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惠钰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4/26 9:50:38
选择字号:
性病防治亟须走出误区
访华中科大同济医学院协和医院皮肤性病科涂亚庭

 涂亚庭

■本报记者 李惠钰

把皮肤病和性病放在一个科室,这在不少医院都很常见,《皮肤与性病学》也是很多医学院的教科书之一。然而,这种名称分类也给大众造成诸多误解,认为性病都是皮肤病,或是认为皮肤病都能通过性传播等等。

老百姓对于性病的认知误区不止于此,比如性病只在性器官上出现症状、只要洁身自好就不会得性病、得了性病身体就一定会有感觉……

近日,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皮肤性病科主任涂亚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性病的范围正在扩大,只要通过性接触传播的疾病都可归为性病,症状并非都表现在皮肤上,乙肝就是其中之一。另外,性病也并非都是通过性传播感染,也有可能是血液、母婴等间接传播导致。

在涂亚庭看来,无论是在认知还是防治上,性病都存在很多误区和盲点,仍有一部分皮肤性病缺乏有效的治疗和控制手段,这给每一位皮肤性病工作者都带来极大的挑战。

性病不可贴上“乱性”的标签

对于大多数患者来说,性病是一件难于启齿的事,但是,性病真的那么可怕吗?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性病都被称为“花柳病”,当时的皮肤科也被称为“花柳科”。虽然“花柳科”如今已更名为皮肤科,但性病归属于皮肤科范畴却一直延续至今。实际上,并非所有性病首发症状都表现在皮肤上,也有可能是在口腔、眼睛、直肠甚至关节等。

那么到底哪些病属于性病?涂亚庭告诉记者,性病不单指国内公认的八大性病(艾滋病、淋病、梅毒、软下疳、性病性淋巴肉芽肿、衣原体性尿道炎、尖锐湿疣、生殖器疱疹),其范围正在扩大,即只要通过性接触传播的疾病都可称为性病,比如乙肝、疥疮等。

在涂亚庭看来,性病需要得到公众正确的认识。首先,性病发生需要具备几个关键因素:有病原体的存在;有性传播途径;机体免疫状态低下。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并非所有性病都是通过性接触传播,也有可能是通过血液和血制品传播或母婴垂直传播感染,甚至是直接暴露传染等。”涂亚庭强调说。

以尖锐湿疣为例,虽然大部分患者是通过性接触传播,但仍有部分患者是通过间接接触感染,例如与带有病毒的衣物以及浴巾等公用物品接触等。在涂亚庭接诊的尖锐湿疣患者中,就不乏70多岁的老人、刚出生的婴儿。

如专家所述,多数人都有无性乱经历而得上性病的可能。因此不要给疾病本身附加太多的社会因素。疾病本身并不可怕,怕的是对疾病不良后果的无限扩大,从而背上了沉重的心理包袱。

性病防治工作十分艰巨

实际上,性病与其它感染性疾病一样,有各自的致病原因,也有各自的发病过程,而且大多数性病只需要采取很简单的方法即可以治愈。最重要的是,性病具有其他传染病的共同特征:可预防。因此,性病并不可怕。

性病涉及细菌、病毒、支原体等不同的微生物,如淋病是由淋球菌引起,尖锐湿疣是由HPV病毒引起,非淋菌性尿道炎是由支原体或衣原体引起。因此,不同性病治疗的方法也各有差异。

涂亚庭告诉记者,在所有性病中,除艾滋病目前尚无肯定的治愈方法和药物之外,大部分性病通过合理治疗都可痊愈,不会危及生命。

例如,梅毒的治疗可以注射青霉素,如果患者对青霉素过敏,服用其他抗菌素也可以治愈;绝大多数淋病患者只需要注射一针抗菌素就可以得到治愈;尖锐湿疣的治疗方法则更多,如局部的物理治疗、化学治疗、外用药治疗、手术切除等。

但生殖器疱疹的治疗相对来说却比较棘手。涂亚庭表示,由于生殖器疱疹由单纯疱疹病毒引起,该病毒具有逃逸机制,当人体免疫功能增强时,病毒就会潜藏在人体的神经节中,而当人体免疫功能下降时,病毒又会被激活。

目前,任何一种药物都无法达到彻底消除体内存在的单纯疱疹病毒,因此,最理智的治疗方法是在病情发作时及时使用抗病毒药物治疗,如无环鸟苷等。

“性病的治疗仍然还有很多更深层次的问题需要解决,比如为何有的患者涂用一次药物就可治愈,而有的患者却很容易复发?如何预防和治疗性病的亚临床感染和潜伏感染等。”涂亚庭坦言。

除了提高性病治疗手段以外,涂亚庭更希望能唤起整个社会对性病的重视程度,提升整个社会对性病的知晓度,了解性病的危害程度,并提高公众对性病的防范意识,规范娱乐场所切断传染链等。

通过公益讲堂提升整体医疗水平

目前,性病整体治疗水平不断提高,但国内各地区的医疗水平仍参差不齐,落后地区的基层医院服务能力明显不足。涂亚庭也坦言,在一些落后地区,治疗性病都是一些没有受过专业培训的非专科医生,治疗手段也不是很规范,很容易造成误诊或过度治疗。

实施性病专科医师的规范化培训是涂亚庭重点强调的方面。近日,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皮肤科与首都医科大学皮肤病与性病学系联合北京派特博恩生物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派特生物)共同在武汉举办了一场性病临床规范化诊治与新进展学习班。涂亚庭表示,通过这样的公益培训活动分享国内性病的发病情况、流行情况、诊断治疗情况以及国内外诊断治疗技术的进展,对提高医生对性病的认知度以及提升治疗理念帮助很大,对控制性病传播也具有一定意义。

涂亚庭表示,性病必须早期发现早期治疗,医生除了要治好病更应该承担科普职能。目前,性病已经“农村包围城市”,此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等基层医疗机构承担着重要使命。而基层医务人员的水平不一定非要“高精尖”,但必须要掌握一定的性病科学知识。

为了让大量基层医生能够有机会获得更多的专业知识,派特生物还将继续联合各医疗单位举办类似的公益讲堂,让更多的一线医生获益。

涂亚庭建议,相关公益培训活动还应主题明确、重点突出、内容丰富、加强互动,通过“接地气”的专题讨论,解决基层医生在临床上遇到的问题与困惑,从而提升基层医生的整体水平。

《中国科学报》 (2016-04-26 第6版 前沿)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机构改革后,如何保护“保护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