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秦志伟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8/10 9:05:28
选择字号:
白银之殇:土壤重金属污染的背后

 

在野外采集土壤样品


 

采集头发样品  秦志伟摄

■本报记者 秦志伟

白银市位于甘肃省中部,属于陇中黄土高原丘陵区。这里是我国重要的有色金属冶炼加工与化工工业基地之一,铜产量连续18年居全国同行业之首,创造了铜产量占全国三分之一的骄人业绩。

然而,这骄人业绩的背后,是依然没有走出矿产资源发展“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如今,像白银市一样的资源型城市都在谋求转型升级,但造成的农田土壤污染却少有人问津。

日前,《中国科学报》记者走访这座城市后了解到,当地主要集中人力、财力、物力用于建设用地和河流污染的治理,而农田土壤治理这方面涉及得比较少,源于资金的缺乏、技术的不成熟以及某些不可抗拒的因素。

今年5月31日,我国首部《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发布,提出“到2020年治理修复污染耕地1000万亩”。白银市废水污灌造成7000多亩重金属严重污染的农田是否在列不得而知。但2015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甘肃省副省长郝远已呼吁国家将白银市列为国家土壤重金属污染治理示范点。

看不见、摸不着的污染

资料显示,白银市是一个以铅、锌、铜矿的采掘、冶炼为主体支撑的老工业城市,属于典型的工矿型绿洲。白银市属于典型的大陆性气候,干旱少雨,该区域水资源贫乏,工业污水与生活污水成为当地农田的主要水源。

从民勤村横贯而过的东大沟,原本是白银当地黄河上游的一条排洪沟,也是当地农民截水灌溉的主要源头。但随着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沿岸陆续建起来的20多家冶炼、化工企业建成投产,东大沟迅速变成一条名副其实的污染沟。

《中国科学报》记者深入当地调研后了解到,那些年,当地农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利用东大沟里重金属严重超标的工业废水进行农田灌溉。因此,大量重金属也进入土壤,导致农田土壤和作物重金属含量严重超标。

“那时候的地连草都不长,更别说农作物了。”民勤村一位雷姓村民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他对当时“五彩”的污水记忆犹新。

根据白银市环保局的检测,目前东大沟流域农田重金属污染面积是7870亩,污染深度是0到60厘米,镉、铅、砷、锌含量均超过国家二级标准值。

除此之外,兰州大学资源环境学院田庆春等学者对白银市农作物也进行了调查研究,结果显示,小麦籽粒中重金属污染物镉、铅的检出率均在80%以上,超标倍数最高达10倍;玉米籽粒中重金属污染物镉、铅的检出率为100%。

毋庸置疑,农田土壤和作物重金属含量严重超标,必会影响食品安全和人畜健康。但记者了解到,目前通过前两者对人体健康影响的分析研究并不多。

前不久,由北京大学和中国农业大学部分学生组成的社会实践团队在白银市展开了为期近半个月的调研,通过对白银市土壤、小麦、人体头发进行采样分析,试图探明当地土壤重金属污染、小麦安全性及人体健康状况。目前,相关分析还在进行中。

在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土壤环境保护中心主任王夏晖研究员看来,与大气、水污染相比,土壤污染往往比较隐蔽,需要通过土壤样品分析、农产品检测,甚至人畜健康的影响研究才能确定,被形象地称作看不见、摸不着的污染。

1100万元修复65亩农田

据《全国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十二五”规划》,白银市属规划的138个重点保护区之一。近年来,在国家相关部委和甘肃省的大力支持下,白银市也正治理着土壤重金属污染。

2011年5月,作为环保部示范工程的农田重金属污染土壤修复示范工程在白银市开工实施。被确定为试点的民勤村65亩受重金属严重污染的农田采用化学淋洗、化学固定、土壤改良等方式进行治理修复。

据了解,工程总投资1100万元,工期两年。“试点较好地完成了65亩重金属污染农田土壤修复治理,总结出了一定的经验,但因修复成本高,不易大面积推广。”白银市环保局一位科长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而在这之前,民勤村的污染情况着实让人担忧,当地的村民更是深受其害。村民们向记者反映,头发白得快、脑疾病发病率高等是他们最明显的症状,虽然他们不知道这是否与土壤污染有直接关系。

2011年,白银市委托北京大学对东大沟流域农田土壤和河道底泥进行了布点监测,详细了解掌握东大沟流域重金属污染现状。并于2012年编制了《黄河上游白银段东大沟重金属污染整治与生态修复规划》,东大沟规划范围全流域面积为236平方公里,重点是东大沟38公里全河道及河道两侧30~200米范围区域。

2015年,白银市编制完成了《白银市重金属污染防治实施方案(2015-2017)》,在5月29日财政部和环保部组织的重金属污染防治重点区域竞争性评审答辩中,白银市在全国85个城市和地区竞争中排名第一。此后连续3年将得到4亿元的中央专项资金支持,重点实施东大沟剩余24公里河道治理工程和白银历史遗留含铬污染土壤治理工程。目前,第一笔1.3亿元重金属专项治理资金已拨付到位,这两项工程也正在进行初步设计。

在专家看来,我国要推动类似于白银市等资源型城市转型,肯定要让市场发挥作用,但这些城市由于历史欠账太多,很难靠市场解决的,需要由政府主导解决。

资金、技术、政策须配套

白银市环保局总工程师张琼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当地也一直在寻找既经济又适用的技术治理农田土壤重金属污染,但国家并没有明确的技术和标准。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2000年以来,我国一些研究机构开展了针对典型受污染土壤修复与治理技术的研发和筛选,主要集中在物理化学、生物及联合修复技术方面。

“但国内大部分土壤污染治理与修复技术研究还刚刚起步,很多技术仍处于实验室阶段,尚没有形成一套适合我国国情、行之有效的修复技术体系。”王夏晖说。

例如,“农业面源污染与重金属污染农田综合防治与修复技术研发”重点专项2016年度申报指南就直接指出,我国在近十年中针对农业面源污染与重金属污染形成的理论和技术多数停留在实验室和论文里。

国土资源部土地整治中心的数据显示,我国土壤污染修复产业产值,尚不及环保产业总产值的1%。而在发达国家,这一比重达30%以上。20世纪90年代,美国用于污染土壤修复方面的投资约1000亿美元。

此外,即使有部分土壤技术修复完后重金属不超标了,但所用的试剂会不会造成二次污染?是不是可能比重金属还严重?“这些都没有定论。”张琼也有这样的担忧。

“十三五”规划在土壤环境治理方面提出,“开展土壤污染加密调查,完成100个农用地和100个建设用地污染治理试点;开展1000万亩受污染耕地治理修复和4000万亩受污染耕地风险管控”。

“推进土壤与大气、水污染协同防控,才能从整体上改善区域环境质量,实现系统施治。”王夏晖表示,土壤、空气、水均是构成生态系统的基本要素,三者相互关联,是有机整体。污染物借助大气沉降、水的流动进入土壤环境,可造成土壤污染;反之,土壤受到污染后,也会成为地表水、地下水、大气的污染来源。

《中国科学报》 (2016-08-10 第8版 区域)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机构改革后,如何保护“保护地” 用高品质水稻满足多样化需求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