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10/13 8:57:14
选择字号:
失了温泉的温泉蛇还能游多远


 

这一青藏高原独有的珍稀自然资源,正面临着毁灭性的打击。目前,温泉蛇栖息地的温泉几乎全部被人类改造和利用,它们没了家园和食物,数量急剧减少。

一个月前,黄山学院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教授黄松用最短的时间赶出了有关青藏高原一种特有物种的种群恢复和监测项目建议书,并把它交到了已经开始的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第二次科学考察项目组。“能不能得到支持还不知道。”黄松期待,他能等到一个好结果。

关于这个物种,恐怕大多数人从来没有听说过。它是唯一一种生活在青藏高原海拔4000米以上的蛇,它的活动区域极其特殊,只在温泉附近出现,它的名字叫温泉蛇。

然而,这一青藏高原独有的珍稀自然资源,正面临着毁灭性的打击。目前,温泉蛇栖息地的温泉几乎全部被人类改造和利用,它们没了家园和食物,数量急剧减少。

让人遗憾的是,上世纪80年代,中国科学院院士、两栖爬行动物学家赵尔宓先生就已发现了这个问题,他在90年代末提出应将这一物种列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并立即开展保护生物学研究,制订切实有效的保护措施。然而,直到今天,温泉蛇的处境越发艰难。

黄松师从赵尔宓,他和团队成员在高原跟踪这种蛇类已经超过十年时间,他迫切想让更多人了解这一高原精灵,也许是在它们消失之前。更重要的是,经过科学家们的调查研究,他们肯定,这一物种还保得住,且不需要太过复杂的保护措施,前提是必须抓住仅剩的时间行动起来。

冷血动物的另类可能

1907年,英国人FrankWall在青藏高原第一次发现了温泉蛇的存在。不论发生在什么时候,它们的出现都是对现有蛇类认知的一个“颠覆”。

只要对蛇稍有了解就会知道,蛇类是在陆地生活的冷血动物。作为变温动物,蛇类自身无法通过新陈代谢产生足够的热量保持体温,它们的体温会随着环境温度的改变而变化。只是,这种变化不能太过剧烈。所以,过于极端的温度是不利于蛇类生存的,通常,它们更偏好温暖的环境。

目前,全世界已知蛇类约有2800种,主要分布在热带、亚热带和温带地区,少数在寒带地区。从垂直分布来看,沿海、沿湖低地到海拔1000米上下的种类最多,有一部分种类分布在海拔2000~3000米的地方。能分布在海拔4000米左右甚至4000米以上地方的,闻所未闻。

可温泉蛇却可以在西藏4500米的地方活得怡然自得!这得益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青藏高原是世界上最年轻的高原,在人们的普遍认知里,那里气候极端,空气稀薄,漫长的冬季里是一片孤寂的雪原。不过,青藏高原也有例外的地方。

青藏高原的形成是源于印度板块和欧亚大陆板块的碰撞,这一剧烈的地表运动形成的断裂带同时也给高原带来了无数的地热资源,滚烫的温泉就出现了。《西藏温泉志》曾收录了西藏677个温泉,包括羊八井、羊易、那曲镇和朗久4个地热田,打加等4个高温间歇喷泉,50个沸泉和亚沸泉等。

温泉把来自地心的热量直接带到了地表,因而在温泉附近的地表、土壤温度都高于其他地方的温度。于是,聪明的温泉蛇选择了这里作为自己的栖息地。

中国科学家先后发现了三种温泉蛇,分别是西藏温泉蛇、四川温泉蛇和香格里拉温泉蛇,它们都是青藏高原的特有物种,其中,西藏温泉蛇是西藏地区的特有种。

如何成为生存专家

上世纪70年代,赵尔宓和他的导师——我国著名两栖爬行动物学家刘承钊,在西藏温泉地区调查采集,那时的羊八井还没有进行地热资源开发,温泉蛇随处可见。它们有的在河流里游动,捕食小鱼,有的在附近湿地搜寻高山蛙的身影。

蛇类的形象的确没什么亲和力,可实际上,温泉蛇的性情非常温和,无毒、无害。它们不亲人,但偶尔当你在泡温泉的时候,还是可以看到它们在不远的地方探着脑袋游来游去。

黄松说,虽然科学家很早就认识了这种不可思议的物种,但对它们精确的种群数量和生活史的了解至今都十分有限。他们只知道温泉蛇分布在喜马拉雅地槽带温度超过40摄氏度的温泉附近,一般以高山蛙、高原鳅、异齿裂腹鱼为食。即使是这样,科学家也不敢保证,高原上不同地点的温泉蛇习性都相同。

黄松拿他在实验室饲养的个体为例,他发现这条从西藏带回的成体温泉蛇既不吃鱼也不吃蛙,单单喜欢老鼠,其中的原因不得而知。

“目前,我们没有对这一物种有过大规模的持续调查。”黄松解释,大多数研究只是分布的调查,了解它们是否存在。

在为数不多的定点观察研究中,来自西藏大学的科研人员发现,西藏温泉蛇是昼行性蛇类,因为它们怕冷,对空气温度和地表温度变化很敏感。温泉蛇早上出洞第一件事就是晒太阳取暖,等到空气温度上升到一定程度时才下河捕食。平时,它们的主要活动区域其实是在温泉附近湿地里岩石、卵石和洞穴较多的地方,捕食的时候会去到温泉泉水入河的地方,这个地方鱼类的种群密度相对比较高,在这里捕到食物的概率就比较大。

