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秦志伟 李晨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4/6 9:30:53
选择字号:
玉林:让沉睡的农村资产变活


 

测绘工作人员进行外业地块实测

 

农户核实公示材料  陈果林供图

■本报记者 秦志伟 李晨

玉林市地处广西东南部,是全国粮食生产基地,也是广西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点市。从2012年开始,玉林市把农村产权制度改革作为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的突破口,把覆盖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土地承包经营权、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集体建设用地上房屋所有权、林权、小型水利工程产权等“六权”作为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的范围,稳步推进相关工作。

2014年11月,玉林市获批为第二批全国农村改革试验区,主要承担“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建设试点”改革任务,包括“六权”确权、健全交易市场、规范交易方式和价格、创新市场交易品种、金融配套改革和建立风险防范机制等6项内容,一场关于农村产权改革的探索创新在玉林市展开。

几年来,玉林市通过健全规范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优化农村资源要素配置和金融支持服务,探索建立农村资源变资本、农业资金良性循环、农民持续增收的“三农”发展体制机制。“目前,改革已进入全面推进阶段。”玉林市农委主任陈运桥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第一个吃螃蟹的村”

湘汉村距玉林城区中心8公里,隶属于玉东新区茂林镇,辖6个自然村9个村民小组,全村共有476户2045人,现有耕地1560亩、林地1112亩,农民人均纯收入8600元左右。2013年,湘汉村被列为玉林市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工作试点村。

“当年8月初,确定湘汉村为改革试点村,之后制定工作方案;9月初,开展确权登记颁证数据采集、加工处理及其他业务工作;10月底,基本完成4636块耕地1416.7亩土地的权属调查和实地测量工作;12月底,农户承包地块实测信息、共有人信息、地籍草图二次公示的核实、修正工作完成。”谈起当时的情况,玉林市农业科学院办公室副主任陈果林深感时间紧迫和任务繁重。

截至2014年1月底,登记造册材料、登记簿、村民小组承包土地地籍图形成,湘汉村农村土地承包信息数据库和管理信息系统建立,湘汉村农村土地承包档案库建立,全村418户农户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顺利颁发。

付出总有收获。“五个多月的时间,我们坚持以村为平台,以确权为核心,紧密联系湘汉村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管理现状、民众社情民意,认真解决在确权登记工作中存在的证、账、地、簿四不相符的突出问题,确保了湘汉村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顺利开展,成效明显。”陈果林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如今,湘汉村成为了广西首个整村推进农村“六权”改革的村,也是广西首批颁发“小型水利工程产权证”的村,被誉为广西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第一村。

在湘汉村村支书陈品看来,通过确权颁证,把土地、房屋、山林等各类产权明晰到户、到人,让农民吃下了“定心丸”。

“农民可放心地凭证将依法可交易的产权,通过农村产权交易中心流转给他人,收取租金、股金,或拿到银行进行抵押融资,让‘死资产’变为‘活资本’。”陈品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对于农村发展来说,通过明晰产权权属,唤醒、激活土地等“沉睡的资产”,推动农村生产要素充分流转,促进现代农业企业、农民专业合作社和家庭农场的发展,从根本上加快农村土地规模化、集约化经营进程。

“全域”覆盖推进

在抓好试点的基础上,推行湘汉村的探索经验,玉林市从2014年全面铺开农村“六权”确权工作,并作出了“三年三步走”的工作部署,其中2014年推进506个村、2015年推进500个村、2016年推进461个村,实现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在玉林“全域”覆盖。

陈运桥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六权”中的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林权已基本完成确权,其他四权也正在推进。以土地承包经营权为例,通过全域航拍、全面铺开,已完成确权面积147.07万亩,占全市承包地总面积的55.5%。

“其中,玉林市80%的乡镇、78%的村开展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工作,其中整村完成746个,占开展确权1134个村的65.78%。”陈运桥说。

