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郭爽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5/30 9:47:00
选择字号:
中国科协九大代表
成永军:我们为航天事业“护航”

成永军

■本报记者 郭爽

“如果载人飞船的舱门关不牢固或舱体有气体泄漏,直接会威胁宇航员的生命安全。我们的工作就是计量舱门检漏仪器测量结果是否准确可靠……”

中国科协九大代表、兰州空间技术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国防科技工业真空一级计量站常务副站长成永军在谈起自己的专业时,平时不苟言笑的他总能滔滔不绝。

陈嘉庚青年科学奖—技术科学奖、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中国青年科技奖、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十大杰出青年等等,获奖无数的成永军总是告诉别人,我只是更加努力一点而已。

“我是工作后又考取研究生,我认为只有工作了才能清楚地知道自己的不足,对科研更有针对性。”成永军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说。

尽管深造可以弥补专业上的不足,但企业单一的航天领域研究,相比高校的资源还是困难得多。在成永军刚步入科研生涯时,周围的环境比较艰苦,常常昼夜不分。他的计量标准也随着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步步提高。

“国家在发展航天事业时,需要更准确、更安全的真空检测标准。但当时由于我们的技术有限,只能从学习、借鉴中摸索。”成永军坦言。比如嫦娥5号相关装置的真空检测,当时我们的标准不足以确保各项指标达到真正的安全,可是时间紧、任务重,我们只有吃住在实验室里,不断提高标准。

就在这间实验室里,我国首台分流法超高/极高真空校准装置、固定流导法极小气体流量测量标准装置、静态累积比较法真空漏孔校准装置等等已经成为国际测量标杆。

“如今,我们部分标准装置的性能指标已经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已作为我国真空计量标准,开展真空量值传递工作。”成永军表示。

成永军团队研建的真空计量标准已在我国载人航天器舱门及对接密封面检漏、月球样品密封封装装置极小漏率测量,以及电推进工质气体微流量校准等航天重大工程中获得广泛应用。

“我的工作是计量标准的判定。就像尺子一样,它是否准确是由是我们来确定的。”成永军告诉记者。只是我们的“尺子”是与航天科学密切相关的。

成永军研制出的我国首台极高真空校准装置,将我国真空校准能力从10-7Pa量级的超高真空范围延伸到了10-10Pa量级的极高真空范围,从根本上解决了我国极高真空的溯源难题。

此项标准已在我国重离子加速器、同步辐射光源等国家重大科学工程中获得应用,也为月球探测用极高真空计和小型空间磁偏转质谱计进行了校准,确保了测量结果的准确与可靠,应用前景广阔。该项工作被国际同行认为是近年来在极高真空研究领域很有意义的一项工作。

“真空科学技术基地设在兰州是因为这里空气干燥,真空更易获得。但是由于西部环境造成科研环境较差,很难留人才。”成永军告诉记者。我们的工作需要的是创新,需要交叉学科碰撞出的原创成果,才能做到国家有需求,我们来护航。

《中国科学报》 (2016-05-30 第2版 科技盛会)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新研究让你“听”到新冠病毒 追踪废水辨识新冠病毒
大豆开花和高产背后的微观世界 全球首个高质量山苍子基因组图谱成功组装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