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章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10/23 9:10:50
选择字号:
最早农业研究饱受政局困扰
科学家呼吁为考古学研究开绿灯

 

考古学家Müge Sevketoglu在北塞浦路斯建造了一个1万年前圆形屋的复制品。

图片来源:Iakovos Hatzistavrou

考古学家Müge Sevketoglu走在一条通往地中海海岸的土路上,试图更好地了解其团队今年春天在这个塞浦路斯北部小镇Akanthou挖掘出的一具骨架。

这名女子被发现时,脸朝下,手臂张开,倒在一堆泥砖房外的沟渠中,这些房子已有超过1万年的历史,也是最早一批农民的家。Sevketoglu怀疑这名女子遭遇了暴力,最终死亡。

临近挖掘季节的结束,两名学生用防水布和回填料盖住石头地基,而Sevketoglu则在思考这场冲突——这是塞浦路斯的永恒主题。Sevketoglu说:“在人类的本性中,野蛮人总是存在的,尤其当你开始耕种和出现土地所有权时。但我想,我们都错了。”

政治分裂

对于土耳其裔塞浦路斯人Sevketoglu来说,人类为争夺土地而作战的古老倾向有着深刻的个人意义。“你可以很容易地把它与塞浦路斯的主要问题联系起来。”她说,过去50年里,政治分裂已经撕裂了这个岛国。

塞浦路斯共和国是欧盟成员国,控制着该岛南部2/3的地区,那里的希腊族裔占人口多数。自1974年土耳其进入该岛以来,土族塞浦路斯人实际上控制了该岛北部的1/3。

而联合国的一个缓冲区穿过了该国首都尼科西亚。虽然最近已经很少发生暴力事件,但该岛北部地区在政治上仍与世界其他国家隔绝,受到抵制、禁运、制裁以及对考古挖掘的禁令。

政治僵局已经影响了Sevketoglu的职业生涯和人们对一个可能是世界第一个农民对外扩散的关键地区的理解。Akanthou等考古地点显示,塞浦路斯在1万年前就已有人居住,这比之前人们认为的要早得多。提早的日期正在改变考古学家看待农业传播和定居生活的方法——在所谓新石器时代,农业从中东扩散到欧洲。

但是像Akanthou这样的北方遗址仍然很稀少,而且大多并未被考古挖掘。而南方的文物部门禁止在北部的考古挖掘,并会谴责对北方遗址进行研究的期刊或会议。很少有出版物愿意冒被指责的风险。

美国内华达大学考古学家Alan Simmons说:“由于不幸的政治局势,塞浦路斯北部在过去的40年里一直处于真空状态。”他已经在南塞浦路斯发掘了类似Akanthou的遗址。

保护古迹

20年来,供职于尼科西亚的塞浦路斯国际大学的Sevketoglu一直在北部地区进行挖掘,并在那里进行调查,努力保护Akanthou和其他遗址。

“她定义和帮助拯救了北塞浦路斯的史前考古遗址免遭人类开发和农业的损害,她也面临着大量的批评。”曾与Sevketoglu在北塞浦路斯共事过的英国伯恩茅斯大学考古学家Ian Hanson说。Sevketoglu一直在想方设法保护这些遗址,甚至偶尔会与土耳其—塞浦路斯当局发生争执,后者往往缺乏维护考古遗址所需的资源和专业知识。

随着塞浦路斯南北双方最近的和平谈判在今年夏天破裂,政治僵局很可能会持续下去。但Sevketoglu和其他一些沮丧的考古学家仍然希望找到办法,在北方启动工作。“考古遗址能等多久?她问道,“我们需要找到一种方法解决这个问题。”

Akanthou春天结束了,野生洋蓟在高高的草丛中发出紫色的闪光,鹧鸪把脚印印在泥土上。在北方,石灰岩峭壁守着隐蔽的港口,晴朗的日子里,土耳其的群山紧紧贴在地平线上。多年来,考古学家认为,直到农耕和定居生活在内陆地区完全发展后,人们才来到这里。

早在上世纪70年代,当Sevketoglu还是北塞浦路斯的一个孩子时,这个岛上南部的最早古老定居点就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其历史可以追溯到9000年前。今天,南部的其他遗址显示,人类至少在1.2万年前就首次拜访了塞浦路斯。