与此同时,玉林市也在积极推进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建设。2014年10月,投入550万元建设的玉林市农村产权交易中心正式开业交易,该交易中心交易场所、办公面积达1420平方米。截至目前,交易中心累计组织交易及完成鉴证项目共262个,涉及交易合同7368份,出具鉴证书366份,累计流转面积22.10万亩,涉及流转交易总额20.82亿元。

其中,市场交易品种的创新引人注目。在开展土地承包经营权、林地使用权、水域养殖权交易服务的基础上,还在探索开展储备粮轮换处置、小型水利工程产权、林场活立木、“以地换股”等多种涉农资产流转交易业务。

陈运桥介绍,2015年6月,当地一公司增资扩股项目在市农村产权交易中心挂牌招商,村民陈桂红以1500亩农村土地经营权入股,开辟了“进场交易、以地换股”的农村产权流转新模式。

在陈运桥看来,市场的搭建、规范的交易、专业的服务,使农村各类产权供需可对接、买卖有场所、服务能保障,让农村各类生产要素资本化、财富化变成现实,真正唤醒了农村“沉睡的资产”。

“土地承包经营权、林权等农村产权实现了抵押融资,全市农村产权抵押贷款累计达9.64亿元,其中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1.47亿元、林权抵押贷款8.08亿元。有一个土地承包经营权项目抵押贷款规模达到1亿元,是当前全国同类抵押贷款单笔数额最大的项目。”陈运桥说。

除此之外,农村产权改革让陈运桥在加快现代特色农业发展、缩小城乡差距上看到了希望。就后者而言,2015年,玉林市农民人均纯收入突破万元大关,达到10292元,增幅连续6年高于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城乡收入差距由2013年的3.0:1缩小到2.79:1,小于全区、全国的差距。

改革且行且探索

近几年,全国各地涌现了一大批综合性农村产权交易市场。继2008年10月成都市成立农村产权交易所后,重庆农村土地交易所、武汉农村综合产权交易所、上海农业要素交易所等也投入运行。随后,浙江、江苏、云南、天津、山东、山西等多地相继建立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广西也是“跟随者”之一。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部长叶兴庆表示,农村产权交易市场在促进农村产权流动、提高农村要素配置效率等方面,发挥了一定作用。但从进一步促进其健康发展的角度,还有许多问题需要研究和回答。

例如,目前多数地区交易的产权主要是土地承包经营权和集体林权;很多农村产权交易所自成立以来,集体资产股权、集体实物资产和农业生产设施、农业知识产权等交易很少,有些只起到登记备案的作用,对土地流转服务中心和林权流转服务中心并无多大的补充或替代作用等。

而玉林的改革探索也遇到了一些问题。“在农村‘六权’确权登记颁证方面,资金缺口大、工作进展不平衡、工作力量不足等是主要问题。”陈运桥说。

在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建设方面,缺乏专业评估机构是很多地区的通病。陈运桥表示,目前多数评估机构只对国有土地进行评估,对林权、土地承包经营权等农村产权流转价值,缺乏专业的、权威的第三方机构,无法准确认定其市场价值。

抵押物处置难、变现难,金融机构开展农村产权抵押贷款业务意愿不强,能够抵押融资的农村产权品种有限等,这些都是玉林市农村产权改革试验面临的棘手问题。

目前,玉林市已开展7项产权流转交易,但能够抵押融资的主要还是林权和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村房屋是农民最主要的财产之一,群众对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的意愿很强,呼声也很大,但目前尚未能实现。

陈运桥也在寻求各方支持。“玉林作为广西唯一整市获批为第二批全国农村改革试验区,自治区层面在顶层设计、政策配套、技术力量上应给予更多支持。”

“还应进一步明确农村改革成本分担机制,加大财政资金投入,并及时拨付到位。”陈运桥表示,同时要加快建立多层次、多样化、适度竞争、相互补充的农村金融组织体系,满足“三农”金融服务需求。

《中国科学报》 (2016-04-06 第8版 区域)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太极一号”第一阶段在轨测试任务完成 银河系最大“气泡”亮相
天上没交警、卫星多,怎样避免出“车祸” 科学家在噬菌体抑菌机制领域取得进展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