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红枫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6/28 8:55:32
选择字号:
《自然》评估欧盟塑造科研进程的五种核心渠道

图片来源:Viktor Drachev/AFP/Getty

欧盟成员国政治、经济以及科研的逐渐一体化已经创建了一种有利于合作的环境氛围。

欧盟为研究和创新设立了数十亿欧元的经费,并通过这些合作机遇影响科学研究。

6月23日,英国通过全民公投决定退出欧盟。在失去这个最富有、人口最多的成员国之前,欧盟由来自28个国家的5亿多人口构成。近日,《自然》评估了欧盟塑造欧洲科研进程的5种核心渠道。

科学家高速公路

科学无国界,如果科学家无国界也会有所裨益,而欧盟的规章和项目鼓励研究人员踏上征程。

欧洲公民有权居住在欧盟体系内的任何一个国家,欧盟的玛丽·斯克沃多夫斯卡·居里行动每年会为加入欧盟或在欧盟内改变工作地点的9000名科学家提供资金支持。这一行动计划能够填补由国家资助结构留下的沟壑,这些机构经常不愿资助国外的研究人员,布鲁塞尔国家研究机构科学欧洲的高级科学官Caroline Whelan说。自1987年以来,欧盟的“伊拉斯谟交流计划”已经使超过330万名学生、47万名教师和行政管理人员移民到欧洲。

2011年至2013年的一项研究发现,31%的欧盟学者在过去10年中有在居住地以外国家工作的经历。领衔科学家表示,雇佣全球优秀人才可以帮助他们应对本地技术人才的短缺。这项统计还发现,80%有国际工作经历的人能看到其研究技能的积极效应,60%的人认为流动性极大地增加了他们的研究产出。“这对于东欧和其他欠发达国家夯实其科研实力非常重要。”比利时布鲁塞尔欧洲大学联盟研究和创新主任Lidia Borrell-Damian说。

尽管如此,欧盟委员会依然致力于进一步推动科学的轮轴。旨在鼓励流动性的科研资金在过去20年(截至2014年)增加到62亿欧元。欧盟委员会还在解决与流动性相关的养老金问题。欧盟还在继续扩大其欧洲科研人员网络(EURAXESS)门户网站的发展,这个泛欧盟网站为研究人员列出了工作职位以及相关支持,并且针对非欧洲科研人员修订了其“科学签证”包。值得一提的是,此前英国和丹麦已退出该签证体系。

别具一格的科学

科学家喜欢大声抱怨欧盟委员会关于科研与创新“框架”资助项目的一些领域。

为了获得符合应对“社会挑战”的大量研究资金——2014~2020年欧盟框架计划“地平线2020”总投资为748亿欧元,与社会挑战问题相关的研究资金约为286亿欧元,科研人员必须融入大型跨国合作项目中,使其研究与欧盟战略目标相一致。但这些限制已经促进了很多有价值的科学项目。

“我是这些项目的‘大粉丝’。”美国缅因州杰克逊实验室科学主任Nadia Rosenthal说,她曾与欧盟团队合作研究小鼠遗传项目,她认为这些项目产出了世界一流的成果。“这些天才的协作将能实现美国或是英国单独难以企及的目标。”

以低剂量辐射的健康效应研究为例,人们在进行CT扫描或是居住在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地点方圆数十公里以内都会接触到这种辐射。如果它们的确存在,由于其风险非常小,这样的研究出现在大多数机构优先资助名单里的概率非常低。但这一问题却是公众经常担心的一个问题。研究该问题需要辐射—保护机构和专家的合作,并要使用大数据集,而这样的数据集仅能通过多国合作收集。

社会挑战资金还支持了其他人唯恐避之不及的研究项目,比如将获取自胎儿大脑的细胞移植到帕金森氏症患者大脑中。2003年,全球研究人员摒弃了这种争议性的研究,该研究设法替换一些神经元,失去这种神经元会导致阿尔茨海默氏症症状。其原因使很多参试者未能从项目中获益,且没人能找出其中的原因。

促进东欧发展

2000年年末,当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在中东欧举行一次科学会议之时,该地区绝大多数国家仍与欧盟没有关联。这些地区存在很多错觉,认为拥有研究机构和科学设施比其切实的表现更加重要。

