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曹雪涛 来源:科技日报 发布时间:2016/5/30 8:34:17
选择字号:
曹雪涛:充分发挥战略科学家的引领作用

 

充分发挥战略科学家在国家科技创新规划决策中的引领作用
 
科技创新是全面创新的决定要素,是国家全面发展的核心竞争力基础和强大推动力源泉。依靠创新驱动发展,充分激活并发挥全社会科技进步的创新潜力和创造潜能,是实现中国梦的必由之路。纵观世界各国发展史,有一条基本规律令人瞩目:崛起中的大国、强国总会逐步凝聚科技力量,依托科技创新体系,在一定历史时期成为科学发展与技术进步的世界中心,并以强大的综合创新能力,带动全社会生产力和竞争力等关键要素提升,引领世界发展。分析这一基本规律,并细解科技创新提升国家综合实力的过程要素,有一个关键的共识是:各国优秀科学家、尤其是卓越的战略科学家群体,发挥了决定性的推动作用。
 
战略科学家是前瞻布局和全面建设国家科技创新体系的“关键少数”
 
科技部发布的《中国科技人才发展报告(2014)》显示,我国已成为第一科技人力资源大国。但与世界科技强国,如美、英、德、日等国相比,我国在创新性科学研究的深度与广度、革命性技术的独创与转化上,都还存在明显差距。细究其深层次原因是多方面的,科技队伍建设上存在的人多而不精、量大而不强的薄弱之处是造成上述问题的重要原因,特别是我国战略科学家群体明显不足、甚至其群体智慧在国家科技创新规划决策中没有得到充分发挥,是导致这一薄弱现象产生的重要原因之一。
 
古人云:“明者见事于未萌,智者图强于未来”。战略科学家就是这样的明者和智者。把战略科学家定位为前瞻布局国家科技创新体系、全面推动国家科技创新能力提升的“关键少数”,就是由他们难以取代的特质与作用所决定的。战略科学家的特质是能言人所未言、见人所未见。对于一门学科而言,战略科学家对于科学研究本质的理解达到了一种“通透”的境界,对于学科未来发展有着战略性、前瞻性的眼光,能够站在学科的前沿,凝练根本性的重大科学问题,建立独创性研究体系,开辟新的研究领域,引领学科发展新的方向。对于同类科学或者大科学而言,战略科学家能够以宏观的国际视野俯视并把握学科全面发展、以触类旁通的角度精准指引关键领域突破,进而,以“先知先觉”的至上境界预测科技创新的未来生长点,以“无与伦比”的学术功底指明科技创新的未来制高点。视野“宽”、专业“厚”、思想“精”、决策“准”是战略科学家能够发挥科技创新规划引领作用的基础,能够超前提出科技创新未来的生长点与制高点是战略科学家在科技创新前瞻布局中发挥决定性作用的标志。
 
除了创新性思维和创造性知识的有机结合体之外,战略科学家往往具有凝聚科学家群体的人格魅力和宏观组织协调能力,能够带领和影响几代人投身某一领域,引领该领域走在国际的前沿,率领一个学科、一门科学走到时代的前列,促进科技应用与相关产业发展并产生显著效益,对国家科技创新发展发挥了极其重要的推动作用。
 
对于国家而言,战略科学家群体是“国之重器”,他们能够从国家发展的历史高度,深刻理解科技与政治、经济、文化及社会发展之间的全局规律,具有强烈促使国家民族富强的觉悟、责任和信心,对于科技创新发展有高度的国家责任感;能够清晰地把握时代命脉,深刻理解文化和国情以及所处的科技发展现状, 提出的规划决策具有现实性与可操作性;具有战略性眼光和机遇意识,能够着眼于国家全面发展,提出战略性前瞻性的规划决策建议,协调组织高效长期的运作模式并不遗余力地努力实践。这是战略科学家群体在国家科技创新政策制定和重大科技创新现实问题解决方面,所能够发挥的历史性、难以取代的决定作用。
 
战略科学家是在高层次科技创新领军人才基础上的又一次质的飞跃,对于国家某个科技领域以及国家全面长足的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例如,李比希对化学、卢瑟福对物理学、爱因斯坦对现代科学以及奥本海默对美国“曼哈顿工程”等都起到了决定性的推动作用。钱学森先生是我国战略科学家群体的杰出代表,他以大师级战略科学家的境界、品格与学识,推动了国家科技发展,在某些战略领域让中国人挺起了脊梁。王大珩等四位战略科学家提出“863”计划,使我国高新技术能够在国家的统筹规划下,及时地实现历史性的发展,奠定了我国目前高新技术全面进步的稳固基础。“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得之,可得天下”,科技创新与高技术产业的跨越式发展离不开战略科学家引领性的探索、开拓和奋进,战略科学家群体的经验、智慧和创造值得国家层面的重视与发挥。
 
