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左茂轩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7/1/5 10:28:29
选择字号:
人大校园最后一家独立书店面临关门

 

一篇题为《挽留人大独立书店!图书馆负一层静闲斋书店或年底关店》的文章,新年前在中国人民大学学生的朋友圈内流传。文章称“人大图书馆负一层静闲斋书店可能本学期关店,不再开实体店”,现店内图书在折价清仓,大部分图书以5折、6折的价格出售,呼吁“大家去王哥的书店看看”,也希望“学校可以做点什么,让静闲斋书店有一丝丝机会能够在人大留下来”。

据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静闲斋书店是一家独立书店,和校方并无关系,自2008年10月起在人大开业至今。书店关门后,人大将只剩下一家以卖教辅书为主的书店。因此,静闲斋书店撤店关门的消息,让不少人大学子心生唏嘘。

人大静闲斋

离开“只是一个顺其自然的决定”

据这篇文章称,静闲斋书店离开的原因应该有两个: 其一是实体店的销量一直不太好,来图书馆自习的同学很多,但是买书的同学很少;其二是图书馆将收回静闲斋原本租用的房间。文章说,书店老板王培臣接到图书馆工作人员的通知,要求他2016年12月底之前搬出。由于种种实际的困难,王培臣已向图书馆申请延期半年搬出,但未获图书馆批准。

记者日前来到静闲斋书店,发现书店店面不大,店中间摆着高高的推荐打折书籍,四周都是八九层高的书柜,两旁的过道极为狭窄,往往需要侧着身子才能通过。屋子不大,但并不冷清,除了店员,店内的书籍种类数量并不少,前来买书的人也不少。

王培臣介绍,来买书的基本上都是人大的学生。他说:“经营书店这些年得到了学校方面的全力支持,只是小书店不易维持,原本就有撤走的打算。这次关闭实体店,只是一个顺其自然的决定。”

北大野草书店

店面要重新招标可能撤离

无独有偶,一篇名为《救救野草》的帖子年前也在北大校内的论坛内被频频转载,一度被顶上了未名BBS十大热门话题——因北大将对物美地下店面重新进行超标,位于北大物美地下超市的野草书店可能面临离开北大。野草书店2007年开业至今,被称为“燕园最后的实体书店”。

野草书店店主赵亮告诉北青报记者,根据学校规定,物美地下商户所签合同均以两年为期,到期重签。此前已经为野草签过5次合同了,由于重新招标,新合同迟迟没有续签。此前,他曾告诉北大学生,“不好生存了,我会尽力,超出承受能力就要走。”

北青报记者在野草书店发现,店内的书一般都在五折左右,有的书甚至低至两至三折。正如书店招牌上所说的那样——便宜才是硬道理。按业内行规,低于六五折出售新书,多为赔本。赵亮说:“现在实体书店不好做,往往需要比网络提供更高的折扣,才能吸引到更多的顾客。”这点,人大静闲斋老板王培臣也表示认同:校园内的书店只有比别的地方提供更高的折扣才能吸引学生过来购买。但如此一来,书店赚钱就更难了。

除了低折扣,野草书店还提供邮寄服务。此外,记者发现:在野草书店的柜台上贴有一张二维码,那是赵亮的微信号,用以微信售书——赵亮每天都会更新朋友圈,少则几条,多则数十条,全都是书籍的照片和简介。既包括超低折扣的特价书,也有一些很难买到的绝版书。每条之下,都有不少顾客留言。赵亮告诉记者,每天平均要填写几十张快递单,将网友订购的书籍一一包装好寄往全国各地。

截至发稿时,北青报记者获悉:北大物美超市的招标至今尚未启动;人大静闲斋书店也没有搬离。在这些呼吁文章中,提到这样一个案例——为了扶持校园内的鹿鸣书店,复旦大学予以低价的租金支持。之后,还推出“免收房租,共担风险”政策,学校与书店采用分账模式,若书店当月没有营业额则不分钱。“虽然实体书店走弱是大势,但大学周边书店倒闭让人心寒。”一位人大在读硕士生说,“书店是大学的文化标志,是我们学习与生活之中的一部分。希望能够留存下来。”

文/实习记者 左茂轩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木兰属新种绿衣紫鹃通过评审 北京科技周:感受科技魅力
火烈鸟睡觉单腿站 埃博拉疫苗问题形势严峻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