在Aetokremnos,一处被烧毁的矮河马的骨头遗址表明,早在12500年前就有航海猎人来到岛上,可能杀死了岛上的原生“迷你巨型动物”,例如矮象。后来的一些遗址,比如因埋葬世界上最古老的宠物猫而闻名的一个10400年前的农业定居地Shillourokambo,与安那托利亚农业遗址处于同一时代,甚至比地中海东部的一些地区还要早。

“岛上的新石器时代与大陆一样早。”Simmons说,“这意味着古老的人类一直在来回跑。”他们的航海技术使得农民可以通过海路和陆路进入欧洲,而这一想法最近得到了DNA研究的支持。

这些早期的水手在哪里上岸?Akanthou可能会给出一个答案。来自该遗址的放射性碳年代数据显示,这里至少有10200年的历史,可能是塞浦路斯最古老的定居点之一。Sevketoglu的发现也表明,它与外界有着广泛的联系。

Sevketoglu穿过Akanthou海岸线附近的高草丛,挥舞着棍子驱赶毒蛇,她指着一处古老养鸡场,在上世纪90年代末,她在农业废墟中发现了一些人工制品。从那时起,研究人员发现了古老的泥砖和石头房子,上面装饰着红色、黑色和棕色的灰泥。动物的骨头表明住在这里的人饲养了绵羊、山羊和牛,还猎杀了鹿。另外,10只完整且没有任何屠宰痕迹的海龟残骸,可能有助于人们了解古老的宗教仪式。

Sevketoglu还发现了古代贸易网络的诸多线索,包括闪亮的黑曜石工具和浅绿色的矿物叶蛇纹石制成的吊坠。这暗示了塞浦路斯中部和南部地区间的联系。

4000个黑曜石制品——比塞浦路斯其他任何一个新石器时代的遗址都要多10倍——也指向了一个更遥远的联系。通过化学和风格分析,Sevketoglu把注意力投向了大陆的一个特殊地点:土耳其卡帕多西亚的K?觟mürcü-Kaletepe。她说,Akanthou可能是这些安那托利亚工具在塞浦路斯交易的入口。她希望能从新发现的骨骼中提取出远古DNA,这可能揭示出早期塞浦路斯的起源。

自给自足

多亏目前政治局势稳定,Sevketoglu能够发表一些成果。南方的文物部门在保护冲突地区文物的国际条约中指出,除非北方能严格保护、记录或保存文化财产,否则不会批准他们的发掘工作。

“我们不认为正在进行的Akanthou考古发掘反映了上述的任何一种类型。”塞浦路斯共和国古文物部门负责人Marina Solomidou-Ieronymidou在一份声明中说,“只有当这个岛屿在政治上重新统一后才会恢复研究。”

目前,除了Sevketoglu外,很少有考古学家在北方工作,那里没有学术考古项目和基础服务。潜在的国际合作伙伴也常常被北塞浦路斯的争议吓退,并且资金短缺。Sevketoglu的许多同事和前学生都搬到了海外。

Sevketoglu认为,这些损害了塞浦路斯的考古学,并助长了不信任情绪。美国大学罗马分校兼职教授、文物走私研究员Samuel Hardy也同意这一点,并认为,政府立场阻碍了基本的文物保护工作。

这样的工作是必要的。在上世纪90年代末,Sevketoglu记录了另一个位于Agios Amvrosios村沿海地区的遗迹,那里的一个建筑项目正在切割埋藏了大量艺术品的地层。她在2012年对这里进行了一次营救性挖掘,发现了塞浦路斯的一些罕见之物:数千年的持续定居。该遗址在受损后变成了一座纪念碑。

回到Akanthou,Sevketoglu估计她只发掘了遗址的1%。尽管她现在能让土耳其—塞浦路斯政府保护这周围的土地,但仍对这里的未来感到担忧。为了确保安全,她设想建立一个Akanthou考古公园,设有游客中心和帐篷,以便考古学家可以在这里挖掘1年。她说:“我们必须做一些能自给自足的事,并为自己提供支持。”(张章编译)

《中国科学报》 (2017-10-23 第3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自家阳台能种“黄玫瑰”白菜了 捷龙一号火箭首飞送最大民营卫星入轨
SKA望远镜区域数据中心建设 中科院昆明植物所培育3个报春花新品种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