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宗华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7/21 8:56:40
选择字号:
美国国家科学院新任院长:我为科学家代言

 

她认为,自己“最高和最好的用途”并不是做科研,而是让其他科学家有能力开展自己的研究。

Marcia McNutt    图片来源:STEPHEN VOSS

当地球物理学家Marcia McNutt作为新一届奥巴马政府科学家管理者“梦之队”中一员,在2009年成为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局长时,她的首要任务是重组该机构以解决现实问题。不过,USGS的很多科学家已在那里待了几十年,并且以对变革的抗拒而著称。因此,McNutt设计了一种非凡的策略。她不会解雇部门负责人,但却把他们指派到这些人喜爱的加州门洛帕克市以外的其他地区办公室。McNutt提供的职位在她的家乡——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里斯市。她回忆说,部门负责人一个接一个地退休或离职,从而使其得以自由地设置新方向。

“Marcia能非常迅速地作出决定……我们知道不得不进行变革,而她做到了这一点。她总是很清楚自己的处境,并且绝对信任我们。”USGS副局长Bill Werkheiser表示。

这种果断、人性化和谈判技巧的融合,使McNutt同时成为出色的研究人员和管理者。除了USGS,她还是加州蒙特雷湾水族馆研究所(MBARI)首位女性主席和首席执行官。与此同时,从2013年到今年7月7日,McNutt一直担任《科学》杂志的主编,并且是首位女主编。本月,她又成为美国国家科学院(NAS)首位女院长。

学术上赢得诸多赞誉

当McNutt在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所读研究生时,她总是抓住一切机会前往开展研究需要去的地方,尤其是当研究同传统智慧相左时。“我想去很多地方,亲眼看一些事情,并且收集数据。”她说。不过,McNutt并未聚焦其他科学家正在开展的研究——诸如地震、火山、造山、海沟形成等大多数地质活动发生的板块之间的边界。她将注意力转向板块内部以及一个令其他科学家感到挫败的谜题:为何如此多的火山活动在距离板块边界如此之远的地方发生?

目前是哥伦比亚大学拉蒙-多哈堤地球观测站站长的Sean Solomon在1982年将McNutt招聘进麻省理工学院(MIT)的过程中起了关键性作用。当时,Solomon是MIT的教员。他回忆说,这位年轻科学家的坚韧、冲劲以及滔滔不绝地说服科学界和普通听众的能力给自己留下了深刻印象。

科学家很早便注意到,洋底在不断变深,并且距离产生新地壳的海脊越来越远。不过,法属波利尼西亚地下的一片区域是个谜:为何这片距板块边界数千英里的带状海洋如此浅并且其海底布满了火山?McNutt全身心投入到破解这一难题中来。通过利用声呐信号绘制海底地形,她发现了被描述为超级海隆的构造。超级海隆是一片广阔的区域,拥有异常浅的洋底,上面则漂浮着从地幔涌出的热岩。在一篇发表于《科学》杂志的开创性文章中,McNutt推断称,岩石过多的热量和极低的黏性使火山活动得以轻易进入岩石圈板块,并且在这片太平洋海底将来自地球所有热点的30%的热通量完全释放。

这和若干其他发现为McNutt赢得诸多赞誉,包括享有很高声望的美国地球物理学会詹姆斯麦克文奖章。如今是布朗大学地球物理学家的Karen Fischer,当时是McNutt的研究生。谈及当时的颁奖典礼,Fischer回忆说:“她穿着奥斯卡风格的晚礼服,看上去非常迷人……我们为她感到无比自豪。她凭借自己的努力在科学领域获得了成功。”

追求“最高和最好的用途”

McNutt的雄心超越了学术界。“作为一名科学家,在实验室工作,发表只有该领域的一些专家真正关心的论文,这些事情让我感觉被困在了笼子中。”她认为,自己“最高和最好的用途”并不是做科研,而是让其他科学家有能力开展自己的研究。为此,McNutt做了在她所处的情形下其他人几乎都不会做的事情:1997年,她舍弃了MIT的终身教职,带上女儿、保姆Ann和Ann的女儿搬到加州萨利纳斯,以便管理MBARI。“她的离开对于MIT来说是巨大的损失。”MIT物理海洋学家Paola Malanotte-Rizzoli表示,“她想要新的体验,但地球物理学因此蒙受了损失。”