发挥战略科学家引领作用是实现科技创新跨越式发展的国家需求
 
发达国家均十分重视大力培养战略科学家、聚集不同学科领域的战略科学家形成规划决策团队、最终发挥其集体智慧形成国家重大战略发展报告。以美国为例,从战后的布什报告到建立科学研究与发展局,从成立国家科学基金会到扩张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美国的科学技术发展一直与国家需求和国际科技发展紧密结合,在制度层面创建了卓越的战略科学家群体与政府首脑之间的稳定联系,形成了战略科学家参与国家重大决策的有效机制,建立了稳定多元的总统科技顾问咨询小组, 汇聚美国国内顶级的战略科学家群体,经常性研究并制定美国国家科技发展战略,从互联网革命、人类基因组计划到精准医学战略,无一不反映出战略科学家在美国一次又一次站立科技创新潮头中的关键作用。
 
我国科技发展进入了新的历史阶段,面临着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巨大挑战和机遇。全新的科技发展蓝图呼唤战略科学家的涌现,迫切需要发挥战略科学家准确把握科技、社会和产业发展趋势的前瞻性布局与创新行动的引领作用。但是, 当前我国科技人才的质量和结构性矛盾仍然十分突出,我国科技创新高端人才数量和在国际科技界有重要影响力的科学家明显偏少, 战略科学家群体更显不足,这迫切需要我国在科技人才培养与储备上加强投入和积累,在人才选拔与使用体制上不断磨合和优化,在科学研究理念与技术创新文化进一步凝聚和传承,假以时日,相信我国将涌现出一批具有家国情怀的战略科学家。
 
最近,中共中央印发《关于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明确指出,人才是经济社会发展的第一资源,要改进战略科学家和创新型科技人才培养支持方式。通过更大力度实施国家高层次人才特殊支持计划,完善支持政策,创新支持方式,大力培养中国的创新科学家群体。只要我国能够培养出大量的创造性人才,培养造就一批“高精尖缺”人才,战略科学家自然就能“冒”出来,并能站在基数较大的科技人才群体上发挥引领效应。从国家高度出发,建议建立完善战略科学家培养、选拔和使用的新机制,让这个特殊群体能够有充分的机会把握世界科技发展态势、深刻理解我国科学发展特点,结合国家战略需求开拓科研领域,为国家的发展不断提出解决问题的战略方案,加快形成科技创新引领发展新常态的体制机制和发展方式,满足国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对科技创新的历史性需求,真正实现创新引领发展。 “自古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新科技革命正席卷全球,我国在世界科技发展的进程中会逐步出现跟跑、并跑与领跑三种情况同时出现的状态,如何加强前瞻布局,在新的世界科技竞争格局和创新版图中抢占制高点,需要我们去谋划和思考。我们应大力培养战略科学家,充分发挥其战略咨询和规划决策引领能力,在制度层面建立完善战略科学家群体参与政府科技决策的有效机制和渠道;发挥好战略科学家的“设计师”功能,并善于借助国际科技智慧,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更好地把握我国关键科技战略发展的方向;规划好创新发展的“路线图”,科学地前瞻布局和系统部署,发挥新型举国体制优势,紧密围绕我国科技发展遇到的瓶颈制约,集中力量、协同攻关,实现中国科技创新的弯道超车。
 
战略科学家群体,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要充分发挥战略科学家的引领作用,积极推动和实现我国科技创新的跨越式发展。 (作者系中国工程院院士 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 北京协和医学院校长)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6/6/5 21:35:06 goodluck2016
任正非,1983年随国家整建制撤销基建工程兵,而复员转业至深圳南海石油后勤服务基地,工作不顺利,转而在1987年集资21000元人民币(2500美元)创立华为公司,
1988年,任正非以2万元注册资本创办深圳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主营电信设备。
2016/6/5 9:16:30 goodluck2016
充分激活并发挥全社会科技进步的创新潜力和创造潜能,是实现中国梦的必由之路
2016/6/4 22:04:06 middlebrow383
创新驱动发展,科技引领未来
2016/6/4 18:25:46 goodluck2016
钱学森(1911.12.11-2009.10.31),汉族,
吴越王钱镠第33世孙,

生于上海,祖籍浙江省杭州市临安。
世界著名科学家,空气动力学家,中国载人航天奠基人,“中国科制之父”和“火箭之王”,由于钱学森回国效力,中国导弹、原子弹的发射向前推进了至少20年。

王大珩(héng)(1915.2.26─2011.7.21),原籍江苏吴县(今苏州市),生于
---日本东京?!

2016/6/4 15:28:53 lingling101
2008经济观察报:你能够预感到自己在科学上能够走多远吗?

曹雪涛:谁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真正创造性的东西是不可预见的。包括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答辩的时候,我也这么说。如果我确定地知道我后年能做出来什么东西,这个东西不一定会好。太可控了就不是个创新的东西。
我自己的学术生命应该还能延续十年。我希望我在科学上的创造力还能维持十年。十年之后,我的责任更多是做个教育家。

经济观察报:你现在还会面临你在前些年建设和发展实验室时期面临的那些问题吗?那时候你需要大量的钱来做各种东西。

曹雪涛:缺钱是永恒的。我自己的观点是,下一步我们需要的是聚焦目标集中突破几点。我不太主张大兵团作战式的科学研究,我不太喜欢大科学工程,尽管这种大科学工程给国家带来的效益我也认同。世界科学史上的重大突破和重大发现都不是依靠大科学工程来实现的。
目前已有41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找到了!胡椒那么辣的原因 科学家解析非洲猪瘟病毒颗粒精细三维结构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