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温才妃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7/7 8:50:59
选择字号:
嗨益:做公德文明的摇篮

TAKEAWAY活动海报吸引了两位路人。

 

也许你见多了为贫困地区献爱心、下乡支教的公益社团,但你有没有见过这样一个公益社团?他们关心生活中点滴小事,劝阻生活中的不文明行为,将公民道德素养纳入主题。

■本报记者 温才妃

“小朋友们,我们先来认识一下生活中有哪些垃圾?”“为什么要作垃圾分类?”……

在一番精彩的讲述后,志愿者指向黑板的一端。只见其他垃圾、厨余垃圾、可回收垃圾、有害垃圾被刻画成了小其其、小鱼鱼、小蓝循与小池池四个卡通形象。孩子们高举着“垃圾”卡片,争先恐后地将卡片贴到对应的卡通形象之下。

今年3月底,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嗨益(Hii)青年公益创想协会的第一次“宝贝计划”——贸大附中附小公德文明创意小课堂活动,就在中外志愿者与孩子们热烈的互动中结束了。

说到此,大家也许还不明白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团。用会长、市场营销专业本科生蒋欣然的话说,“这是一个关注公德文明培养的公益社团”。

将公益小事落到实处

面前这位女生,略带腼腆、声音轻柔,别看她是南方来的萌妹子,其实,还在高中时期,她就曾做过一件“轰动全校”的事。

蒋欣然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中学的时候同学们去食堂打饭不爱排队,总是挤作一团,自己实在看不过去,就叫上两个好朋友,一起拿相机拍下了混乱的场面,并写了一篇广播稿投给广播站。“广播站的老师当着全校同学读了这篇广播稿,一时震惊了许多人。”

故事就这样结束了?当然不是。她们随后结合调研,给学校作出了食堂排队改革方案,从此让食堂打饭由“挤作一团”变成了“井然有序”。

带着这份公益心,蒋欣然来到了对外经贸大学。大二时,她找了几个志同道合的伙伴想要发起一个关于社会秩序的科研立项。“我们想去做一些社会实验,但是当时人手不够。社会中有那么多不文明现象,何不发起一个社团来作这些极易被忽视的公益呢?”

于是,一个名为嗨益青年公益创想协会的社团就这样诞生了。劝阻地铁上的不文明行为、随手带走身边的垃圾、提醒出外旅游应注意的文明事项……有别于其他的公益社团献爱心、下乡支教等活动,他们将视线投注在公德文明的点滴小事中。

“之所以叫Hii,分解开来就是Hi 和i,i代表我,希望从我做起,唤起更多人的公益心;嗨益,‘嗨’,就是你,别犹豫;‘益’起来,让一切想象发生。”蒋欣然如此解释道。

首个活动他们在线上发起众筹,为校园里的环卫工人集资买防雾霾口罩。众筹的信息在凌晨1点发布,早上6点就已经迅速筹满。

“我们原本打算集资1000元,最后抬高到2500元。”参加此次活动的、嗨益办公室组长、国贸专业本科生李婷说,用这笔钱,他们买了700个口罩发给校内防卫工人,“平均每个环卫工人发到了30多个,让他们在服务校园的同时也能平安过冬”。

公益也可以很酷很轻松

如果问孩子最烦什么,孩子们可能会说烦父母唠叨。怕说教,人之天性。况且,改变一个人的习惯真的很难。那么,又有什么轻松活泼、易于接受的方式打开人的思维呢?

除了教育之外,蒋欣然和小伙伴们把目光投向了传媒。

一档卫视节目《世界青年说》,吸引了各国年轻人围绕着中国年轻人关心的话题展开讨论,场面好不热烈。而拥有四分之一的国际生的对外经贸大学恰巧也有这种氛围。于是,一档名为《嗨益青年说》的校园节目就在嗨益的策划中诞生了。

“虽然不用于商业,但我们还是征求了该卫视的同意。大学生办活动,还是走正规渠道比较好。”办公室副组长、法学专业本科生薛滋培说。

6月3日,参与访谈的“十国代表”唱着中文歌《爱》上场,在进行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后,代表们介绍了各自国家的景点,以及旅行中各自的礼仪与禁忌,在“厕所文明”的讨论、“跟团游好还是自助游好”的辩题中,各国代表的唇枪舌剑让观众领略到公德公益的多重交锋。

作为《嗨益青年说》的主持人,在公关组组长、投资学专业本科生孟学渊眼里,公益也可以是一件很酷很轻松的事,让每个人愉快参与,不会觉得公益很沉重。

而在这群天马行空的大学生脑中,还有无数个轻松、精彩的创意。比如,不久前结束的TAKEAWAY行动,他们号召同学们把手边的垃圾带走。“我们还用生活中的废弃物,拼贴成TAKEAWAY字样的3D海报在校园展示,以此吸引同学的关注,提醒更多人带走随身垃圾。”据李婷介绍,同学们用废弃的光盘、磁带、零食包装袋拼出了各式各样的TAKEAWAY,变废为宝,让校园里顿时“艺术感十足”。

后来,该活动在中国人民大学展示,立刻引起了周围大学的关注,并希望和他们共同开展。嗨益也因此活动在央视《朝闻天下》的报道“首个全国扶持大学生公益项目启动”上露了一回脸,“这让全体社员们兴奋不已”。

有你陪伴,真好!

从去年秋天成立至今,嗨益热热闹闹了快一年。

随着“宝贝计划”“TAKEAWAY行动”《嗨益青年说》等一个个品牌活动的上线,蒋欣然也逐渐感觉到了背后的压力,“最大的问题是缺人”。

并不是每个人都认可这种小而美的公益,初创团队中男性成员、日籍成员的离开,一度让蒋欣然伤神。“社团目前仅有二十多个人,但却要挑起一个个大活动,显然是不够的”。

目前,社团里的男生只占到三分之一。“但这已经跑赢了学校男女生3:7的比例了。”说到此,小伙伴们顿时笑作一团。

但也有像孟学渊、薛滋培这样的男生,原本是《嗨益青年说》活动中向其他部门“借调”来的人员,但却因为认同社团的公益理念,选择了“跳槽”至此,甚至前者还加入了满是娘子军的公关部,成为娘子军中的男司令。

回想起活动中人手不足、身兼数职的场景,“每个人心里很乱,但此时身边有志同道合的人陪伴,这种感觉真好!”孟学渊感叹道。

蒋欣然也许是其中体会最深的人。她说,特别要感谢的是副会长、精算专业的贾怀安。为了《嗨益青年说》活动,她们在男生宿舍楼下通宵做视频;为了人大的交流活动,她们在楼道里通宵做PPT……这样的夜晚还有很多,“所有的困难都一起面对,再辛苦也有人陪”。

在因为《嗨益青年说》承受巨大压力的时候,大家还背着蒋欣然拍了惊喜视频,“看到视频的时候真心感动,觉得很幸运能够遇见这一群人”。她激动地说。

然而,说到下一步发展,蒋欣然目光坚定,“我们打算利用好学校的留学生资源。留学生们普遍热心公益,现在嗨益已经成立了国际组与他们对接。我们的微信在留学生平台同步发布,还将推送中英文两个版本。我们还打算拍针对中国式过马路的纪录片——在等红灯间隙让留学生教行人一句外语、做关于排队的社会实验、举办校园标语创意大赛……”对此,她充满信心。

《中国科学报》 (2016-07-07 第8版 校园)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南极东部海冰迅速消失 雌雄蜜蜂食性不同
美禁止科学家获取胎儿组织 科学家担忧英国退欧能否软着陆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