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晶晶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8/19 8:37:48
选择字号:
余建春:数学一直是我的爱好

 余建春

■本报记者 张晶晶

在被国内外媒体集中报道后,余建春俨然成了继韩春雨之后科学圈里最热的人。一个没怎么上过学的包装工人,提出了卡迈克尔数的新判别准则。

在被中央电视台、《新京报》、《钱江晚报》、财新网、CNN等国内外媒体集中报道后,余建春俨然成了继韩春雨之后科学圈里最热的人。一个没怎么上过学的包装工人,提出了卡迈克尔数的新判别准则。

浙江大学数学与科学学院教授蔡天新这样评价余建春的研究成果:他的研究成果“可以说达到了硕士水平”,但缺陷非常鲜明。“他没有学习过系统的基础知识,去大学的话恐怕本科也拿不到。但不排除余建春未来在数论领域作出更大的成就。”

提出卡迈克尔数新判别准则

今年6月10日,蔡天新在自己的微博上,发布了余建春写给自己的手写信照片。信纸上写满了数学符号。身为一名数学家,与全国很多同行一样,蔡天新也经常收到类似的手写信件,大多是关于“哥德巴赫猜想”或“黎曼猜想”的“惊人成就”。

余建春的来信却十分不同,“展开细看,才知他推导出连续自然数立方和表立方数的一个通式,结论正确”。虽然这个通式已有外国同行做出,但这个明显更加脚踏实地的数学爱好者余建春还是赢得了他的注意。

6月14日,蔡天新邀请余建春来到浙江大学的数论讨论班。在参加者均为专业数论研究者的班上,被邀请上台讲解的余建春开始是拒绝的,最终上台之后,他甚至紧张得都忘记了黑板擦的存在,始终在用自己的手掌擦黑板。90分钟的时间里,他讲了自己的5个发现。

回忆当时的心情,余建春描述说:“我有点担心我的式子不对,都是猜出来,讲的时候台下的人们好像有点惊讶,有的式子他们从没见过。”

之后,蔡天新在微博中评价,余建春的5个“数学发现”中,关于“卡迈克尔数的新判别准则”的“发现”堪称“亮点”。

“卡迈克尔数”,又称“绝对伪素数”,由美国数学家卡迈克尔在1912年首先发现。关于卡迈克尔数的判别准则,一直是数论爱好者的研究热点。“卡迈克尔数”是一种伪素数(即伪质数),在一亿以内的正整数中只有255个。蔡天新验证了余建春提出的公式,认为在一定的范围内,余建春的发现能够以更高的效率找出更多的“卡迈克尔数”。

就余建春的研究结果,记者专门致电了中国科学院数学所的林群院士,林群院士表示已经看过关于余建春的报道,对他“很钦佩”。对其研究成果,林群表示并非自己的研究领域,但“相信蔡天新的评价”。

“我不是民科”

CNN以《中国版心灵捕手?》的题目对余建春进行报道之后,点击量在美国国际新闻板块中居于前位。采访中,余建春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虽然知道这个称呼,但自己并没有看过这部电影。

余建春是河南人,高中就读于当地一所职高,后来上了郑州牧专读畜牧专业。但他毕业后并没有成为一名兽医,十多年来四处打工,在北京、上海、苏州、东莞等地当过保安、工人,还去日本种过半年番薯。

工作的内容、地点虽然都不一样,但他闲暇时间最大的爱好却一直都是数学。与许多数学爱好者一样,每到一个城市,他就跑到当地最好的大学,试图拜访数学教授,展示自己的“数学发现”。河南大学、复旦大学、北京大学……都曾经留下他的足迹。那些他寄给数学界“大牛”们的信件,基本上都石沉大海。

有网友猜测余建春是不是“传说”中因为偏科而没有上成大学的“偏才”,事实上他的数学成绩一直不怎么好,只是对数字有纯粹、天然的敏感。他告诉记者,自己的发现基本上都是靠“猜”的。

他认为,自己并不是“民科”,“还达不到民间科学家的水准”——显然他还并不了解“民科”其实早已不是字面意思。相比谈自己的生活和工作,谈到自己的数学发现的时候余建春的语气明显活泼了很多。相较一些偏执的认为自己取得了“世界级发现”的数学爱好者,余建春要谦逊许多。

“他现在最需要的是一个家”

最初,记者联系到蔡天新表明来意,想通过他介绍认识余建春进行采访时,蔡天新还有些担心,“外界过多的喧嚣,也许对余建春并不是件好事,他现在最需要的是一个家”。

在采访中,33岁的余建春也对记者表达了同样的意愿。父母双亡、哥哥身在韩国,在老家修了房子却因为钱不够中途搁置,“我现在最希望赶紧成家立业。而搞数学是我最大的兴趣爱好,希望未来的另一半能够支持和理解”。

打通余建春的电话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一有时间他就会回复。“车间声音太大了,手机响根本听不见。”除了采访的媒体数量不断增加之外,余建春的生活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我也做不了什么别的,生存所迫。但数学一直都会是我的爱好。”

好消息是,最近上海一家基金会有意赞助余建春进行系统的数学学习,余建春对此十分期待。他告诉记者,自己“正在等消息,不过去上学的话,我还是要找份工作养活自己”。

《中国科学报》 (2016-08-19 第2版 人物)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用3D技术绘制大鼠心脏神经元 微型机器人可通过血液输送药物
“野外灭绝”物种枯鲁杜鹃重现 植物工厂的“光”辉岁月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