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司格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6/6/27 9:53:09
选择字号:
宋代勇:为“华龙一号”升级安全密码

宋代勇在工作现场。

宋代勇的办公室里,桌上和墙上儿子的照片尤为醒目。而作为中国核电工程有限公司北京核工程研究设计院院长助理、“华龙一号”首堆项目设计经理,他把更多时间和心血给了另外一个“儿子”——中国自主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

“华龙一号”的研发历史可追溯到1999年7月。从二代改进型核电技术CNP1000到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二代改进型百万千瓦级压水堆核电型号CP1000,再到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三代压水堆核电品牌ACP1000。2014年8月,中核集团和中广核集团经过技术融合,形成了“华龙一号”技术方案。

2007年4月,不到30岁的宋代勇担任巴基斯坦卡拉奇项目兼职总体设计总工程师,与“华龙一号”结缘。

“拥有自主知识产权核电品牌是几代核工业人的梦想,作为年轻的核工业人,我们能够投身于‘华龙一号’的研发设计,很幸运,更是一种挑战。”宋代勇说。

宋代勇记得,2005年~2006年,他被公派到国际原子能机构担任亚洲核安全网络项目顾问,那时国内刚刚启动三代核电技术的引进工作,而在建项目几乎是原有技术的翻版加改进。

当时与宋代勇一个办公室的职员来自日本,“他总拿着报纸说‘我们的技术有多好、多先进’”。在国际同行眼里,中国在短期内能发展为核电大国,但没有自己的核电品牌,就谈不上核电强国。

10年荏苒,宋代勇与“华龙一号”共同成长,也跨过了数不清的坎儿。

宋代勇坦言,“最困难的是抉择。”为满足巴基斯坦卡拉奇项目需要,中核在CNP1000基础上研发CP1000。经过3年努力,2010年4月CP1000顺利通过中国核能行业协会专家审评。

“按照原计划2011年年底就可以开工建设了。”宋代勇说。

然而一道大坎儿不期而至。

2011年3月,日本福岛核事故为世界范围内的核电行业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国内所有的二代改进型核电技术都不能建了,包括CP1000”。

宋代勇和同事们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好在迷茫期并不长。在福岛核事故之前,中核集团三代核电技术的自主研发已经启动,“我们下决心把自己的核电型号做得更完善”。

福岛核事故应急小组应运而生,分析福岛事故的现象和发生原因,并研究后福岛时期国际核电标准的变化及核技术发展的趋势。

宋代勇和同事们的“卧薪尝胆”,在ACP1000及“华龙一号”中化为甘甜,如采用“能动与非能动相结合”的安全设计理念,设置完善的严重事故预防和缓解措施,设计了应急电源、应急水源和抗极端外部灾害的双层安全壳等,都是“华龙一号”的“撒手锏”。

“华龙一号”升级了安全密码,宋代勇透露,关键在于采用了“能动加非能动”的安全系统设计,这是一种国际领先的开创性设计方案。

传统的“能动”依靠电源,是高效的。但福岛核事故说明,一旦丧失全部电源,有些事故处理不了。此时,不依靠电源的“非能动”显得十分必要。

“华龙一号”走出一条核电技术“融合”之路。 2013年4月,为了中国核电“走出去”有统一的自主品牌,中核集团和中广核集团开始自主创新三代核电技术融合。

而“华龙一号”的前身ACP1000已经有了比较完善的“能动加非能动”技术方案,具备条件开工却不能实施,宋代勇和同事们心里很着急。

“技术融合非常困难,技术人员都有自己的观点。”在国家利益面前,宋代勇们把对ACP1000的大爱倾注在“华龙一号”上。

2014年8月,“华龙一号”融合方案出炉,示范工程福清5号机组于2015年5月7日开工。

“以前拿着别人的产品去卖,是借船出海”,宋代勇说,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华龙一号”的落地,使中国核电“走出去”实现“造船出海”,成为中国的国家名片。

在宋代勇看来,“华龙一号”是水到渠成,这其中包含着许许多多核电人的汗水和梦想。

宋代勇的家在公司家属院,走路只要十几分钟。上班,下班,回家吃个晚饭,再回单位加班,这是多年来的常态。

2011年7月25日,儿子出生,当时正忙于ACP1000顶层方案设计的“新晋爸爸”只陪了儿子不到12个小时,就又为ACP1000忙乎去了。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完成太阳风迄今最佳研究 觐见“黑洞之王”
这只小兽耳朵有大“玄机” 新型头盔 更好防护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