现在,由于欧盟在2004年吸收了捷克、爱沙尼亚、匈牙利、拉脱维亚、立陶宛、波兰、斯洛伐克和斯洛文尼亚,在2007年吸收了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并在2013年吸收了克罗地亚,该地区对科研的态度已经发生了转变。

这些国家在赢取框架计划项目拨款时成功率较低,但是所有这些国家都会收到欧盟委员会的“结构资金”——欧盟旨在减少社会和经济悬殊分化的补助。这笔资金如何使用由本国决定,在欧盟于2007~2013年为“凝聚力和区域发展”设置的1700亿欧元中,欧盟委员会将其中的200亿欧元用于科研。在2014~2020年的项目中,近440亿欧元旨在用于资助欠发达地区的科学和创新。

这些资金在用于促进大学发展、给实验室培训学生及提供设备、吸引研究人员留在当地等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法国科学倡议组织欧洲科学秘书长Peter Tindemans说。

这些资金还资助了8.5亿欧元的极端光源设施(ELI),这个正在建设中的泛欧洲激光设施建设地点分别位于捷克、匈牙利和罗马尼亚。该设施希望能够吸引全球范围内的人才到当地工作,但是Tindemans警示,科研环境首先应该得到提高。“你不能仅仅依靠大型基础设施跳过科学起步阶段。”

促进科学卓越发展

为了从欧盟资金项目中赢得资助,研究人员必须经常使其工作适应于更广泛的社会或经济目标。但是欧洲资助机构的一个特点是为了科学而运转。

于2007年设立的欧洲研究理事会(ERC)旨在提高欧洲的科研质量,该机构设置了向任何学科开放的慷慨奖金,该奖金将官僚做法降到最低,仅通过成果应用质量进行评判。

ERC的预算已经从2007~2013年间的75亿欧元增长到2014~2020年间的131亿欧元。每名科研人员的5年资助经费为250万欧元,其资助日期比多数国家资助机构的更长,额度也更高。而且这种资助方式似乎有一定效果:7%由ERC支持的论文位居按学科、出版物种类或每年发表文章划分的引用率最高的前1%之列。

并非每个人都赞成这种“不惜任何成本获取卓越”的方式。自从ERC设立之日起,其依据三大核心议程颁发的一半奖金都跑到了3个国家:英国、德国和法国。

但是ERC体系却超越了其资助的项目,促进了科研的质量。无论是设法赢得该机构的资金,还是简单地受到ERC的鼓舞,成员国都在重新设计国家政策,使其科学更具竞争性,ERC科学部主任Jose Labastida说。他举例说,波兰就在2011年设立了国家科学中心。

科学研究的熔炉

科学会通过合作茁壮成长,欧盟已经和其他欧洲机构合作,为研究人员集思广益、合作研究创造了无数机遇。

欧盟框架项目的大多数资金被保留给那些合作者至少来自不同国家的3个机构的研究项目。该委员会表示,从2007年到2013年的第七框架项目在大约2.6万个项目上投资了505亿欧元总预算中的417亿欧元,在研究机构之间形成了50多万个合作搭档。该框架项目还支持了促进合作的流动性资助。

同时,在较不发达国家,结构资金使研究人员可以与发达国家的科研人员合作,巴黎全国工艺美术学院名誉研究员Rémi Barré说。

伦敦科瑞克研究所所长、遗传学家Paul Nurse表示,欧盟成员国政治、经济以及科研的逐渐一体化已经创建了一种有利于合作的环境氛围。现在,欧盟科学活动都是跨国式的,从该体系内的2015年哥本哈根第21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的气候协定谈判,到环境保护政策以及很多监管机构都是如此。

不同成员国之间科学部长的联系以及研究人员的合作已经成为一种常态,政府间欧洲分子生物学组织前主席Frank Gannon说。与此相对,他仍记得数十年前自己作为爱尔兰的一名研究员时,欧洲科研支离破碎的状况。“当时给科研人员造成的与世隔绝的孤立感非常强。”他说。(红枫)

《中国科学报》 (2016-06-28 第3版 国际)
 
更多阅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地膜覆盖增产多少?最新数据出炉 新细胞黏附分析技术可同时监测多种细胞
“大卫星群”可能是天文观测“杀手” 科学家发现两颗超级地球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