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惠钰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5/31 8:31:33
选择字号:
拥抱共享经济还需迈过几道坎?

 

 

■本报记者 李惠钰

每次新技术、新模式改革都意味着利益重新分配,新的东西最后是要胜利的,但道路是不平坦的。不能因为新技术和商业模式对旧的秩序产生冲击,就限制共享经济的前进步伐。

出门旅游,你可以在Airbnb上搜索当地喜欢的民宿作为落脚点;出行打车,点开Uber输入目的地,一辆私家车就会出现在你面前;想在家吃大餐,动动手指米其林大厨便可上门服务……

作为互联网下的新经济形态,共享经济正在悄然改变甚至颠覆着传统商业模式,如今正迅速从最初的交通、租住渗透到金融、餐饮、物流、教育、医疗等多个领域。

在国内,无论是《政府工作报告》还是国家“十三五”规划,共享经济都被屡次提及。5月2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出席“数博会”再次提出要发展共享经济,因为“只有共享,数据才能无限放大”“共享经济作为新业态,假以时日将为中国经济注入强大力量”;不仅如此,共享经济还让每个人都有平等创业的机会,“让人人都能受益”。

当前,共享经济就如同2014年的互联网金融与2013年的O2O(线上到线下)一样,正处于爆发的前夜。不过,中国要想迎接共享经济浪潮,似乎并未做好充足的准备。

西方模式难复制

什么是共享经济?腾讯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共享经济全景解读报告》给出的解释是:公众将自己的闲置资源,通过社会化平台与他人分享,进而获得收入的经济现象。

“共享经济绝对不是免费经济,而是一种高效经济,是一种新的商业模式。”作为政府高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对共享经济的预期就很乐观。他认为共享经济是经济的一种新机遇,将会对促进社会发展、改善民生及国家产业结构调整产生巨大意义。

共享经济的本质是以租代买,资源的支配权与使用权分离,以网络为载体匹配了更多的需求、使闲散的社会资源得以重新整合利用,创造出更多的价值。

面对这一亟待发掘的商机,全球涌现出大量的共享经济创新型企业。在2015年全球“独角兽”俱乐部前十强中,共享经济企业就占据四席,分别为Uber(共享出行)、Airbnb(共享住宿空间)、滴滴快的(共享出行)、WeWork(共享办公空间)。

可是,相对于共享经济在全球范围的蓬勃发展,国内的步伐似乎还是慢了一拍。除了滴滴快的之外,大体量的共享经济企业并不多见,涉足的领域也较国外少。

“共享经济的发展与一个国家的文化有很大的相关性,文化的差异是中西方差距的主要原因。”中国科学院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吕本富对《中国科学报》记者分析,不同的文化氛围和思维方式会导致不同的用户习惯。西方人善于社交与分享,对于在陌生人家借宿等事情无太多的心理障碍;而在中国,很少会有人愿意在陌生人的房间过夜。

曾任诺基亚西门子网络大中华区商业咨询总监的虞仲轶,目前在中国和澳大利亚两国从事数字创新与商业转型的咨询与研究工作。据他分析,大部分的共享经济商业行为都会与不曾相识的人打交道,但国内人际信任基础相对薄弱,同时缺乏可靠的个人信用体系以供参考,因此在某些领域就会存在西方成功的商业模式无法移植的问题。

国内的共享经济起步本身较晚,在共享出行以外的其他很多领域都还在学习和培养用户习惯的阶段。不过,诸多业内人士仍对国内共享经济的发展潜力十分看好,甚至认为其市场推广和扩张的速度或许将比美国更加迅猛。

但正如吕本富所述,“共享经济在中国会有自己的特点”,衣食住行都可共享,相比西方,中国在“食”和“行”会更具优势,因此并不需要一味地照搬西方模式。

共享遇壁垒

虽然共享经济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价值奇迹,但失意者也比比皆是。

澳大利亚研究机构协同实验室就曾对过去两年全球范围内从事共享经济商业失败的企业进行过总结,发现主要失败原因包括规模无法扩大、价值主张不清晰、资金链断裂、遭遇监管或政府限制、产品缺陷、市场尚不成熟等。

在国内“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大环境下,虽然共享经济被认为是拉动经济增长的新引擎,但也不得不面临来自监管机构与传统势力的多重挑战。

“在中国鼓励共享经济的法律法规是什么?这是第一个需要变革的。”在吕本富看来,共享经济在我国正面临许多的政策限制。“国内衣食住行都有传统的行业法规,比如行业的准入制度、经营限制、许可制等等,那么在共享经济条件下,这些进入门槛是不是就要重新思考?比如邻居家做饭,是不是也需要办卫生许可?”

当然,监管难题及政策滞后不仅在中国,在全球都是共享经济共同面临的“成长的烦恼”。除此之外,共享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还暴露出其他问题,例如在税收方面对传统经济构成不公平竞争、对劳动者缺乏“安全网”保障、对消费者利益保障机制不健全以及大数据壁垒可能导致新的行业垄断等。

“每次新技术、新模式改革都意味着利益重新分配,新的东西最后是要胜利的,但道路是不平坦的。”在日前召开的“新经济 新动能——共享交通专题研讨会”上,刘世锦认为,不能因为新技术和商业模式对旧的秩序产生冲击,就限制共享经济的前进步伐。

以网络约车为例,“共享出行通过移动互联网技术创新提高了闲置汽车的利用率,是经济的一种新机遇。各个地方政府首先要处理好利益关系,摁是摁不住的,要向前看、朝前走。”刘世锦说。

如何拥抱共享经济

共享经济不同于以往任何一次的创新浪潮,对传统企业带来巨大冲击。就像《新资本主义宣言》作者乌马尔·哈克指出的,如果传统消费减少10%,而共享消费增加10%,那么传统企业的利润率将受到显著影响;如果传统企业不能进行改变,甚至可能会被淘汰。

那么,站在风口上的传统企业又该如何拥抱共享经济,如何才能发现新的Uber和Airbnb?

“传统企业一定要有开放的数据平台,一定要能与‘互联网+’结合起来,如果不具备这些因素,那么想拥抱也没有这个条件。”吕本富直言。不具备互联网创新的基因,也缺乏必须的人才和足够的技术,传统企业探路共享经济困难重重。

虞仲轶则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对于尚无力建立自己的共享经济模式,但已经看到共享经济潜力的传统企业,可以转换思维,尝试一下是否可以利用共享经济为自己带来更多的客户或者收入。最简单的第一步就是与共享经济企业合作,将其视为自己的一个新销售渠道。

国内如今也有不少传统企业成功开展了共享经济的有益尝试。万科就打造了具有垂直概念的建筑设计师联合办公社区,建筑设计师可以拎包入住,与其他设计师们共享办公空间;海尔集团也尝试使用共享运输的模式来取代庞大的运送车队,拥有送货车辆的小企业甚至是民众都可以利用其平台上的竞标客户订单提供送货服务。

虞仲轶表示,共享经济并不局限于创业型公司。共享经济的本质在于有效盘活存量资源,用好社会上的闲置资源,提供更好的供需匹配,从而为用户创造更大的价值。这种思维对于面临激烈竞争与各种颠覆的传统企业非常之宝贵。

而在吕本富看来,现如今共享经济面临的各种问题,就如同电子商务发展初期一样,因此,他建议可以将中国发展电子商务的经验平移到共享经济,先降低门槛促发展,然后再分类管理严规范。

《中国科学报》 (2016-05-31 第5版 综合)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机构改革后,如何保护“保护地” 用高品质水稻满足多样化需求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