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三十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7/10/14 13:05:23
选择字号:
铁棍山药考察记

近年来,焦作的铁棍山药闻名海内外。其生长状况如何?

日前,应河南省武陟县覃怀生态农场之邀,中国社会科学院食品安全课题组、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医药课题组牵头,有中科院、中国中医科学院等机构、中医药大健康保健机构的专家学者,以及生态农业单位的负责人一行20余人,赴覃怀生态农场,考察怀山药生产情况。

道地的“四大怀药”

药材好,以道地为前提。焦作地区位于太行山与黄河之间的狭长冲击平原,史称“覃怀、河内、怀州、怀庆府”。由太行山涌裂南出的丹河、沁河、济河,带来了丰饶的矿物质元素,与黄河泛滥淤积,形成了特殊的肥沃土壤,加之迎风坡、海拔、光热、水文等因素,当地驯化栽植历史悠久的地黄、菊花、山药、牛膝,形成了独特的药性禀赋,分别被冠以“怀”字,成为“四大怀药”。

“四大怀药”的独特功用是中药学的常识。四种药材均被《神农本草经》列为上品,称“山药以河南怀庆者良”,能滋补益肾、健胃化痰、补中益气、祛冷风、镇心神、安魂魄、长肌髓;北宋《图经本草》载“菊花处处有之,以覃地者为佳”;《抱朴子》载“楚文子服地黄八年,夜视有光”,《本草纲目》载“今人唯以怀庆地黄为上”,称怀地黄可以填骨髓,生精血,补五脏,通血脉,利耳目,黑须发;怀牛膝含有大量生物碱,其功能可以补肝益肾、强壮筋骨、通经络、散恶血。自古以来,上等的地黄丸均以采用怀地黄为要。俗语云,怀地黄、怀山药生长一次,拔尽10年山川地气。

计划经济时期,当地沿黄主产区的武陟、温县、孟州、沁阳等县多数农户靠怀药维持生计。21世纪以来,“四大怀药”作为国家质检总局、农业部的原产地地理标志产品、原产地域产品,得到了较大的发展。作为药食同源的典范,近年来,怀山药尤其是铁棍山药更是暴得大名。

怀山药又称“怀参”。作为怀山药的品类之一,铁棍山药因产量低,21世纪初几乎绝种。2008年9月8日,时任总书记胡锦涛同志来河南省视察时,专门考察了焦作的怀山药。当年铁棍山药市场大振。

此后经年,无序的农产品市场竞争,周边省市扩种蜂起,严重冲击了原产地主产区的怀山药市场秩序。总量大,价格低迷,更是追求单产量,形成了恶性市场环境。当前,农产品为增产,普遍滥用农药化肥,影响了品质。

据了解,铁棍山药叶面一般没有害虫,主要是防治地下害虫,以及保护藤蔓健康生长。一般农户种植山药,目前除了施用防治地下害虫的农药,杀菌药外,一些人还施用膨大素之类的激素药。

在既有的农产品市场面前,一般农户种植怀山药,习惯使用复合肥或者有机肥,山药吸收快,长得大。据当地土专家讲,使用膨大素后,大约增加产量15%左右,亩产量达到1800斤—2000斤。即便如此,种植户去年也不赚钱。对付杂草则使用一两次除草剂就解决了问题,成本几乎忽略不计。

在无序的农产品市场面前,生产健康的食材陷入困境,寻找健康的食材成本颇高。小众的生态农业的兴起,是社会对健康食材强烈需求市场信号的正常反映。

半野生的铁棍山药

在京工作多年的中国农业大学博士郑军,老家位于大河之畔的怀药主产区。2013年秋,面对朋友关于帮助寻找生态怀山药的要求,一番周折竟然无果,颇觉尴尬。

于是,在郑军指导下,立足于新农村生态农业实践的覃怀生态农场成立了,本着“遵循天道,顺应节气,爱护土地,尊重作物生长规律,秸秆还田,拒绝化肥、农药、除草剂、激素、塑料薄膜等干预,提倡作物自然生长,净土洁食”的主张,致力于发展生态农业。

覃怀农场的基地选址于清风岭与黄河之间。该区域几十平方公里内,没有村镇居民点、工矿企业与交通线,生态区位良好。土质属于沁河与黄河冲积的沙壤土与垆土,适合怀药生长的土壤矿物质富集,气候温和,进入夏季,雨水适宜,空气湿润,这里的怀药等庄稼几乎不需要浇灌,长势良好。

