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文静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6/24 9:12:50
选择字号:
金大勇:做最好的科研合作者

金大勇

■本报记者 张文静

对于他来说,科研合作一直能带来好运气,包括今年1月发表在《自然—通讯》杂志上的论文,也包括去年8月他获得的澳大利亚科学最高荣誉尤里卡奖。

今年5月,澳大利亚研究理事会(ARC)公布了五个获准成为国家重点研究基地的科研团队名单,悉尼科技大学教授金大勇团队位列其中。这个集合了两所大学、六家企业研究资源的团队,成为了澳大利亚首个医疗仪器和生物技术方面的国家重点研发基地。

金大勇把这次申请的成功归功于合作带来的资源整合。对于他来说,科研合作一直能带来好运气,包括今年1月发表在《自然—通讯》杂志上的论文,也包括去年8月他获得的澳大利亚科学最高荣誉尤里卡奖。

虽然自身科研能力也足够硬,但金大勇一直对他的团队强调说:“我们可能不是最好的科学家,但要做最好的合作者。”

尤里卡交叉学科创新奖的获得者

2015年8月26日晚,澳大利亚悉尼市政厅灯光绚丽,科研精英、政界要员、社会名流集聚一堂,参加尤里卡奖的颁奖晚宴。在澳大利亚,尤里卡奖是家喻户晓的科学最高奖励,其颁奖晚宴常被称为“澳大利亚科学界的奥斯卡颁奖礼”。

当晚的重头压轴好戏是尤里卡交叉学科创新奖的角逐。最终,刚刚从麦考瑞大学调任到悉尼科技大学的金大勇和他的两位合作伙伴获得这项殊荣。这个团队以其所研发的上转换SuperDots技术的突破和它在疾病早期诊断、生物靶向医疗、防伪数据存储和纳米光学等领域的广泛应用,赢得了评委和观众的青睐。

与金大勇共同获奖的合作伙伴之一是彼时刚刚调任南澳大学科研副校长的Tanya Monro,这位金大勇的老朋友,也是刚刚公布的国家重点研究基地的合作力量之一。“其实,真正好的合作伙伴寻找起来并不是特别容易。”金大勇说,“首先要投脾气,要有共同的目标和理念。我一直说,要先做朋友,再做合作者。”

金大勇的研究以光学仪器及其应用为特色,此次成功申请的国家重点研究基地主要做生物技术和医疗仪器研究。“原来,糖尿病患者测血糖需要去医院,但现在有可携带的小型血糖仪,在手指头扎一下就可以检测血糖高低。再比如,现在的智能手机能测你的心律、心跳,市场上流行的可穿戴医疗仪器,能检测你走了多少步、睡眠质量如何等。如今,随着老龄化加重,医院的压力越来越大,医疗诊断的小型化、家庭化是大趋势。我们所做的就是这个方向。”金大勇介绍说,新的研究基地主攻方向就是要把最新的科研技术集成到医疗诊断检测仪器上。“包括癌症的诊断检测,比如前列腺癌可以通过尿样来检测。还有在西方现在对吸毒驾车有检测需求,但现在测量的准确率和可携带性都达不到要求。做这样的研究需要我们团队与其他科研力量和企业有更大范围的合作,采众家之所长,将技术整合到医疗检测仪器的研发上。”

通过合作来转型

以应用为导向的研究理念加重了金大勇与外界和产业界合作的需要。这种理念来源于他的学习和研究经历。

2003 年7月,金大勇放弃了在中国科学院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硕士研究生的学习机会,来到澳大利亚与妻子Lisa团聚,并师从时任麦考瑞大学科研副校长的教授Jim Piper攻读博士学位。

Jim Piper是澳大利亚知名的激光物理学家,他的研究团队承担过悉尼奥运会和雅典奥运会火炬核心部件的制作。他也鼓励金大勇做更多实用性的科学研究。当时,金大勇很看好生物医学仪器的前景,于是决定将新型流式细胞仪的开发和研制作为他的博士课题。

