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雷宇 唐婉婷 胡林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7/10/31 15:47:07
选择字号:
朱中梁:好的向往牵引成才方向

 

今天的“网瘾少年”越来越多,牵动着全社会的目光。

鲜为人知的是,和很多青少年喜欢网络游戏有些相似,著名的通信与信号处理专家朱中梁院士中学时,也曾沉醉于当时风靡的康乐球游戏,甚至一度有些不能自拔。

面对移动互联网时代青少年精彩纷呈又满是诱惑的成长环境,对于“自拔”的不易,年过八旬的老人感同身受,“当年几个月时间里,上课时满脑子都是赢球”。

他现身说法,用中学时代的“康乐球之鉴”寄语中学生,要心存“一个最终的追求”,在追求里自觉自醒,才能走正自己的方向。

回眸半个多世纪以前的青葱岁月,这位从“球瘾”少年到走进国家最高科学殿堂的院士专家不无庆幸,“只因为想当科学家的美好向往总在前方”。

给老师转移枪支的惊险一幕成就了少年英雄的记忆

1936年4月,朱中梁出生在江西南昌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从记事起,朱中梁的童年就是在战火纷飞、颠沛流离中度过的。因为家庭变迁,他换了好几个小学,却一直稳居班上的第一名。

在南昌市郊的一个小学,朱中梁遇到了几位人生的启蒙老师,讲做人的道理和社会上的不平等现象,甚至让校园里传出了《解放区的天》的歌声。

一天,老师突然收到消息,国民党要派人来学校搜查,这意味着,拥有枪支的他们,身份随时会暴露。

还是孩子的朱中梁尽管内心充满恐惧,但还是带着其他几个同学一起将枪支快速转移到食堂仓库堆放的米堆里。“只知道老师们讲了很多道理,非常值得尊敬,我要帮助他们。”直到解放后,他才得知原来这几位老师是中共地下党员。

1950年,朱中梁考入了南昌一中。这所江西著名的省立中学建校已100多年,英才辈出,走出的院士就有十几位。

朱中梁在这里度过了6年中学时光,接触的好书和好老师成为影响他一生性格养成的基石。

一本《韬奋全集》,他从头至尾读了两遍。

最初接触这本书源于他与作者邹韬奋的身世共鸣——两人都出生于知识分子家庭,却因幼年丧母而早早感受到生活的艰辛。读到最后,朱中梁则被作者的正直和骨气深深折服。

“他敢讲话,敢说真话。”这让年少的朱中梁笃定,对不合理的现象要敢于提出批评。

另一本深得朱中梁喜爱的书是《鲁迅全集》。半个多世纪后,朱中梁依然如数家珍,“鲁迅书里的很多故事读起来很有趣,又觉得还有其含意,他将中国社会的很多黑暗面巧妙揭露了出来。”

这些图书滋养着少年朱中梁,也培养了他正直果敢、反感阿谀奉承的性格。“看到不平的事情我就要去说”。

志存高远方能步履不停

新中国成立之初,国民经济正处在恢复时期,国家工业发展需要大批的技能人才,不少同学纷纷选择读中专,“一进校就会是国家干部,分配有保障”。

朱中梁却一心要上高中考大学继续深造,“第一是因为心里存着一个追求,第二是因为前方总有一群好榜样”。

刚上中学时,正在读大学的哥哥因肺病去世,家人伤心欲绝,一个做医生的亲戚反复嘱咐朱中梁要注重锻炼身体。他似乎得到了特许,要多玩耍多锻炼,课余时间,乒乓球、篮球、玻璃弹子等玩得不亦乐乎。

初中时,南昌城里出现了一种叫“康乐球”的游戏,类似于现在的台球,一张木盘四角各有一个洞口,盘上散布者两色的球子,两人对局,谁撞入洞中的球更多谁就赢。

康乐球很快风靡全城,成为最吸引学生的一种游戏,满街都是。少年朱中梁一下就被这个游戏深深吸引住了。

上瘾到什么程度呢?

朱中梁回忆,离放学还有大半节课心思就已经飞向了球桌,课堂上根本听不进去,脑海里只想着对局技巧,输了就想下次怎么赢过来;赢了就想怎么赢得更多。

因为去的人太多,去晚了就租不上校门口附近的球盘,几个关系很好的同学就商量好,谁先下了课,就把书包放那不管,先跑去占盘。

这样的状态大约持续了3个月,直到期末的模拟考试给了朱中梁当头棒喝。

最后一节课一般是生物课,朱中梁生物成绩下降得厉害,只拿了3分(5分制),刚刚及格。

因为心里模模糊糊的志向,朱中梁一直要求自己必须名列前茅,刚及格的成绩显然达不到要求,他痛定思痛,终于将自己从“球瘾”中拔了出来。

而当他真正全身心投入学习之中,虽然有时也会玩康乐球,“但是慢慢看淡了,当时觉得再有趣的事也不过如此”。“年轻人对一些事情有时很容易入迷,入迷后怎么能够自拔?一个好的志向是关键。”多年以后,朱中梁院士感慨现在有些小孩上网玩游戏成瘾、手机游戏成瘾都是类似问题,年轻人要做到自觉的确很难。