在中国农大、河南农大、江西农大、烟台农科院等机构相关领域专家指导帮助下,农场今年种植“怀州香薯”7亩,铁棍山药5亩,果树13亩。

据了解,当地传统种植怀山药,同一地块,间隔10年左右种植一次。覃怀生态农场今年种植的铁棍山药地块,系30多年来首次种植怀药的优质储备田,已经荒芜6年。

覃怀农场拒绝使用化肥、农药、除草剂、激素、塑料薄膜等,提倡作物自然生长。考察团专家在覃怀农场看到,为抑制草和虫,田间散养了20余只鹅与鸡。品控负责人李永胜现场告诉专家,自春季种植至9月15日,下雨5次,除草5次,除去田垄间强壮的大草,保留匍匐地面的草类,保墒降温。从事生态种植,一亩地锄草费用,2个人,每人60元/天,一次就是120元,5次就是600元。“种植户如果按此操作,增加这笔支出,更是雪上加霜。”

生态农产品产量低是客观存在。考察期间,现场随机采挖覃怀农场的铁棍山药,据协助农场种植山药的土专家评估,亩产量约有六七百斤左右。也就是说只有普通农户亩产量的三分之一。

但是,考察团的中药学专家发现,覃怀农场采挖的山药,虽然“瘦小”,但是根须发达,头部的四条须根,竟然有30厘米长,下部的根须也比普通铁棍山药的长出一倍。充分体现出野生山药的形态特征,药性非普通的生态铁棍山药可比肩。

李永胜表示,一般对此类产品的种植强调的多是农残、重金属达标问题,对药性保健指标没有要求与检验。“我们农场生产的具有野生山药药性、保健功能良好的铁棍山药,如何被市场认可也是个有待解决的课题。”

自然生长的怀州香薯

目前,滥用农药化肥在广大农村地区成为见怪不怪的现象。种地的多数为中老年人,种地无论是经济作物,还是粮食作物,均依赖农药化肥维系生产进程。于是,生态农业生产就凸显出价值所在。

爱护土地。面对化学农业竭泽而渔的耕作方式,覃怀农场选择休耕、轮更制度,不提倡过多的所谓补充营养成分的干预,让土壤休养生息、自然净化,提高杂草、秸秆自身转化的土壤有机质。

尊重作物自然生长规律。考察团看到,一般农户是割了麦子后种夏季作物,一年两季庄稼。而农场种植的是春红薯、春花生,只是一季庄稼,新栽的果园里也是杂草丛生,没有套种粮食作物。

覃怀农场今年种植的“怀州香薯”,系撂荒3年的储备田,精心选择的传统品种,经过农科院育种中心脱毒育苗。5月6日种植时,施用1000斤芝麻饼做底肥,提倡自然生长,不使用速效增产的复合肥及有机肥。

品控负责人李永胜表示,“追求产量往往意味着采取增产措施,这就违背了我们发展生态农产品的初衷,也是违背了作物自身的生长发育规律,况且,有机肥的原料来源也不让人放心,所以我们选择保守的秸秆沤制肥料,努力形成农场土壤有机质自身的良性循环,人工成本目前是有点高,但是我们有信心。”

一年就种一季庄稼,生长期比普通农户的长,效果自不待言。考察团一行20余人品鉴了农场的“怀州香薯”,颇有体会。

最近,保护地友好体系、沃土工坊等生态机构也先后来农场考察与验收。

提升品质责无旁贷

考察团考察了当地的代表性怀药企业,包括1家农民合作社,1家流通企业,2家上规模的企业。共同的特征是,基本属于产业链条低端的原材料加工企业,企业与药农一样,赚的是辛苦钱。对药材品质大家都有同样的感受。

在“四大怀药”核心产区之一的武陟县大封镇召开的座谈会上,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医药课题组负责人陈其广研究员,向与会企业代表介绍了中医药发展及政策的最新动态,与大家进行了深入探讨。

大家认识到,提升中药材品质已经提上了国家医药安全的重要议程。珍爱、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提升中医药文明的程度,提高中医药的国际话语权,提升国家的健康保健水平,促进农户增收,与中药材品质提升密不可分。方向是明确的,道路是曲折的。责无旁贷,这些都需要各个环节的人们做出力所能及的实践努力。

到任何特色农产品主产区,生态种植的均尚属凤毛麟角。但是,食品安全的严重性,与市场的渴求度,已成为社会大众的共识。就农产品而言,从事生态生产的“星星之火”正在成为燎原之势。如何在小众的农村生态生产者与城镇的消费者之间,建立起一种低成本的内在合作关系,使熟人经济具备更多的制度依托,有待于积极探索。(王三十)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果实变蓝 吸引鸟类 化学家创造出最亮荧光材料
全球植物种类最丰富岛屿“家底”摸清了 新技术探测液—液界面化学过程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