2006年7月,他以一项时间分辨流式细胞仪的国际专利和三篇学术文章顺利毕业并留校,2008年拿到了麦考瑞大学研究员的称号和资助,开始创办先进细胞仪实验室。2010 年,金大勇拿到了澳大利亚自然科学基金委的研究员项目和国际合作奖,带领他的四名博士学生致力于开发时间分辨技术,来实现“大海捞针式”的早期诊断技术和光学编码技术。

2013年初,金大勇被学校晋升为高级讲师,不到一年破格晋升为副教授。他成功得到了两笔大型的公司合作资助,让他得以和三家公司一起合作,开发癌症的早期诊断技术和传染病DNA的快速检测技术。2014年,金大勇获得主持了一项大型仪器项目,并取得了澳大利亚基金委的未来科学基金。他和Tanya Monro联合发起了纳米生物光子学实验室,成功获批3800万澳元的长达七年的资助。2015年初,金大勇接受了悉尼科技大学首席教授的聘书和高达800多万澳元的科研启动经费,组建新的交叉学科研究团队——生物医疗材料和仪器研究所。

“我们团队研究的学科跨度很大,从物理光学到化学材料,再到细胞生物学。说实话,每次做跨学科研究的过程都很痛苦,但我们觉得很有意思,能学到新的东西。”金大勇说。

今年1月,金大勇团队的一项重要成果发表在《自然—通讯》杂志上,这项成果解决了多功能纳米探针材料的可控、可重复和高效率合成的技术难题,为新型材料制备提供了新的发展空间和思路。论文发表后,很多人问金大勇,为何一直以光学仪器及其应用研究为特色的他,短时间内会在材料合成领域取得突破?金大勇总是回答:“我们跨领域速度快,其实是因为学得快,建立合作比较快,我们常常通过合作来转型。”

多年科研的经验让金大勇清楚地认识到,他的团队适合做交叉学科研究,适合与产业、与国际进行合作。“我把这个理念灌输到团队精神当中,形成我们自己的特色。还是那句话,我们可能不是最好的科学家,但要做最好的合作者”。

“我在培养未来的合作伙伴”

作为导师,金大勇带学生也秉承 “合作”的理念。他有句话常挂在嘴边,那就是“不做老板做教练”。“对于我的学生,我不想他们因为要为我、为团队完成什么而去做研究,而是反过来,他们有什么想法,我尽力帮助他们去实现”。

金大勇常对学生说:“做研究就像学车一样,你是驾驶员,你来掌握方向,决定要加速还是减速,我顶多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帮你看看地图、指指方向。你相对可以独立的时候,我可能就坐到后排去了。”

金大勇从不喜欢被叫作“老板”。“我也不像‘老板’。”他笑着说。作为教练的金大勇,在每年年初都会帮学生树立一个清楚明确的目标,每一周给学生分配任务,“没劲了就给他们鼓鼓劲”。“前几年我们资源比较少,做项目比较节省,不是什么想法都能放手去做。这几年情况好转,学生有好的想法,我们会好好讨论,制定计划,我负责给你他们提供‘枪和弹药’,他们去做。给他们好的方向、好的装备和条件,必要的时候做做心理疏导,这就是我的作用。”金大勇说道。

金大勇并不是特别在意学生究竟对团队作出了什么贡献,而是更期待通过研究项目和科研工作把他们的能力培养出来。“我常对学生讲,我最希望的是,你从实验室出去之后,我们能成为朋友和合作伙伴。换句话说,我更像是为自己培养未来的合作伙伴”。

如今,金大勇的研究团队的合作伙伴既有来自澳大利亚本土的其他高校和企业,也有中国、美国、新加坡、法国、德国等的科研机构和人员,他们的合作跨校、跨国、跨学科。尤其近些年,金大勇与国内研究团队的合作越来越多,越来越密切。

“现在,我们有70%~80%的合作来自国内,包括与北京大学、复旦大学、中山大学和中国科学院长春应用化学研究所等建立的密切合作。”金大勇说,新的国家重点研究基地成立后,他还要寻找更多的合作伙伴,期待未来能与国内的研究者建立更为密切的合作交流。

《中国科学报》 (2016-06-24 第2版 人物)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中国科大研制出一种新型软体机器人手臂 科学家合成新核素铀-214
新方法拣出“大”颗粒 科学家揭示铁电体材料小漩涡奥秘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