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阿龙·切哈诺沃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10/19 9:22:40
选择字号:
个性化医疗前景光明但挑战重重

 

■阿龙·切哈诺沃

个性化医疗,会治愈所有的疾病吗?未来人类平均寿命真的能达到120岁,甚至150岁吗?人们究竟愿意以怎样的代价来治愈所有疾病?对于这些问题,现在还无法做出预测。如今,个性化医疗所带来的“第三次药物革命”已经来临——这将帮助人类治愈更多疾病,但也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之所以无法回答上述问题,是因为人的寿命延长会引发一些新的或是以前不被重视的疾病,比如癌症、糖尿病、老年痴呆症等。我总说医疗和疾病之间的关系有点像“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此消彼长,但毫无疑问个性化医疗将会成为人类战胜疾病关键的一把钥匙。

回顾药物发展史,如果说20世纪30年代到60年代以阿司匹林、青霉素为代表的第一次药物革命的特点是“偶然发现”,20世纪70年代到20世纪末的第二次药物革命的特点就是“重在化合物的组合和筛选”,而以现代基因组学为基础的个性化医疗,则正在开启第三次药物革命的大门。

第三次药物革命的代表将是靶向的、个性化的药物。这些药物可以针对每个人的基因进行定向治疗,使治疗能够更加精准、有效且副作用更少。现在看似同样的疾病、同样的治疗,对不同的患者可能会产生完全不同的治疗结果,这就是因为每个个体都是有差异的,年龄、性别、体重、饮食结构等都不同,更不用说基因遗传的不同了。

未来,对症下药将进化为对“基因”下药。也就是说,人们甚至可以针对致病基因,干涉未来可能发生的疾病。到那时,“同病同治”时代将宣告终结。

但是,个性化医疗的前路也充满挑战、困难重重。比如,许多病往往不是单一基因作用,而是由多个基因引起的——如精神疾病和新陈代谢类疾病,但人们对基因之间的相互作用还不甚明了。再如,一些恶性肿瘤的致病基因往往并不稳定,这将连累靶标和治疗结果的稳定性。另外,很多疾病没有相应的动物模型——如神经退化、代谢疾病等,临床人体试验也变得更加复杂。

而从经济性的角度来讲——新药开发费用昂贵,有时一个药物开发高达几十亿美元,但未来“DNA药物”的受众将不及现在的“畅销药”那般广泛,因此经济性也是DNA药物必须要考虑的因素之一。此外,个性化药物还面临着生命伦理学的拷问,比如人们担心制药厂掌握了自己的基因组序列,个人生命信息安全将无法得到保障。

(作者系2004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本报记者赵广立根据其在10月13日的第二届北京国际医学工程大会上的视频连线演讲整理)

《中国科学报》 (2017-10-19 第5版 技术经济周刊)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北极诸国争夺海底控制权 白鲸独角鲸可杂交
我头上有犄角!来自反刍动物的“小秘密” FAST将寻找“新太阳的摇篮”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