他以自身经历现身说法:高远的志向就像时时敲响的警钟。

除了好的向往,朱中梁说,“还要有些榜样。”

高中时,班主任经常分享一些优秀的学姐学长考上北大清华的故事,而身边的一位物理老师的传奇更是给了同学们无限激励。

那位年轻的物理老师,课教得好,和学生玩得好,又是团支部书记。他的一篇学术论文在《物理学报》发表,被我国一位著名老科学家发现,认为很有潜力而被直接调入中国科学院工作。一时在学生中传为佳话。

“一个中学老师,能够调到科学院,那是多么不得了的事情。”这位老师也成为朱中梁中学时代最好的榜样。

上高中后,学校选拔留苏预备生,朱中梁也被提名,虽然第二轮就被淘汰了。但这一来自国家的召唤依然给了他极大的鼓励。

在志向和榜样的牵引下,朱中梁的高中三年都是在刻苦学习中度过的。

高考前,为了能挤出更多的时间复习,朱中梁和十几个同学在宿舍里点着煤油灯没日没夜的看书。南昌城的夏天格外热,狭窄的房间里一丝风也没有,偶尔支撑不住迷迷糊糊地睡去,又很快被热醒。学校条件艰苦,伙食自然好不到哪里去,正在长身体的朱中梁却瘦了好几斤。

填写志愿时,他郑重地在纸上写下了“清华大学电机系”几个大字。彼时,这是全国最好也最难考的专业。

1956年7月,朱中梁踌躇满志地踏入考场,却在考物理和数学时中暑晕倒被抬出考场输液。最终被华中工学院(现华中科技大学)机械系录取。

挫折并没有让他迷失方向,两年后,他从机械系转向无线电工程系,开启了为国家的卫星应用、微弱信号处理和网络与信息技术科学发展鞠躬尽瘁之路,两度获得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

经历高考60年后,朱中梁想对今天的孩子们说,“一时一世,总会有些挫折,但是你的志向必须要高一些,远一些,一时的得失其实对于人的一生来说,跨过去就只是一瞬间。”

“青年们,担起国家的责任”

幼年的一段经历让朱中梁终身难忘。

日军攻陷南昌,朱中梁跟着家人连夜逃往山区。江西山区多河,一行人乘着木船沿河流逃去,却不料遭到了日军汽艇的追击。

日本人的汽艇飞驰而来,小木船拼命地划也划不快,看着越逼越近的汽艇,大家慌忙弃船登岸,在四周山上的竹林里躲了一天一夜才逃开日军的追击。

“要是我们也有汽艇该多好!”童年时的惊恐遭遇在朱中梁内心深处种下一个梦想的种子。

少年朱中梁深切地意识到,只有科技发展才能改变国家被动挨打的命运,而科技要发展就必须依靠像自己这样的年轻一代。

从少年时就萌生的这份家国情怀,一直激励着朱中梁。

即使在纷扰的“文革”期间,朱中梁的目光始终锁定在追踪世界科研的最前沿。他和同事们一天也没有停掉手中的科研工作,国家使命和责任感总在驱动着自己,白天被迫“闹革命”,晚上就搞科研。“我们有一个志向,就是要真正为国家干点实事、大事,而不是大喊大叫喊口号”。

而今朱中梁院士的孙辈都在中学阶段,与孩子们的接触中,朱中梁为自己的观察忧心不已,“他们对‘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责任感淡薄了”。

他经常听见孙辈们说,将来想去国外上学,在国外生活,“现在孩子们的生活环境都很优越了,但在优越的环境里,却不知道将来自己有什么责任”。“现代社会比我们当时,各种资源丰富得多,知识的广泛和深度都远超我们当年,老师和家长为孩子们的学习成绩倾尽全力,但这些人将来会被培养成什么样的人呢?”尽管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活法,但朱中梁却始终认为,对社会、对国家的责任感是青少年不可或缺的。

大半个世纪过去了,共和国的老院士仍矢志不渝,“我们国家要是没有一批又一批的优秀工匠、工程师、科学家,发展起来就很难,更谈不上超越,只有任人欺凌”。

朱中梁的中学时代,正值抗美援朝,国家号召青少年共同保家卫国。学校报名参军非常踊跃,当时正读初中的朱中梁和班上的一半同学都申请了参加志愿军,但因年龄原因没有入选。学校的高中和初中部里,成功入伍的同学中则有当时的江西省委领导、党校校长艾寒松的两个儿子,高干送孩子参军卫国一时传为校园佳话,让人敬佩和感动。

“青年们,担起国家的责任!”这位耄耋老人寄语今天的年轻一代能够除去为了升学的浮躁,心怀高远的志向和对家国的责任,勤勉求实地前进。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大熊猫“八喜”“映雪”将同时放归大自然 鼠海豚聚焦声纳束颠覆物理定律
冲浪高手和科学家打造完美波浪 巴西干旱沙漠怎么冒出万千湖泊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