课越教越好”,看到课堂上来了督导老师,同学们也表示了认可和赞赏。

“教学相长,教学是一门艺术。”在马石庄看来,“在科学的什么时间、谁发现了什么是课堂上要教的东西;而做研究则是,在科学的特定时刻发现一个科学的特定东西、由你发现。这二者是对应的,只有讲好了课,你的学生才能做出来成果,掌握做成果的方法。”

(作者系国科大记者团成员)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美基因驱动研究再陷丑闻 法国气候项目吸引大量国外人才
海绵状晶体使天然气汽车更易储存燃料 古代扁虱吸食恐龙血液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