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宗华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7/11/25 12:03:19
选择字号:
心灵的改变
科学家正试图提前预测精神病并且预防它

心理学家Rachel Loewy一直在探寻如何在年轻人中预防精神病。她正在向研究合作者展示一款涉及认知训练的新软件。图片来源:SUSAN MERRELL/UCSF

1995年,当Rachel Loewy还是美国埃默里大学的一名本科生时,她协助开展了一项研究。在心理学系大楼里,Loewy手里拿着夹板坐在那里,并对大脑健康状况开始恶化的青少年进行访谈。一些人听到有人在窃窃私语,其他人则幻想老师能读出他们的想法,或者当他们走到大厅时,同学在盯着他们并希望其受伤。

这些青少年被诊断为患有分裂型人格障碍。这是一种会发展成精神分裂症的疾病。作为最折磨人和最被污名化的精神疾病之一,分裂型人格障碍会剥夺受害者的自我和未来,而这通常在成年早期便会发生。

尽管这些青少年当时并未患有精神分裂症,但研究人员认为,一些人的病情将在随后恶化并被诊断为患上该疾病。当Loewy遇到这些人时,他们的头脑还很清醒并且具有自我意识。然而,他们还是很怕自己的大脑不知道何时会迅速失去控制。

医生会定期评估病人患上心脏病、各种癌症和糖尿病的风险,并且进行干预从而减缓或者阻止疾病的发作。不过,预防精神疾病——从焦虑到抑郁再到精神分裂症,几乎很少受到关注。

寻找根源

寻找精神分裂症根源的努力真正开始于上世纪80年代。来自美国国立精神卫生研究院的Robert Heinssen表示,研究人员认为,“我们应当尽可能地接近这种疾病发作的真相”。当时,精神分裂症被视为初次精神崩溃,即人们无法区分现实和幻想。

不过,Heinssen介绍说,当医生对在最初的精神疾病发作后住院的病人进行访谈时,他们惊讶地发现,在很多情形下,“人们在患上精神病的数月甚至几年前便经历了认知、行为和感觉上的改变”。这促成了一种观念的产生,即在精神分裂症发作前便存在一种不断发酵的风险状态。

然而,在拥有这些早期迹象的人群中,为何有人最终患上精神病而其他人没有?大脑研究获得了一些线索。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精神病学家Akira Sawa表示,对于健康的儿童来说,“大脑在青春期会经历动态的变化”。尤其是普遍存在的“突触修剪”——对神经元之间的连接器数量进行的缩减——会在儿童向成年人过渡时重塑大脑。对一些精神分裂症患者进行的核磁共振成像显示,患者的部分大脑比普通人的小,而这一特征同青春期过度活跃的突触修剪存在关联。

最近的基因研究为这一理论增加了依据。2016年1月,布罗德研究所在《自然》杂志上发表的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研究显示,一组同精神分裂症相关的基因会引发突触修剪。

不过,迄今为止,基因研究更多地是在阐明该疾病的生物学机制,而非辨识处于高风险状态的人群。长期对预防精神分裂症感兴趣的耶鲁大学心理学家Tyrone Cannon介绍说,尽管该疾病有很大的遗传成分——在父母一方和同卵双胞胎手足患有精神分裂症的人群中,分别有约10%和50%的人将被诊断出患有该病,但遗传学的复杂程度令人汗颜。“这不仅仅是一种机制,而是上千个基因在起作用。”

与此同时,普通青少年的生活和习惯可能会放大已出现患病倾向的人群得精神分裂症的风险。例如,研究发现,抽大麻同精神病发作存在关联。而压力会调节被认为影响突出修剪的激素,因此在应激性事件后经常伴随着精神崩溃。

风险计算器

为预防精神分裂症,专家们必须弄清楚谁正在向这种疾病发展。一个国际团队正在研究患有一种被称为22q11.2微缺失综合征的遗传性综合征患者。该疾病会让他们有约25%的几率患上精神障碍。研究人员希望,这些病人(其中很多参加研究时还是孩子)将为了解精神分裂症发作前的早期认知和情绪变化提供更加清晰的窗口。

在另一项研究中,澳大利亚和6个欧洲国家正在开展一个涉及10个地方、被称为PRONIA的项目。PRONIA开始于2013年,目前招募了1700人参与研究。这些人有很高的风险患上精神病,或者已经患有早期精神病和抑郁症。参与者在一段时间内接受了一系列测试,包括神经心理测试、核磁共振成像、DNA测序以及对血液样本进行分析以寻找诸如反映应激反应的生物标记物。在美国,一项被称为北美精神病前驱期综合征(NAPLS)的长期研究也在9个中心做类似的事情。

不过,寻找这些年轻人并非易事。儿科医生和学校辅导员可能会见到成绩下滑或者不愿参加社交活动的青少年。但在14年前发起NAPLS项目的Cannon表示,“人们并未真的认为,这可能是一种初露头角的精神病过程。只有当某人问他们是否听见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声音或者有一些令人烦恼的想法后,才会断定其患有精神病。而此时,他们会告诉你:‘我听见有个声音在叫我的名字。’”

庆幸的是,像NAPLS和PRONIA一样的项目正在阐明精神病发作前的数月或者几年前所发生的事情。NAPLS的一个重要发现是最终发展成精神病人的人群在约一年的时间里会经历大脑灰质的减少。另一项发现是炎症(可能由遗传和外部风险因素共同激发)的血液标记物或许既能提高风险,也能预测灰质的损失。

去年秋天,Cannon和NAPLS项目组的其他人发布了一个基于596人(对其进行了长达2年的跟踪)的风险计算器。他们发现,较低的记忆和语言学习得分以及社交功能的衰退同精神崩溃和诸如诡异的想法等前驱症状的严重性存在显著关系。获得的结果最终变成一个供在辨识精神病高发人群方面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使用的计算器。该工具可在网上免费获得。

预防精神分裂症

当涉及如何预防精神分裂症,荷兰格罗宁根大学医学中心精神病学家Iris Sommer表示,“我并未期望奇迹出现,但我们应当开始重视预防问题”。

就目前来说,最有效的预防策略也是最具争议性的:精神病类药物。多年来,医生一直试图用治疗精神病全面爆发时使用的抗病药物来阻挡精神病。然而,这些药物能否预防精神崩溃尚无定论,并且带有很多副作用。“在这方面,我们还很幼稚并且很狂热,但其实并未意识到治疗精神病会有多么困难。”多年前在精神病高危人群中研究一种抗精神病药物的耶鲁大学精神病学家Scott Woods表示。

不过,Woods再次充满希望。他正在同总部位于德国的药企——勃林格殷格翰进行协商。今年秋天,该公司的科学家开始向一种有极高风险患上精神病的人群提供一种试验性药物。该药物并不能治疗精神病,相反会增强谷氨酸的信号传递能力。谷氨酸是一种神经递质,会在精神分裂症患者和高危人群中受到损伤。该公司尝试将其用于治疗精神分裂症中的认知问题,并扩展到精神病的预防。

上个月,在美国、英国和加拿大的多个地方,第一批300人签字同意被随机分配服用该药物或者安慰剂。和其他预防试验一样,勃林格殷格翰正在研究该疗法能否缓解现有症状并且预防精神病。(宗华编译)

更多阅读

《科学》相关文章(英文)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7/11/26 14:17:57 yefulin
点赞!
目前已有1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美基因驱动研究再陷丑闻 法国气候项目吸引大量国外人才
海绵状晶体使天然气汽车更易储存燃料 古代扁虱吸食恐龙血液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