由大卫和露希尔帕克德基金会资助的MBARI是一项相对较新的冒险事业,并且肩负着崇高的使命:应用尖端技术塑造全球海洋的未来。在基金会理事David Packard去世后不久,McNutt开始掌管MBARI。根据水族馆执行理事Julie Packard的说法,McNutt很快将领导断层弥合起来。“我父亲秉持的原则之一是投资于人,并且给他们追求自己想法的空间。”Packard说:“Marcia将这种愿景作为基础,并且对其进行了扩展。她冒着很大的风险离开MIT,来到一个基本上处于初创期的机构。她能这么做,我们感到非常幸运。”

很快,McNutt便面临着一项意想不到的挑战:2001年9月11日以后,股市暴跌令基金会资产大幅缩水。随着可支配资源变得越来越少,McNutt开始让员工更加深入地挖掘公众和资助者关注的问题,比如保护海洋免受酸化和赤潮影响以及理解海洋在气候变化中所起的作用。在她的领导下,MBARI建成了化学传感器实验室,以实时探测海洋污染物,并且设立自主式水下航行器项目,用于更加安全和高效地开展样本收集工作。令人有点莫名其妙的是,尽管经济下滑严重,但MBARI的员工数量增加了一倍。

在MBARI任职的同时,McNutt还是美国地球物理学会主席(2000年~2002年)。不过,她再一次想拥有更大的影响力。因此,当NAS一个为USGS推荐新掌门的委员会负责人Sean Solomon在2008年找到McNutt时,她听从了Sean Solomon的建议。在McNutt看来,加入奥巴马政府的科学家管理者“梦之队”将是她下一个“最高和最好的用途”。

成为科学家坦率的代言人

2013年,McNutt离开USGS。很多人推测,她会接任成为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所所长。不过,McNutt选择了留在华盛顿执掌《科学》杂志。在那里,除了其他方面,她还主导了接受同行评议的开放获取杂志——《科学进展》的创办。这反映了McNutt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出版环境下对维护科研诚信的关注。

与此同时,在3年时间里,McNutt作为主编在《科学》杂志社论版上撰写了约60期社论。不过,她承认,自己在“基石输油管线”项目上采取了错误的立场。这条路线被提议用于输送产自加拿大油砂矿的石油,而McNutt对曾公开支持该项目感到后悔。“如果是现在,我会采取不同的做法。”她表示,“我应该说,‘如果做到了这些’,我将会支持‘基石’项目。‘这些’指的是改变石油提取流程,使其更加清洁,并且向该输油管道征税以及实行严格的环境监管。”

McNutt还对自2014年7月起困扰《科学》杂志的性别歧视丑闻表示后悔。当时,该杂志发表了一张封面照片,上面是两名穿着厚底鞋、紧身裙但头部被裁掉的变性女性。尽管McNutt公开发誓“会努力做得更好”,但另一过错随之而来:一位《科学》杂志的专栏作家建议一名女性科学家“忍受”窥视其裙底的男上司。“如果我早知道此事,就不会开设这个专栏。”McNutt表示,涉及此事的编辑已不再为《科学》杂志工作。“在这样的情形下,女性必须自己决定何去何从,找到能使其继续自己的事业并且尚能接受的解决办法。”

如今,作为NAS院长,McNutt将更加备受瞩目。“我的希望是,她将成为科学界坦率的代言人,重视基于证据的决策。”NAS副院长、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布隆博格公共卫生学院分子微生物学和免疫学教授Diane Griffin表示。(宗华)

《中国科学报》 (2016-07-21 第3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新技术探测液—液界面化学过程 科学家发布7年宇宙观测结果
植物如何看见“光”? 半数诺贝尔科学奖尽归五大领域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