凡是高度特化的物种都会面临一个生存难题,他们对特定环境的依赖程度极高,也意味着他们对环境的变化异常敏感。

威胁与希望并存

赵尔宓从上世纪80年代就已经注意到,相比十几年前,温泉蛇的数量已经大大减少。而黄松调查发现,近二十年来,曾经广泛存在温泉蛇的地方有的已经彻底不见它们的踪影。在100个已知的温度超过40摄氏度温泉附近,只有29个有温泉蛇出没。

他新近发现的事实是,有些分布点还存在温泉蛇的成体和小的幼体,但就是没有看到亚成体。“这说明,现有的成体每年还在繁殖,但是那些幼体很可能因为难以找到食物而无法长大。如果这种状况持续下去,成体逐渐死亡,它们的种群会彻底消失。”

如今,温泉蛇已经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和中国物种红色名录列为极危,遗憾的是,它们始终没能成为国家级保护动物。

目前,威胁西藏温泉蛇生存最主要的因素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地热资源开发,伴随着大规模的建设,它们的栖息地大量丧失,尤其是温泉附近的主蛇窝遭到严重破坏。

今年7月,黄松在日多温泉也仅仅见到一条温泉蛇幼体。著名的羊八井地热区,数年来已见不到温泉蛇。羊八井以西数十公里的一些无名温泉还有温泉蛇的存在,但让他着急的是,那里也即将被开发利用。

另一个因素来自藏区散养的藏香猪。“它们毁灭性地破坏了温泉周边的湿地,不仅啃食植物的根,最关键的是吃光了那里的蛙类。”黄松解释说,温泉蛇幼蛇不适合在河流捕食,因为水流速度快,捕鱼很困难。于是,湿地浅水里的小个头高原蛙,还有越冬蝌蚪就成为了它们完美的食物来源。但藏香猪肆无忌惮、不加节制地消耗这些湿地资源,有时甚至还会吃掉温泉蛇,使它们丧失了生存的余地。

说到底,物种消失的根源在于生态保护与地区发展之间的矛盾,温泉蛇的境遇也无法逃脱这个根本逻辑。但黄松强调的是,与青藏高原其他大型哺乳动物、有蹄类和人类产生的冲突相比,温泉蛇产生的矛盾并不尖锐,它们有很大的机会可以与人类和谐共处。

黄松团队已知,在青藏高原地区有31个温泉蛇分布点,他希望一方面能逐个了解这些分布点中温泉蛇的野外数量和生存状态,同时,对现有温泉开发地点的存留种群进行就地保护。

温泉蛇的活动范围并不大,从几十平方米到几百平方米不等,具体的做法,是建设人工蛇窝和湿地护栏,然后进行连续监测和维护。“这种保护策略并不是要停止开发,仅仅是在开发的同时,为温泉蛇适当保留一定的空间,就可能给他们一线生机。”他表示。

除此之外,黄松也希望能在实验室开展人工繁殖的研究计划,为将来可能的迁地保护作准备。此前,他和学生尝试的香格里拉温泉蛇人工繁殖实验并没有成功。模拟如此特殊的海拔、气候环境条件,使得这项研究困难重重,尚需要科学家在繁殖生物学方面进行大量的调查研究,但就目前看来,这项研究能够得到的支持非常有限。

给我们一个了解它的机会

在全世界范围内,拯救物种的速度总是赶不上它们消失的速度,那些珍稀但并非一个生态系统关键物种的命运,常常陷入更为尴尬的局面——它们到底值不值得救?

温泉蛇不仅仅是青藏高原的特有物种,它还是旧大陆(主要指欧、亚、非三洲,相对15世纪末欧洲人所发现的新大陆美洲而言)的孑遗物种。所谓孑遗物种就是,它在现在的欧洲、亚洲、非洲已经没有任何“亲戚”了。

在分类学里,温泉蛇被归为游蛇科里的异齿蛇亚科,在游蛇科中处于比较原始的地位。黄松研究发现,它现在的所有亲戚都分布在美洲,且主要是热带美洲,有超过500种之多。它们的祖先在晚渐新世/早中新世时期,通过白令海峡陆桥扩散到美洲。可为何在旧大陆只留下温泉蛇这一支独苗,科学家始终不得而知。

而同样是温泉蛇,四川温泉蛇、香格里拉温泉蛇分布的地区还存在其他蛇类,西藏温泉蛇却是彻彻底底的“孤家寡人”。科学家猜测,温泉蛇与青藏高原隆升历程和区系演化息息相关。黄松目前通过分子进化速率的推算,认为这一物种是在约七八百万年前,也就是在青藏高原进行最后快速抬升的同一时期完成物种分化的。

可至于这一物种到底何时出现,它们的演化路径及其与地质、地理发展的确切关系如何,进而探索青藏高原隆升的历史,验证横断山避难所和分化中心的假设等方面,仍有太多的未知等待去发现。

人类文明和历史发展的不竭动力在于探索,而探索的本质不在于得到更多,而是知道更多。一个特殊物种的存亡可能影响到人类对未知领域探索的机会,人类不曾努力去了解它们,便让它们轻易地消失,至少对一些人来说是一件悲哀的事。

《中国科学报》 (2017-10-13 第4版 自然)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美罗切斯特大学性骚扰案进入联邦诉讼程序 戒酒药能抗癌
古专家组调查美外交官员患病新报告引关注 调查显示瑞典科学家存在学术不端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